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辞别了陆昭然和秦氏之后,白木槿便启程回府了,这些日子来精神都一直紧绷着,不知道白家那些女人,到底在怎么折腾了!

    没想到她刚刚回府就有人迫不及待地要见她了,白木槿的马车还未到白府门前,就已经有人悄悄回报了消息进白府。

    白木槿的马车停在白府门前的时候,白家的大门敞开着,仿佛一切都没有什么异常,白木槿带着自己的护卫,丫头婆子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走了进去。

    可是刚刚进了白府,紫玉就上前来道:“郡主,老夫人和侯爷在花厅等您,让您更衣之后,去见!”

    白木槿淡淡地点点头,道:“知道了,你退下吧!”

    说完就往自己的槿兰苑走去,进了院子,瑞嬷嬷才道:“这白老夫人和侯爷又在耍什么花招?咱们刚刚回府,他们就得了消息,还要您赶紧去见,还真透着几分古怪!”

    白木槿笑了笑,道:“无妨,且看看他们唱的是哪一出再说,我多日不回来,想必这府里也太冷清了些!”

    瑞嬷嬷笑了笑,道:“也是……这白府少了主子,还真是没甚趣味了!估摸着侯府的人都太寂寞,需要主子您给他们找些乐子!”

    “好了,更衣!”白木槿一身令下,雨梅和雪梅就奉上一身干净的常服,很快就帮白木槿换好了。

    白木槿穿戴妥帖之后,就领着人前往花厅,进去之后只是微微颔首,道:“祖母,父亲!”

    白老夫人倒是极为热切地道:“快些坐下说话吧,你在陆家这些日子,定然辛苦了!”

    “多谢祖母!”白木槿对白老夫人突然改变的态度甚是玩味,只是不知这老妇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白木槿坐下之后,白世祖就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道:“哎……槿儿,你回来就好了,你外祖母已经大好了吧?”

    “嗯,已经没事儿了,外祖父不日即将回府,陆家的事儿已经基本落定了!”她只是不知道,对这件事,白世祖该是失望还是庆幸,至少他还没及时往陆兆安那边靠拢,否则现在估摸着就没那轻松地坐下和她说话了吧?

    白世祖点点头,又跟着叹息了一声,道:“槿儿……父亲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商量!”

    “父亲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就是!”白木槿并不想和他打哑谜,所以直截了当地开口去问,只是看着白世祖那吞吞吐吐,故作为难的样子,白木槿觉得实在好笑,这做戏的功夫可不怎么样。

    白世祖忙笑了一下,道:“你也知道……你二弟,他如今一直跟着你叔叔,但是刚刚接到你叔叔的信,说就这两日要回京述职了,但是你二弟也是要进学的,你能不能帮忙想想法子?”

    白木槿略一挑眉,道:“二弟要进学的事儿,还需要我想法子?咱们堂堂侯府,不是连个先生都请不起吧?只管请个西席,不就得了!”

    白世祖一听,脸色立刻变得不好看了起来,道:“最好的先生都被各大书院请去了,哪有好的西席可以请,如今以你的能耐,帮你弟弟找个书院,不是难事吧?又不是让你再把他送去东方先生门下!”

    白木槿笑了笑,道:“本宫可丢不起那个人,轩弟在书院闹出的那件事,整个京城都传遍了,哪家书院肯收?再说……本宫也不认识书院的先生,如何能帮得上忙?”

    白世祖气得冷哼一声,刚要开口责骂白木槿,却被白老夫人的一声轻咳给制止了,白老夫人故作清喉咙的样子,微笑着道:“槿儿,既然书院的事儿你帮不上忙也就罢了,但是……祖母还有件事要托你帮帮忙!”

    “祖母但说无妨,只是……槿儿到底只是闺阁女子,这郡主的身份,不过就是皇上给的个名头,又无实权,又不是皇家正经郡主那般有父母兄弟的帮衬,很多事情,其实我是无能为力的!”白木槿见他二人都有要利用自己的打算,所以先话摆明了,免得他们提一些不切实际的要求。

    白老夫人的脸色微微僵硬了一下,道:“槿儿这话的意思,就是不肯帮忙了?到底你也是姓白的,难道你不希望白家更好?”

    白木槿笑了一下,道:“祖母,您这话就冤枉我了,我不是不肯帮忙,也要看是不是力所能及,若是办不到的事儿,随意应承祖母,岂不是在敷衍欺瞒您老?所以……如果祖母交代的事儿是我能办到的,我没有理由会拒绝!”

    “你不是和宣亲王很熟稔吗?这件事你只要去找找他,万没有办不到的!”白老夫人笃定地道。

    白木槿一听到她提起凤九卿,心里没有来的咯噔了一下,仿佛有些心虚一样垂下眼眸,她和那个人……很熟稔?

    白老夫人倒是没有注意到白木槿的不自在,以为她故意拿乔,便又道:“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二叔也在外漂泊多年,到底我年纪也大了,也不知能活个几年,希望在我晚年的时候,一双儿子能承欢膝下,你就拜托宣王殿下让你二叔能在京里领个职衔,就算不能升个一官半职,也好歹能留京就是!”

    白木槿微微蹙眉,道:“祖母,这件事……好像不是我的能力范围,大元律例可是严禁公主郡主干涉朝政的!这官员的选拔委任,我若出面干涉,岂不是自己惹祸上身?”

    白老夫人语气变得有些不善,道:“我又不是让你直接出面,你去和宣王殿下说一句话的事儿,哪有惹祸上身这么严重?”

    白木槿笑了一下,道:“祖母,我记得宣王殿下可就管着一个羽林卫,这官员委任之事,好像归吏部管辖。退一步说,就算这件事宣王殿下能办到,我又有什么能耐能让堂堂亲王听我一句话?”

    白老夫人眯起眼睛,道:“你当我不知道,你和……那王爷分明对你有意!”

    白木槿的脸色一绷,声音的温度也降了下来,道:“祖母,您要自己掂量一下这句话是否妥当,我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子,祖母说这话岂非坏我闺誉?”

    白老夫人见她如此态度,气的一拍桌子,将桌上的杯盏都砸了,道:“混账东西,有你这么和祖母说话的吗?你休要瞒我什么,你和兮儿的事儿,当我完全看不明白,我还没老糊涂呢!”

    “敢问祖母,我有什么事儿?兮儿又有什么事儿?”白木槿沉声质问。

    白老夫人哼了一声,道:“祖母并不反对你们结交权贵,所以你也无需瞒着我,可是你们也要为家族着想,娘家永远都是你们的后盾,若是没有可靠强势的娘家,你们就算飞上枝头变凤凰,也是坐不稳凤凰的位置!”

    白木槿突然在心头冷笑,这样的娘家,即便权倾朝野,也绝对不会是她的后盾,他们何曾成为过她白木槿的后盾?前世的遭遇历历在目,她被诬陷进了黑牢,被酷刑折磨,被判午门斩首的时候,他们在哪里?

    白世祖只给了她一封断绝父女关系的书信,连面儿都不曾见过,这就是她的家人,这样的家人,这样的娘家,她宁可毁了,也不想他们强盛起来!

    可是面儿上,白木槿仍旧温婉一笑,道:“祖母所言极是,只是……祖母的话却十分不妥,槿儿从未结交什么权贵,和宣王殿下也不过是泛泛之交,他多是看在青云表哥的面儿上,才对我照顾几分,这份人情我都还不清了,如何还敢继续麻烦人家?”

    白世祖也似乎压抑不住怒火一般,道:“你不想帮忙就直说,这样推三阻四,找尽借口,有什么意思?难怪人家都说女生外向,都是赔钱货,我生你何用?就算你要回报我的养育之恩,也要替轩儿找好出路,否则……否则我就与你断绝父女关系!”

    白木槿微微眯起眼睛,笑容显得很清浅,问道:“父亲的意思……是要用父女关系,逼我就范?”

    “是……不仅如此,若是你不肯,我会将你娘的牌位请出白家,就算她不在世了,我也要写下休书,与她恩断义绝,谁让她生了你这么个不敬父亲,狼心狗肺的女儿,真真要气死我了!”白世祖大概是积累了太久的怨气,不管不顾地道。

    白木槿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极为讽刺,低沉的声音,轻轻问道:“父亲……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或者……我想问父亲,我究竟是哪里不敬你?又哪里狼心狗肺?”

    白世祖咬着牙道:“要不是因为你,我会从宁国公变成宁侯,若不是你白家能是现在的光景,轩儿能被迫离京,无法进学?若不是你……凝香会被迫贬为妾室,还有……还有你二舅舅,你敢说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真当我是个傻子,是个任你欺骗的糊涂虫?”

    白木槿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道:“父亲被降爵,是因为皇上知道您在我母亲临盆之际,和姨妹私通,有失德行。又在御前诬告亲女,不顾亲情。轩弟离京是您一手安排的,无法进学是因为他意图不轨,败坏了名声,至于陆氏被贬,那是她婚前失贞,与姐夫苟且,私通者怎能为妻?至于二舅舅……父亲还真是看得起我,他被贬去柳州,可是皇上下的旨意,因为他贪污受贿,败坏官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