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又笑着看向白世祖,反问道:“父亲,您扪心自问,这桩桩件件,有哪一件是槿儿的错?难道是槿儿设计你和陆氏私通?难道是槿儿要您去御前告我七庄大罪?难道是槿儿逼得二舅舅不得不贪污?”

    面对白木槿咄咄逼人的气势,白世祖只有不断后退的份儿,气得几乎发抖,可是又无言以对。

    白老夫人看儿子被逼成那样,也气的不轻,大声呵斥道:“白木槿,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对你的父亲就这样说话?还敢说自己敬重父亲,简直不知所谓!”

    “祖母,您的意思是无论父亲怎么冤枉我,我都要一一忍下,包括他用母亲的灵位来威胁我吗?若他为了一个失德的庶子要和自己的嫡长女断绝父女关系,祖母,您觉得又该怎么论?他用桩桩件件不存在的错误,要将休了先母,难道槿儿应该听之任之?那槿儿如何对得起母亲的在天之灵?”白木槿平静地问道,并无丝毫激动,面对这些人,她早就失去了激动的理由。

    白老夫人面对白木槿的问话也有些张口结舌,好容易才找到话来道:“那也不该如此质问你的父亲,所谓百善孝为先,孝者,顺也……你不顺何谈孝?”

    白木槿淡淡笑道:“所以祖母的意思是……我应该答应父亲,让他休了我母亲,然后再自愿和父亲脱离关系,从此恩断义绝?”

    白老夫人被她噎了一下,好半天都转不过弯儿来,气的满脸通红,几乎要厥过去,道:“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白世祖看自己的母亲被气成这样,恼恨地一巴掌打过去,却被白木槿轻易地躲过了。

    白木槿淡淡地道:“父亲息怒……若是父亲真的下定决心要和女儿断绝关系,女儿也不能强求,正如祖母所说,不顺何谈孝,至于您要休了我母亲的事儿,您若觉得理由充分,那也悉听尊便,我想……母亲若是在天有灵,知道您是这样对她的,大概也并不想继续留在白家了!”

    说完这席话,白木槿微微颔首,道:“若是没有其他吩咐,我就先告辞了,父亲和祖母安好!”

    白木槿说完也不管他二人什么反应,就走了。对于白世祖和白老夫人,她已经不屑于虚与委蛇了。他们如何做,与她都没有关系,什么忤逆不孝,什么长幼尊卑,什么亲情人伦,于她而言,不过是废话而已!她的重生就是为了让这一切都化为虚无的!

    白木槿走后,白老夫人才平静下来,将下人全都支开,才对白世祖道:“这丫头……已经完全不能再为我们所用了,若不及早除掉,终成祸患!”

    白世祖也哼了一声,道:“早知如此,我就该早早地把她掐死,真是要气死我了!可是要除掉她也不容易啊,如今她身边尽是高手,据陆家那边传来的消息,她身边的丫头里都有顶尖高手,更何况她还有选亲王和陆家做后盾,如今想要除掉她,可真是难如登天!”

    白老夫人叹息一声,道:“若非如此,她如何敢这么嚣张,当初也不过是个跟我摇尾乞怜的小丫头片子而已,如今翅膀硬了,敢和我们叫板了,可是……到底我吃过的盐比她吃过的米要多,她想翻出我的手掌心,哼……没那么容易!”

    “母亲打算怎么做?”白世祖问道,眼里尽没有一点儿怜惜和不舍,仿佛还急不可耐地知道答案一样。

    白老夫人嘴角露出一丝冷凝的笑意,道:“想要除掉她,先得断了她的翅膀,让她飞不起来!”

    白世祖一挑眉,问道:“你是要她失去陆家和宣亲王的支持?可是……这恐怕比除掉她还难吧?”

    “陆家不足为惧,毕竟他们凡事都讲证据,若没证据,他们也奈何不了咱们,据我对宣王的了解,那却是个不讲规矩的人,只要他不护着白木槿,那就没问题了!”白老夫人浅笑着说。

    白世祖又问:“如何让宣王不护着白木槿呢?”

    “他对白木槿有情才会护着她,但若是一旦无情了,还如何会护着呢?男子对女子的感情,很容易就可以变的!”白老夫人到底是个过来人,很有见识地道。

    白世祖点点头,道:“难不成要让人去迷惑宣王,可是我听闻宣王不近女色,对所有主动示好的女子,都十分冷淡啊!”

    白老夫人却笑了笑,道:“迷惑宣王多麻烦,我们就从白木槿下手,若是……她使了贞,你说堂堂一个亲王还能要她吗?别说是亲王,任何男子都受不了吧?”

    白世祖一拍自己的脑袋,回过神来,道:“母亲果然好计谋,如此一来,她不仅要失宣王的心,就算是陆家也要掂量一下,值不值当为她一个婚前失贞的女子出头了,陆家这样的世家可是最要脸面的!”

    白老夫人笑道:“嗯,算你开窍了,此事……恐怕还得托陆氏来办,我们说到底都是白木槿的祖母和父亲,亲自动手,到底不好!你去和陆氏说,此时若成,等兮儿嫁入郡王府之后,就扶正她!”

    白老夫人不愧是老人精,自己怕做亏心事,就利用陆氏,可是要给陆氏承诺还得等白云兮嫁给凤子涵,若是嫁不出去,这个承诺就等于空话一句,若是嫁出去了,陆氏自然是要扶正的,凤世子总不能娶个庶女回家吧?

    白世祖可没这么想,他反而觉得自己母亲智谋过人,赞道:“母亲,您可真是智多星,不愧当年是名满京城的才女,儿子多托赖母亲帮衬,才能执掌白家!”

    白老夫人笑眯眯地点点头,道:“你知道就好,对了……欣萍最近怎么样?”

    “哦……挺好的,肚子都显了,不过她怕不安稳,就还是瞒着不愿说出来,我就随她去了!”白世祖道。

    白老夫人点点头,道:“也好,这府里还是不安稳,你的那个通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自己好生注意着!”

    白世祖想到莹秋,倒完全不觉得她有什么不妥,反而帮着莹秋道:“母亲估摸着是多有误会,莹秋是个乖巧懂事的,进退有度,从不逾越,我还准备过些日子抬她做妾,如果我后院可就陆氏一个妾室!”

    白老夫人对白世祖这榆木脑袋是十分不满,但想着好歹是自己的儿子,也就随他去了,只要他不闹出大事儿来,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白老夫人认为自己和儿子的相处之道十分聪明,若是一味地管着拘着,肯定要伤了母子亲情,若是太放纵了,又怕他不成器,败家。该管的管,可以不管的,就轻轻放过,如此才是执掌一家的正道。

    白老夫人道:“罢了,随你高兴就好,若是喜欢,多添几个妾室也是可以的,你还年轻,多几个儿女没什么不好!白木槿是留不得了,辰儿虽然成器,但是……到底和白木槿一条心,怕是不能用,轩儿有点儿小聪明,但是心术不正又不能成大器,希望欣萍能给你添个嫡子,再好生教导!”

    白世祖点点头,道:“母亲说的有理,儿子一切都听母亲的!”

    “好了……就这样吧,我可等着你的好消息,让陆氏抓紧时间去办,若是真等那宣王提亲,或者皇上下旨赐婚了,那再动手,可要连累咱们一家子的!”白老夫人交代道。

    白世祖忙道:“母亲放心,这事儿交给凝香,定然没有问题,她……心里可是恨透了白木槿,比我们还想除掉她呢!”

    白老夫人笑而不语,若非如此,她又怎么会让陆氏去办,就算事情败露了,也完全赖不到她头上。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她都要立于不败之地!

    看着白世祖兴冲冲地走了,白老夫人却笑着道:“白木槿,你可不能怪祖母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自己,我已经给你很多机会了。现在连你的生父都恨不得要你死,你做人实在是太失败,等你死的那天,可别怨我!”

    白世祖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去找了陆凝香,可惜他太愚蠢了,这么兴冲冲地去了凝香苑,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当白世祖赶往凝香苑的时候,白木槿也得到了消息,瑞嬷嬷问道:“主子,他这个时候去见陆氏,是要做什么?”

    白木槿微微眯起眼睛,道:“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你让凝香苑的人盯着,有什么就速来回报我!”

    瑞嬷嬷点点头,就去安排了,杜鹃上前道:“主子,要不要……我去打探一下,我和青鸾可是最擅长隐藏的,刺探个消息,绝对没问题!”

    “不必了,凝香苑里有我的人,有什么消息都会传来的!”白木槿笑着道,不仅是凝香苑,这白府已经没有什么事儿是能瞒着她的了。

    鸳鸯笑着道:“小姐……如今咱们多了青鸾和杜鹃,可是轻松了不少,晚上值夜都安心多了,咱们这槿兰苑估摸着比皇上的宣室殿都要安全,嘿嘿……”

    杜鹃和青鸾也跟着笑了,道:“那倒是……其实……其实不仅是我们俩,王爷暗中还派了人轮流护着主子呢!”

    白木槿一愣,道:“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