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具体的奴婢也不知道,因为是暗哨,不会和我们照面的,不过主子可以放心,他们不会靠近主子,只会在必要的时候出手相助!”青鸾忙解释道,生怕白木槿因为这件事又和王爷生气。

    白木槿撇撇嘴,心道,那个家伙就是喜欢这么多事,她难道没有自保的能力吗?真是有够讨厌的!感觉自己的自由都被他掌握了,但是不得不承认,能被人这样重视,她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

    没多久之后,瑞嬷嬷便收到了消息,赶紧回来禀告,脸色沉郁,仿佛受了很大的刺激,气得她连嘴唇都有些发抖了。

    白木槿看瑞嬷嬷的样子,便道:“嬷嬷,有什么事儿需要您这么生气?”

    瑞嬷嬷咬着牙道:“主子,人都说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是我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畜生,你知道那白世祖去找陆氏所为何事?”

    “总不会是什么好事,我一回来老太太和他就把我喊过去,明着是让我帮忙,左不过是试探一下,我到底还能不能被他们所掌控罢了,既然断定掌控不了我了,那么……依着我那好祖母的心思,定然是要处之而后快的!”白木槿倒是神色平静,一脸早就料到的样子。

    鸳鸯着急地问:“嬷嬷,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白世祖要陆氏帮忙,要坏主子的名节,让她找人……找人把主子给……真是禽兽不如的东西!”瑞嬷嬷实在无法把话说下去,气的只好骂人了。

    可是众人一听就明白了,一个个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鸳鸯牙齿咬的嘎吱作响,恨恨地道:“这天下怎会有这样的父亲,真是……真是……主子,奴婢现在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要把他先杀了,因为他害死了夫人,还要再来害您,我绝对不能再忍下去,我要去杀了他!”

    鸳鸯激动的身体都开始颤抖了,喜鹊也很易凌然地道:“我陪你一起去,咱俩这条命是夫人给的,现在就回报给大小姐了,不仅是侯爷,还是那个老妇,我们一个也不能放过!”

    “好了……不要这么激动,如果只是杀了他们这么简单,又何须你们动手,青鸾和杜鹃,半盏茶的功夫就可以提着他们的头回来见我,可是……这未免太便宜他们了!而你们都是我的人,去杀他们,岂不是要让我背上弑亲的骂名?”白木槿淡然地道。

    她并没有多么激动,也没有很生气,只是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她也总算可以释然了,在他们毫不犹豫做出这个决定的那一刻起,她无论怎么做,都已经没有丝毫犹豫!

    鸳鸯的眼泪都憋出来了,道:“可是……他们竟然这样对自己的亲人,奴婢……奴婢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白木槿浅笑着道:“让人死,很简单,可是要解恨,可不光是杀了他们挫骨扬灰就能办到的。鸳鸯,有一种折磨,叫生不如死,难道这不才应该是最好的结局吗?我要他们活着,还要长命百岁,但是他们会一点点地看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一点点地消失毁灭,最后……只剩下几个两个肮脏的人,彼此憎恨!”

    白木槿的笑容清浅而凉薄,眼神里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每一句话都透着一股决绝的味道。她心底那个恶魔,终于可以痛快地跳出来,肆意毁灭一切她想毁灭的东西了,从此这白家,除了慕辰,她都要一个一个地毁掉!

    若是在过去,白木槿这样直白地说出内心的憎恨,其他人一定还会感到震惊,可是当知道她是被自己的亲人怎样无情地对待,所有人都只是觉得,这才该是最好的报复!

    鸳鸯抹了一下眼睛,道:“小姐……这一次,无论你要怎么做,奴婢都会支持您,即便要为奴婢的性命,奴婢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我也是……小姐,喜鹊愿意为小姐死!”喜鹊坚定地说,眼睛一眨不眨。

    白木槿摇摇头,道:“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死,不必为这件事太过忧心,就且先让他们折腾着,咱们只管看戏便是!”

    几个人同时点点头,都沉默不语起来。而这边穆欣萍也得了消息,她身边的丫头娇杏问:“夫人,这事儿咱们要不要管?”

    “静观其变吧,先不要去管!”穆欣萍淡淡地道,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开了,这件事她到底要立于何地。

    雪儿却道:“可是……老太太和侯爷竟然许诺陆氏,办成此事就要扶正她,那咱们这么久的努力岂不白费了?”

    穆欣萍冷笑道:“陆氏只不过是老太太手里的棋子罢了,她已经蹦跶不起来了,她最大的依仗就是她的胞兄,如今陆兆安都垮了,她还能怎么样?只要我平安诞下嫡子,陆氏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雪儿又问:“那安平郡主呢?您不是和她一直交情不错吗?难道打算坐视不理,如果被她知道……会不会?”

    穆欣萍摇摇头,道:“只做不知就可以了,我是夹在中间最难做的,她也怨不得我,咱们的靠山到底是老太太,如今是老太太要对付她,我有什么法子!”

    雪儿点点头,道:“也是这么个理儿,只不过……这一次,也不知这一回到底谁更胜一筹!”

    “总之我们要立于不败之地!”穆欣萍的嘴角露出一抹浅笑。她绝对不能功亏一篑,这白府迟早有一天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暂且就看白木槿和老太太两虎相争,待她们两败俱伤,就是她穆欣萍的天下了。

    她怎么甘心一直被人压在头上,可是……作为一个孤女,她只能依靠这些人的力量,穆欣萍抚摸了一下自己微微有些隆起的小腹,心里默默地道,希望这一胎是男孩儿,这样她就有依靠了!

    白世祖离开凝香苑之后,陆氏第一时间就召来了杜嬷嬷,将白世祖的意思大致说了一遍,然后急切地问道:“嬷嬷,这事儿依您看,我该如何做?”

    杜嬷嬷沉吟了片刻,才道:“夫人既然找我来,自然是有了打算,奴婢不敢妄加论断,奴婢只听夫人吩咐便是!”

    陆氏露出一丝笑意,道:“还是嬷嬷您最了解我,我和白木槿的仇怨已经是不死不休了,我万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现在白府所有人都希望她倒霉,我怎么能不借机为自己出口气呢!”

    “夫人打算怎么做?”杜嬷嬷只是恭敬地问道。

    陆氏笑着道:“嗯……咱们侯府自打出事儿之后,可是从来没宴过客啊,老夫人不是还有一个月就过生辰了吗?也该操办一下了,到时候……就让她在所有宾客面前出丑吧,也不枉费我精心谋划一场!”

    杜嬷嬷却劝道:“夫人,奴婢……有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嬷嬷尽管说来,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好避讳的,你在我这么落魄的时候都不离不弃,他日我重新执掌白府,一定不会亏待嬷嬷您!”陆氏真诚地道。

    杜嬷嬷这才开口道:“此事不宜冒险,到底那老太太只是在利用夫人帮她除掉大小姐,您要三思而后行,莫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陆氏叹息一声,道:“我又何尝不知她只是在利用我,可是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二哥如今深陷困境,楚郡王府那边迟迟没有消息,恐怕不日就要被迫去柳州上任,这出去容易回来可就难了,我和陆家早已撕破了脸,如今无依无靠,若再不能帮那老太婆办事,我以后还怎么在白府立足?我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两个孩子着想,只有我重新扶正,她们才有前途可言啊!”

    杜嬷嬷也十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哎……罢了,夫人也是举步维艰,只是一定要小心行事,切不可再出纰漏,这一次若是事情失败,恐怕……大小姐不会善罢甘休的!”

    陆氏紧紧攥起拳头,冷冷地道:“不是她死就是我亡,为了轩儿和兮儿,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绝不后悔!”

    杜嬷嬷点点头,道:“好……但是夫人,这件事切莫告诉二小姐,她……到底还年轻,奴婢怕她沉不住气,反而走漏了消息!”

    “你放心,我不会把兮儿扯进来的,她现在好好地和楚郡王世子一块儿,只要我办成了这件事,她重新恢复嫡女的身份,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嫁入郡王府,将来就是郡王妃,我不能连累她!”陆氏倒是打好了算盘。

    杜嬷嬷又道:“不日二少爷也要回来了,我想夫人在侯爷面前也能多个助力,到底二少爷是侯爷的心头肉,您要多多提点着二少爷,让他切莫再惹侯爷生气,若二少爷争气,重新获得老太太和侯爷的宠爱,那您也就少受些累了!”

    陆氏喃喃地道:“这一切都是拜白木槿所赐,我一定不会饶过她!早知她会变成我的心腹大患,当年就该让把她和陆婉琴一块儿料理了!”

    杜嬷嬷神情一滞,赶紧道:“夫人,这话千万不可再说,谨防隔墙有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