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陆氏满不在乎地道:“就咱俩,有什么可怕的,嬷嬷也太大惊小怪了些,走吧去把我的意思和老太太说说,想必她不会拒绝的!”

    杜嬷嬷只好应了,两人收拾了一下,就往棠梨苑走去。

    随即,宁侯府又开始忙碌起来了,要给老太太贺寿,自然不能草草了事,所以帖子发出去之后,白府就陷入了一片喜气洋洋的忙碌之中。

    就连梁柱都细细重新油漆一遍,又添了许多新摆设,老太太的棠梨苑更是焕然一新,高兴的她一直合不拢嘴。

    碧玺和紫玉陪着老太太在白府巡视,老太太心情像是极好一般,见了什么都笑容满面的。就连下人跟她打招呼,她都比往常要和蔼许多。

    紫玉凑趣道:“老太太,侯爷对您可真是孝心,为了您的寿辰,可废了一番功夫呢!”

    “呵呵……哪里,只不过咱们府上是该添点儿喜气,去去霉运了!他也不过是借我的寿辰,让府里热闹些!”老太太笑着道。

    碧玺也道:“不日二老爷也将抵京,总算一家团聚,老太太您这次寿辰,理当大办,二老爷好几年都未曾回京了!”

    白老夫人点点头,道:“是啊……哎……年纪大了,就盼着儿孙满堂,共聚天伦,可是这一家子,却……不说了,不说了,就盼着他们都好好的!”

    碧玺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道:“老太太怎的还伤感起来了,该高兴才是,这一次二老爷回京,说不准就留京供职,咱们府上可好久都不这么热闹了!”

    “是啊,该是好好地热闹一回!”白老夫人说的别有深意。

    半月后,白家老二白耀祖带着一家子大大小小回了京城,母子见面自然是诉了一番衷肠,又落了几滴眼泪,才方罢了。

    白高轩去了一年多的时间,倒是长高了不少,白世祖一见到这位宝贝儿子,立时就欢喜的不能自已,赶紧拉到身边坐下,一番嘘寒问暖,只是白高轩对他倒是淡淡的,并不怎么热切。

    陆氏看着白世祖对白高轩这般周到,而儿子却一副傻愣愣的样子,心中既安慰又着急,生怕儿子这副态度激怒了白世祖,但是当着众人面又实在不好提醒。

    白云兮自打和凤子涵打得火热之后,心情倒是好了许多,成日里不是去会情郎,就是躲在自己的院子里,不知捣鼓什么,但是却比过去安分了不少。

    一屋子人正热闹着,就听到外面紫玉的通报声:“安平郡主到了!”

    一屋子老老少少,立刻熄了欢笑声,白老夫人神色淡淡地道:“请进来吧!”

    看到老太太这副样子,白耀祖也大概了解了,只是似笑非笑地道:“母亲,如今槿儿倒是出息了,待会儿她进来,我们是不是还要给她跪下才行?”

    “哼,跪什么跪,她就算飞上了天,也是我的女儿,也是晚辈,不必理会她!”白世祖满脸不悦地道。

    白耀祖看到自己兄长这番模样,眼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干笑了两声,道:“大哥所言极是!”

    待白木槿走了进来,看到满屋子熙熙攘攘的人头,却一脸柔笑地点了点头,和白耀祖寒暄道:“二叔,真是许久不见,一路辛苦了吧?”

    白耀祖看着眼前的白木槿,几乎无法把她和记忆中那个怯懦又沉默的小丫头联系起来,这哪里是他离开时那个白木槿,眼前的少女光彩动人,一身华贵衣饰,衬得她本就绝美的容颜更显几分高贵出尘。

    白耀祖在心头暗叹,就算是当年第一次见到陆家嫡长女陆婉琴,也没有如此惊艳。白木槿继承了多半陆婉琴的容貌,却又更胜出几分精致来。但那通身的气度,往这屋子里一站,就让所有的人都沦为了陪衬,黯然失色。

    白耀祖怔愣了片刻,才回道:“郡主变得让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白木槿微微一笑,道:“是吗?二叔离开的时候,我也才不过十一岁,这一晃快四年过去了,自然是有些变化的!”

    白耀祖笑着道:“嗯,女大十八变,郡主如今越发出挑,就算是和皇家公主相比,也不迋多让,大嫂在天有灵,一定会欣慰的!”

    白木槿听他提起陆婉琴,只是浅笑了一下,道:“二叔谬赞了,都坐吧,我来了,倒惹得大家跟着站起来,岂不是罪过了?”

    说着众人才纷纷落座,白木槿看到白耀祖家的几个孩子怯生生地瞅着她看,仿佛很好奇,又很羞涩的样子。她还记得这几个孩子,只是容貌上多有模糊了。

    白木槿看着那几个孩子,笑着道:“嫣然和蔚然?小一点儿的是不是爵哥儿,都这么大了,二叔这两年还又添了几个庶子,倒是好福气!”

    说着白木槿对鸳鸯招招手,鸳鸯立刻取出一个个小荷包,白木槿才笑着道:“姐姐没什么好的,这些玩意儿就权当给你们玩了,都过来吧!”

    几个孩子还是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白耀祖,见白耀祖点头,他们才欢呼着上前,嫣然和蔚然比白木槿要小三岁,是双生女,白子爵是白耀祖的嫡子,还有白子凡是庶长子,其他几个小些的她还真有些记不清楚了,白耀祖的儿女要比白世祖多得多。

    不过荷包都是按人头算得,就连白高轩她也特意备了一份,总不能让人觉得她太矫情,私下里该如何如何,表面功夫,她从来都不会给人挑出理儿来。

    几个孩子领着荷包,高兴地攥在手心里,对白木槿道了谢,又回到了他们母亲身边。白木槿看着白高轩,道:“轩弟,姐姐也给你备了一份,为何不过来拿?”

    白高轩冷冷地瞥了一眼白木槿,轻蔑地道:“我不稀罕你的东西,少假仁假义了!”

    一句话让现场变得十分尴尬,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白木槿身上,白耀祖他们甚至在想,白木槿会不会当场发作,要处置白高轩。

    可是白木槿只是轻轻一笑,十分宽容地道:“轩弟还是一副小孩子脾气,这一年多在外面,也还是没长大,罢了……你若不高兴要,就不要便是!”

    白高轩冲着她露出憎恨的眼神,道:“假惺惺的,要你管我!”

    白木槿看着一屋子人只是看戏的样子,也没有在意,她已经不屑于和白高轩这样的小把戏计较了。现在她要出手,必是要他永无翻身的可能,而不是小打小闹,和他争口舌上的长短输赢。

    白云兮倒是拉了一把白高轩,阴阳怪气地道:“轩弟,你别闹了,人家现在可是堂堂郡主,你若是惹恼了她,当心被责罚!”

    白高轩气哼哼地瞪了白木槿一眼,道:“有本事她就弄死我,否则我就是不会给她好脸色,我管她是郡主还是公主!”

    白木槿笑了一下,道:“轩弟,就算我不是郡主,也还是你的嫡长姐,身为庶子,对嫡姐如此不敬,父亲,难道你也不管管?还是如今白家根本不需要嫡庶之分,长幼之序了?”

    白世祖哼了一声,道:“轩儿还小,郡主就不要和他一般计较了,管与不管,那也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事儿,郡主也就不必操心了!”

    “那倒是,到底将来这白家也辰儿来做主,轩弟这样的庶子,成不成器,成了家也都要离开的,我还真是不用多操心!”白木槿笑着道,却将他们气的几乎要吐血。

    连一直作壁上观的穆欣萍的脸色都稍稍变了变,其他人就不要说了,白高轩当场就发飙了,吼道:“你不要一口一个庶子地叫我!”

    白木槿笑了一下,问道:“不会吧?轩弟到现在还没听说?你生母陆氏,已经被贬为妾了,妾室所出自然是庶子,是吧,父亲?”

    白世祖的脸色一冷,气的火冒三丈地吼道:“白木槿,你少说一句半句是不是会憋死,你若看不得我们好,就别来这里添堵,难道不知道我们根本就不希望见到你吗?”

    白木槿见白世祖总算说出实话了,满意地笑了一下,道:“哦……我还真是不知道呢,父亲也不早些告诉我,害得我自作多情,还当二叔二婶回府了,我这个作为长房嫡女的侄女儿,该来拜会,才算尽了孝心和本分,看来……真是我的不是了!”

    白世祖被她的态度气的几乎发抖,指着她道:“你……你……这个不肖女,给我滚,我不想见到你!”

    白木槿浅笑一下,道:“父亲何必这么激动,我过来也不是为了见您的,我是来给二叔和二婶接风洗尘的,想必今晚二叔和二婶要陪祖母,明日天一阁,槿儿恭候二叔和二婶及各位弟妹,希望二叔赏光!”

    说着就从喜鹊手里接过帖子,十分礼貌地递给了白耀祖,白耀祖被白世祖瞪得如坐针毡,但是面对白木槿,他还是选择了接下帖子,恭敬地道:“多谢郡主美意,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明日一定准时赴约!”

    白木槿笑着点点头,道:“二叔,那就明日再见了。您也看到了,这一屋子人,可都不怎么欢迎我,我也就不自讨没趣了,咱们明日再叙,祖母,父亲,母亲,我这就告辞了,不打扰你们共聚天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