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这一席话倒是引来了不少人的同情,正当此时,宁安公主突然出现,鼓了鼓掌,道:“这话说的在理,本宫虽然贵为公主却也不是皇后所出,按照你们的道理,本宫也是庶出,难道本宫也是应该被羞辱的?”

    众人见宁安公主都出面给白云兮讲话了,都纷纷附和起来,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指责白木槿和褚云燕仗势欺人,骄纵跋扈了。

    白云兮的眼里闪现了一丝得意,凤子灵更是冷笑着道:“安平郡主,褚小姐,你们听到了吧?就算贵为公主,也有嫡庶之分,庶出并不是罪,相反有些虽然是嫡出,却不仁不义,仗势欺人,你这样的就算是嫡出又如何?”

    看着凤子灵义正言辞的样子,褚云燕几乎气的吐血,刚要反驳,却被白木槿拉住了,白木槿上前一步,道:“我何时说庶出就该受欺压,被羞辱呢?我说的是那些话,有哪一句是针对庶出?我只是说……陆姨娘不知检点,待字闺中之时趁着嫡姐有孕,勾引姐夫,这样的庶出,请问……大家觉得值得同情?”

    陆氏这件事几乎传遍了京城,所以大家都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听了白木槿的话,立刻就对她产生了同情,毕竟谁都不可能原谅一个间接害死自己生母的人,连带着憎恨她的子女,也是人之常情。

    褚云燕随即安慰起了白木槿,道:“郡主,您节哀,郡主先母的事儿我们都有听说过。谁能当着自己的仇人,还能谈笑风生,我听说……你这两个庶出的弟妹可都是那会儿就……哎……想想还真是,他们的年龄可是和你弟弟一样呢!”

    众人鄙夷地目光看向白云兮和白高轩,成亲之后有的庶子和成亲之前都又不同了,若白云兮和白高轩是成亲前便已经有了,他们的地位比普通的庶出还要低一等,那叫偷生庶出。

    白云兮立刻就反驳道:“我们……我们可是比大哥小了近十一个月,他是年初生的,我们是年尾生的!”

    “哎……也不知当初白家是怎么想的,姐姐尸骨未寒,就让一个不要脸的庶妹登堂入室,我听说之前郡主吃了那妾室不知多少暗亏,差点儿被毁容了呢!”褚云燕还记得当日威远侯府后院的那场闹剧。

    “你胡说……我娘对她视若己出,比对我们姐弟还好,她分明是不知感恩,一直迫害我娘,分明就是忘恩负义之徒!”白云兮气愤地反驳。

    白木槿笑了笑,道:“你娘?妹妹,我们白府还没有这个规矩,可以称一个妾室为娘,难道……妹妹已经自甘堕落到这个程度了?你现在能喊的娘,只有正经的侯夫人一个人!”

    白云兮的脸色一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委屈地低下头道:“我喊了十几年,惯了,一时改不了口罢了,你何必斤斤计较,到底姨娘也是你的亲人!”

    白木槿正待说什么,却听见凤九卿那惯用的嘲弄声音在身后响起:“堂堂安平郡主,怎么会和一个私德有亏的妾室是亲人?白二小姐似乎弄错了什么吧?”

    众人纷纷回头,看到凤九卿的时候,都发出了惊叹声,因为凤九卿今日一身大红锦服,竟然和白木槿的那么相似,就像是两个人约好了一般。

    虽然他平日里也喜欢着红衣,但是……今儿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怪异,就算是同色,花纹也不同,但这两人穿着,怎么看都像是要拜堂成亲的喜福一般!

    陆菲媛轻轻推了一下白木槿,眼神极其暧昧,道:“你完了,今儿过后,你就是想嫁别人也没机会了!”

    白木槿脸色一红,看着那人在灯火璀璨之处,笑容带着些邪气,却眼神灼热地看着她,她没由来的就心惊肉跳了。

    众人纷纷行礼,凤九卿只是挥挥手,就走向了白木槿这边,然后道:“灯好看吗?”

    白木槿看着众人的眼神纷纷投在自己身上,赶紧退后了一步,恭敬地道:“见过宣王殿下!”

    凤九卿对于她的拘谨倒也没有什么不满,反而笑得越发愉悦,她肯穿上这身衣服,就已经代表了她不再排斥自己了,这很好。

    “今夜灯会,你们自己尽兴!”凤九卿很随意地说了一句客套话,眼神却从未离开白木槿。

    白云兮的眼里突然冒了一丝阴沉的光芒,轻轻拉了拉凤子灵,低声道:“宣王殿下难道已经……”

    “哼,凭她得意,待会儿你看着,我定要她出丑!”凤子灵气呼呼地道。

    正说着话,曾明熙和陆青云也先后而来,曾明熙看着白木槿,露出温和的笑容,向她点头致意,白木槿自然也回以友好的笑容。

    却听凤九卿站在她身旁,低声警告道:“不许对他那么笑,我会生气!”

    白木槿诧异地睨了他一眼,问道:“与你什么相干?我对谁笑,你也要管?”

    “自然要管,你可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的王妃!”凤九卿稍嫌霸道,却又十分柔情地道。

    白木槿突然回忆起浴池那一幕,脸如火烧,道:“那是你逼我的!”

    “怎样都好,我已经去和皇上要过旨意了,我想七夕节过后,你就该准备准备,嫁入宣王府了!”凤九卿笑眯眯地道。

    “你说什么?”白木槿震惊过度,放大了声音,吸引了不少人回头看。

    白木槿这才尴尬地转过身,对着陆菲媛道:“菲儿表姐,我们去前面走走,这里的灯不如前面的亮!”

    陆菲媛见她脸色有异,又看看一脸春风的凤九卿大约是明白了什么,就拉着白木槿走了。离了众人才问:“宣王殿下和你说了什么?”

    白木槿闷闷地道:“他说已经求了圣旨,要赐婚!”

    “啊……下手真快啊,这么说你都要赶在我前面出嫁了,天呐……不知道祖母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话说宣王殿下好像还算是祖母的表弟呢!”陆菲媛有些糊里糊涂地道。

    白木槿叹息一声,道:“你觉得皇家是会在乎这种辈分的人家吗?该死的,没想到他会这么迅速!”

    害的她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了,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嫁给凤九卿吗?

    正这么想着凤子灵带着白云兮和白高轩却走到了她们前面,凤子灵笑笑,道:“陆小姐,可不可以把郡主借给我一会儿,我有事儿要和她谈谈!”

    “槿儿没什么和你谈的,我们正在说话,麻烦凤小姐您不要打扰!”陆菲媛冷淡而有礼地道。

    凤子灵冷笑一声,道:“白木槿,你以为你攀上了宣王,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做梦,太后不会同意宣王殿下娶你的,宣王殿下要娶的人,只有锦瑟姐姐!”

    白木槿看着她,眼神微冷,道:“什么时候本宫的婚事轮到凤小姐操心了?一个还未及笄的姑娘家,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太唐突吗?还是说郡王府就是这样的教养,那还真是让本宫大开眼界!”

    凤子灵以为她被自己戳到了痛处,更加不可一世地道:“你心虚了?我说了,你不可能赢过锦瑟姐姐的,她早就是太后属意的宣王妃,要不然这么多年,她怎么可能被太后养在宫中?”

    白木槿挑眉,道:“你是来给锦瑟郡主当先锋官的?要宣战吗?可惜本宫没什么兴趣陪你们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呢,我会嫁给谁,轮不到你做主,如果太后可以让宣王娶她,何必等到现在?心虚的人不应该是我,而是你和你的锦瑟姐姐吧?”

    凤子灵恼怒地瞪着白木槿,道:“你真是够不要脸的,勾引别人的未婚夫,你也有脸面说这些话?”

    白木槿笑得云淡风轻,道:“别人的未婚夫?什么时候的事儿,太后有懿旨赐婚了吗?还是宣王殿下亲自承认锦瑟郡主是他未来的王妃?”

    凤子灵语气一滞,道:“这是大家都默认的事儿,只有你被蒙在鼓里而已,太后早就有这个意思了!”

    “那就请凤小姐去要太后做主,而不是过来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不要名声我还要,本宫还记得上一次你败坏我的名声,付出了怎么样的代价,相信凤小姐还没有忘记吧?”白木槿笑容极为讽刺。

    凤子灵气得上前就要打白木槿,却被白木槿反手捉住,道:“凤小姐,我想你现在没资格打我吧?信不信本宫治你一个不敬之罪?”

    “你……你以为你是郡主了有什么了不得的?”凤子灵气呼呼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到底不敢打了。

    白木槿冷笑连连,道:“比你一个郡王府的小姐,要稍微了不起一点儿!”

    白高轩看着白木槿,又看看她身后,突然闪了一下眼睛,将白云兮悄悄拉了一把,然后突然出手,挂在高处的一个大灯猛地掉了下来,白木槿听到声音的时候,几乎来不及反应,被陆菲媛狠狠地推了一把。

    而凤子灵很显然就没那么幸运了,她站的地方就是那巨大的走马灯的下方,白云兮大惊失色地尖叫出声。

    凤子灵想要躲避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灯恰恰砸在了她的身上,火窜了出来,烧着了凤子灵的衣服。

    “救命啊……”凤子灵高喊一声,就晕了过去。

    陆菲媛不知所措,瞠目结舌,白木槿却冷静了下来,一脚踢开了巨灯,然后喊道:“青鸾,杜鹃,快救人!”

    青鸾和杜鹃从暗处跑出来,二话不说就把凤子灵抱了起来,扔到了不远处的湖中,熄灭了她身上的火,然后才把人捞了上来,凤子灵已经昏死过去了。

    众人闻声赶到的时候,只听白云兮高喊:“啊……姐姐,你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