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凤子涵盯着凤九卿,道:“你一直这么护着她,难道就不怕天下人耻笑?我从不知道,你也是个是非黑白都不分的人,白木槿到底用什么迷惑了你?”

    在凤子涵的眼里,凤九卿一直都是个不会因为任何原因放弃自己原则的人,更不会帮着不知所谓的女人而如此对待他。

    白木槿眼神变得幽冷起来,厉声道:“凤世子,请注意你的言辞,若不想当日白府门前的事情重演,最好现在就向本宫道歉!”

    凤九卿却道:“安平郡主何必动怒,本王做事从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子涵,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试图冲破本王的底线,你明白?”

    凤子涵的剑突然向前刺去,刺破了凤九卿的折扇,直冲白木槿的咽喉,凤九卿脚下一个飞踢,扇子一折,凤子涵的剑应声折断,仿佛脆弱的不堪一击。

    凤子涵被踢开,捂着自己的心口,他第一次知道凤九卿的实力竟然强到他毫无还手之力。可是越是如此,他越是愤恨。

    “白木槿,你伤我妹妹,我与你不死不休!”凤子涵怒吼出声。

    白木槿冷声道:“你宁可相信自己的猜测,也不肯信任证据,本宫与你无话可说,你要是冥顽不灵,本宫也不怕你!”

    白云兮在一旁,眼里竟是窃喜,她也没料到凤子涵会这么相信自己的话,看来她是坐定了楚郡王世子妃了。

    白高轩也暗自松了一口气,道:“本来就不是我做的,大姐姐一直要冤枉我,再如何说,我也是您的弟弟,何必要如此为难于我?”

    白木槿看着白高轩,道:“轩弟,我可以证明这件事是你做的,可不止是这个指印而已,这柄柳叶飞刀,做工如此精良,又是用精钢所打造,很容易就查出来到底是谁打造的,又是卖给什么人的?或者说……你身上还不止一柄这样的刀,要不要拿出来大家一起看看?”

    白高轩神情变得紧张起来,有些急促地道:“我……我没有,你不要冤枉我!”

    “凤世子,你大可以继续糊里糊涂地相信他们姐弟,但是事实摆在面前你不肯相信,却偏要把罪名安在本宫头上,本宫绝不与你善罢甘休!”白木槿没有理会白高轩,反而对凤子涵严词厉色地道。

    凤子涵回过头去,看着白高轩,眼神变得冷厉而凶狠,声音冰冷地问道:“是你干的?”

    白云兮挺身而出拦在了白高轩的身前,道:“世子爷,你别相信他们,轩弟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凤子涵似乎对白云兮的话将信将疑,耐着性子道:“你别在意,如果不是高轩做的,我不会错怪他!”

    白云兮咬着下唇,一副伤心不已的样子,道:“你……不相信我们?”

    “不是不信,但是安平郡主现在指认你弟弟,我们总要证明他的清白,只要高轩没有做,谁也不能把你们怎么样!”凤子涵想必是对白云兮有真感情的,所以即便到了这个程度,他也没有责怪白云兮的意思。

    白云兮看了一眼白高轩,发现他面色苍白,眼神里带着乞求,心下不忍,只能硬着头皮道:“世子爷,您要相信我们,如果你当众搜轩弟,不就是怀疑他吗?让他日后如何抬得起头来做人?求世子爷看在我的份儿上,放过轩弟吧!”

    “哟……你和世子爷是什么关系,竟然要他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你的弟弟?”汀兰郡主姗姗来迟,却恰好赶上了这出戏,笑盈盈地说话,语气里的尖酸却毫不掩饰。

    白云兮见到汀兰郡主,稍稍低下头,道:“臣女见过汀兰郡主!”

    “怎么每一回有你的地方就是非不断呢?我真是不明白都是巧合,还是你天生命中带煞,总让周围的人被你牵连,本宫还记得上回马场的事儿,你也在啊!”汀兰郡主一直都记着这仇恨呢。

    凤子涵瞪了一眼汀兰郡主,道:“这件事与你无关,你不要插手!”

    汀兰郡主忿忿地哼了一声,却还是站到了一边没有说话,眼神却一直盯着白木槿看,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凤九卿沉默了很久,才道:“子涵,这一次你要故意纵容真凶,却诬陷无辜,本王决不答应,你最好快点儿做决定,查还是不查?若是不查,就别在这里扫兴,今晚可是七夕节!”

    凤子涵咬着牙盯着白云兮和白高轩,却看到白云兮的眼里闪烁着泪花,那乞求的模样真像个小可怜,凤子涵终究没能狠下心来,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答案。

    凤子涵叹息一声,道:“罢了,就权当是一场意外,但是我希望安平郡主日后能够少招惹是非,不要再和我楚郡王府过不去!”

    他可没忘记当日街市被泼粪之辱,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报复回来,谁让凤九卿一直牢牢地把持着白木槿的身边,他的人根本无从下手。这让他十分恼火却又无能为力!

    白木槿冷笑着道:“凤世子是不愿意追究,那么宣王殿下呢?凤小姐怎么也是伤在了宣王府,宣王殿下似乎不好交代吧?”

    凤九卿点点头,道:“敢在我宣亲王府下手害人,本王怎么能姑息养奸呢,白二少爷,相信你不会违背本王的意思,拒绝检查吧?”

    白云兮恨恨地盯着白木槿,痛声指责道:“轩儿也是你的弟弟,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一再地为难他?你已经毁了他的名誉,难道还要再来一次吗?不把我们逼上绝路,你就不肯罢休是不是……好,今日你要让宣王搜查轩弟,我就死在你面前!”

    说着就一把夺过凤子涵手里的剑,横在脖子上,一副要和白木槿抗争到底的样子,看着还很有几分气势。

    白木槿挑眉,揉揉太阳穴,看起来似乎很疲惫,道:“妹妹怕是误会了什么吧?本宫也是为了轩弟好,你一再阻拦查明真相,不过是因为心虚罢了,但是刚刚最先喊出是本宫杀人的,又是谁?只允许你们栽赃嫁祸,却不允许我找出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吗?”

    “就是,你们未免欺人太甚!”陆菲媛坚定地站在白木槿身旁,时刻保持着愤怒的状态。

    “好了,不要废话,谁若反抗搜查,本王就当场正法!”凤九卿漫不经心地道,挥了挥手就立刻有人上前把白高轩拿下。

    白云兮万般惊恐地看着他们,又看看凤九卿,道:“王爷为何不搜查姐姐,就偏偏拿下我弟弟?”

    “本王乐意,你管得着?”凤九卿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悦,对于眼前这个装模作样的女子,他是厌恶至极,若不是她,他的亲亲木木怎么会一再受伤!

    陆青云和曾明熙在不远处站着,看着这一幕,陆青云轻笑出声,道:“明熙,你没有可能打败他了,你看看我表妹的眼神……我从没看到她对任何男子露出过那么温暖的神情!”

    曾明熙轻叹了一声,道:“或许……我出现的太迟!”

    “不是你出现的太迟,而是你永远都比凤九卿要君子,君子是不会不择手段的,但是九卿他从不是君子,他想要的,就会不惜一切代价获得,你输就输在太拘礼!”陆青云一语道破。

    曾明熙苦笑一声,道:“原来太过君子也是错!”

    凤九卿的人很快就从白高轩的腰间找到了另外四把柳叶飞刀,和那柄掉在地上的一模一样,这一次,没有任何疑问。

    凤九卿冷笑着问道:“白二小姐,你还有何话说?证据确凿,你应该不会告诉本王,你的弟弟是冤枉的吧?”

    白云兮手中的剑颓然地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整个人也跟着瘫软下去,像是受不了打击一般,晕了过去。

    白高轩眼神阴狠如毒蛇一般盯着白木槿,道:“你总会有倒霉的一天,我会等着,我一定会等着!”

    白木槿不以为意地笑道:“二弟,做错了事儿,就别嘴硬,你现在应该乞求凤世子,别追究你伤害凤小姐的责任,不知道断了凤小姐一条腿,你要拿什么来平息楚郡王府的愤怒呢?”

    她可是记得,当初自己不过是和凤子涵,以及凤子灵发生了争执,白世祖和白老太太就要求她去登门道歉,甚至要让她任由楚郡王府发落呢!

    这一次换成他们心中的宝贝儿孙,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态度,不过无论他们是什么态度,楚郡王妃都不会放过白高轩的!

    白高轩看向凤子涵,突然挣开钳制他的人,扑向了白云兮,哭道:“姐姐……姐姐……你醒醒啊,帮帮轩儿,救救轩儿!”

    可是白云兮却一直都没有睁开眼睛,她并不是晕过去了,只是这个时候,她无法面对任何人,只能装晕来蒙混过关,白高轩是在劫难逃,她不可能把自己搭进去,姐弟情深到了这个时候,也要成了一句空话。

    白木槿看着他们的样子,只觉得心情无比的愉快,看着今晚的花灯,都觉得异常的璀璨夺目。

    “表姐,咱们去赏灯吧,至于其他的事儿,相信凤世子和宣王殿下会处置好的!我们是客人总部能陪着主人去料理这些麻烦!”白木槿闲闲地道,然后拉着陆菲媛就走了。

    嫣然和蔚然默默地跟在后面,她们第一次意识到,白家长房嫡庶之争原来这样残酷,心情十分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