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木槿走了一会儿,看到两个丫头这样沉默,没了才来的时候那股子兴奋劲儿,便问道:“吓着了?”

    “大姐姐,为什么二姐姐和二哥哥要这样害你?”嫣然怯生生地问道,她一直在旁边,全过程都看得很清楚,虽然没有看到白高轩出手,但是她也知道不是白木槿干的。

    白木槿笑了笑,拍拍嫣然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脸,道:“等你再长大一点,就明白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和睦相处,不过你们姐妹兄弟之间,还是要互相扶持,我和兮儿、轩儿并不是你们的好榜样!”

    嫣然撅着嘴巴,有些不太理解地问道:“可是……他们好像很恨你,大姐姐也一样恨他们吗?”

    “恨过,只是现在无所谓恨不恨了,有些事儿,一旦开始了,就只能到一方倒下,才能结束!”白木槿喃喃地道。

    蔚然有些天真地问道:“那为什么不能好好地相处呢,我们和庶出的弟妹虽然没有那么亲近,但是也还是会一起玩啊!”

    “那是因为你们有一个好母亲,你们的爹娘教的好!”白木槿笑着道,若是她娘不死,如果她爹能稍微公平一些,又怎么会变成今日的局面?

    陆菲媛见白木槿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就赶紧过来岔开话题道:“嫣然,蔚然,你们看前面的龙灯,漂亮吗?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好不好?”

    两个丫头毕竟还单纯,很快就把刚刚的事儿抛诸脑后了,拉着陆菲媛就往龙灯那边跑去。白木槿在身后静静地跟着,一脸沉静的笑容。

    曾明熙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白木槿偏过头,对他露出了友善的笑意,问道:“好久没见!”

    曾明熙点点头,道:“我去了一趟西陲,回来的,好像太晚了!”

    白木槿并不理解他的话,只是笑着道:“才刚刚入秋而已,不算很晚,曾公子也是为了士林宴回来的吗?”

    “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要的那个人,似乎已经走的很远了,远到我都无法再企及,是不是?”曾明熙的微笑显得有那么一丝忧伤。

    白木槿突然想起鼓楼上,他对自己的表白,心头微微有些异样,想要解释什么,却发现其实已经没有了解释的必要,她的心里,在不知不觉地时候,就已经被另一个人填满了。

    那个人的出现,甚至让她回忆起前世的惨痛,都不那么痛了,如果她还能接受什么人,也只有那一个,不是别人不好,而是……他最好!

    白木槿的沉默,让曾明熙最后的一丝期待都熄灭了,他突然将白木槿拉住,带着她跃上宣王府的屋顶。

    白木槿落地之后,惊讶地看着他,曾明熙却道:“我只是想最后再和你待一会儿,也许只能趁着他正在帮你善后的机会了!”

    白木槿有些不知所措,最后还是说了一声:“抱歉,我……”

    “好像没有必要说抱歉,我知道,在你最需要的时候,一直都是他在你身边,这大概就是我输的最彻底的地方,因为我不能像他那么随心所欲,毫无顾忌地护着你!”曾明熙笑着道,看着天空,眼睛有些闪闪烁烁的光。

    白木槿微微笑了,道:“曾公子,其实……你值得更好的人,我并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模样,比你想象的要丑恶的多,可是他即便第一眼就看穿了我,却从未在乎过!”

    曾明熙自嘲一笑,道:“他看到你的第一眼,我也看着你,我也同样不在乎你使了多少心机,耍了多少阴谋,我不会觉得那是丑恶,只会觉得心疼而已!”

    这回白木槿是真的惊讶了,问道:“难道我的手段拙劣,根本都没有隐藏住本性吗?那还真是失败呢!”

    “嗯……能看穿你的人,不多,但绝对不止凤九卿一个人,只不过他可能是最早选中你的人,或许因为你们是同类的缘故!”曾明熙若有所失地道。

    白木槿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笑着,曾明熙看着她良久,道:“姑娘,可以让我抱一下吗?”

    “好像不可以!”突然一个声音落在他们身后,曾明熙有些恼怒地回头,看着那个笑得像狐狸一样的男人,不悦地道:“你就不能再晚一点来?”

    “再晚一点,你就要占我家木木的便宜了,这如何使得,木木过来,别被这个坏蛋骗了!”凤九卿朝着白木槿伸出手,想让她主动过来。

    曾明熙却拦住了白木槿,与凤九卿对峙道:“你家木木?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宣王殿下难道已经正式提亲了吗?”

    “嗯,看来圣旨还是下的晚了些,曾大少好像还不肯死心啊,木木,你告诉他,你是不是我家的!”凤九卿一副气鼓鼓的样子道,就像个和同伴争宠的小孩一样。

    白木槿无奈地摊摊手,道:“宣王殿下,圣旨一日未下,本宫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还有……希望圣旨下来之前,太后不会先赐婚与你,听说锦瑟郡主已经等了王爷很多年了!”

    曾明熙终于逮到了机会揶揄凤九卿,道:“听到了吧?郡主,你要知道……锦瑟郡主可是太后一直属意的宣王妃啊,就等着找个恰当的时机赐婚呢!”

    “曾大少爷,本王觉得你的话太多了,你是不是想一直留在西陲,听说那边的将士都听寂寞的,你话这么多,大概可以去给他们解解闷!”凤九卿语带威胁地道。

    曾明熙苦着脸,委屈地道:“郡主,王爷他威胁我,西陲那么苦的地方,他竟然要把我丢过去!”

    白木槿被曾明熙的样子逗乐了,但笑不语,凤九卿哼了一声,道:“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种把戏?装可怜博同情吗?”

    “是啊,我是来告诉郡主,若是有一天她后悔了自己的决定,我曾明熙的怀抱一直为她敞开,郡主你要记得哦!”说完也不管凤九卿是如何的恼火,就足下轻点,腾空而去。

    凤九卿别扭地一把拉过白木槿,让她跌入自己的怀里,道:“你怎么能跟别的男人私会?我会生气的!”

    白木槿好笑地看着他,道:“是吗?那么锦瑟郡主的事儿,又当如何论?凤子灵可就是为了她来和我闹的,人家这是在宣誓所有权吧?”

    凤九卿立刻道:“哪有这种事儿?你怎么能听她胡言乱语,本王心里可是只有木木你一人,今生唯亲一人足矣!”

    白木槿的心没由来地震了一下,她好像从未考虑过这一点,“唯亲一人”的意思,是他在告诉自己,这辈子他只会有她一个女人吗?

    白木槿惊讶地看着凤九卿,问:“王爷难道不考虑要侧妃,庶妃之类的?”

    凤九卿皱着眉头,道:“你是盼着本王找别的女人?木木……你这么贤惠,本王是不是该感到高兴?”

    白木槿看着他脸色阴沉的,好像只要她点头说是,他就会掐死自己一样。才突然笑着问道:“难道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平常吗?皇家的男子,更是妻妾成群,尽享齐人之福,王爷难道不高兴?”

    “你……谁允许你有这种想法的?本王若是要三妻四妾,何必等到现在……我此生只寻一人,若是没有遇见你,我宁可终生不娶!”凤九卿抓着白木槿的肩膀,力气大的几乎让她骨头都跟着疼了起来。

    白木槿突然回忆起,前世直到她死,这位权倾朝野的九皇叔,都没有娶妻,更别说纳妾了。她突然觉得很荒谬,仿佛她死一次再重生,就是为了被他遇见,然后圆满他的人生一般。

    可是当她听到这样的回答,心口还是涨得满满的,仿佛有什么东西会溢出来一样,暖流在心头荡漾,她甚至觉得自己干涸了很久的眼睛里,有了湿润的雾气。

    凤九卿看着白木槿,道:“你是为我而来的,我也是为你而等待的,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仿佛就有了这样的感受,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受,木木……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是我从未变过的心愿!”

    白木槿只觉得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烫得她下意识就要去抹掉,却被那人快了一步,轻轻吻去了她脸上的那滴泪。

    灯火璀璨,夜色才刚刚开始。

    曾明熙在远处,低声自语:“也好,至少我可以放心了!”

    “明熙兄,这么伤感做什么,兄弟陪你喝一杯,如何?”陆青云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两壶酒,递给曾明熙。

    曾明熙自嘲一笑,接过酒,道:“还说风凉话,要不是你偏帮着凤九卿,今日说不准你就陪他在这里喝酒了!”

    “与我可没什么关系,那是槿儿自己的选择!”陆青云是丝毫不吝惜于打击曾明熙。

    曾明熙气的喝了一大口酒,道:“你难道就不能骗骗我,说其实我只是欠缺一点儿运气吗?”

    陆青云哈哈一笑,道:“感情这回事儿,哪有什么运气不运气,你就认了吧,不过像我表妹那么优秀的女子,已经不多了,你要是爱上她,以后能看上的人可就不多了!”

    曾明熙叹息道:“说不准有一天她弃凤九卿而去,我还有机会呢!”

    “嗯,我可是听闻圣旨不日就要下达了,赐婚的旨意他都求到了,你还能怎样?别幻想了,喝酒吧!”陆青云笑着和他碰了酒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