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当时已经是什么时辰了?”白木槿问。

    “应该是戌时三刻……我还听到老爷的话,不过小的当时没在意,就没有起来!”明冲回道。

    白木槿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去吧!”

    白木槿从未有一刻这么憎恨过白世祖,即便是在他把自己告上御前,到白虎堂当面对质的时候,她也没有那么恨过他。可是……这一刻,她真的很想亲手结束白世祖这卑鄙的生命,为什么,连自己的儿子都能下得了手呢?

    “青鸾,杜鹃,你想办法通知宣王殿下,把白高轩控制起来,不要让任何人靠近!”白木槿压下心头的滚滚怒恨,面色平静地吩咐道。

    青鸾和杜鹃赶紧应下了,白木槿又道:“帮我更衣,我要去见侯爷!”

    鸳鸯和喜鹊看着如此平静的白木槿,心头却越发的难受了起来,她们跟着白木槿的时间最长,也最了解她,知道此时的平静不过是伪装出来的,此时的白木槿周身都笼罩着一股戾气,几乎是可以焚天灭地的。

    白木槿带着人去了凝香苑,白世祖这几日一直歇在这里,白木槿到的时候,守门的婆子还想拦她,却被她一个冷眼瞪得全身僵直,白木槿面无表情地道:“跟侯爷说,我在花厅等他!”

    那婆子赶紧应了,总觉得白木槿那身气势吓人得很,也不敢多看就匆匆跑到屋子里去传话了。

    白木槿则转身去了花厅,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白世祖的到来,脑子里却一片乱哄哄的,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虽然白世祖不会真的把白慕辰怎么样,但是难保陆氏和白云兮会做什么。

    如果人是在白世祖手里被害的,白世祖自然不会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他只会帮忙遮掩过去,白木槿只恨自己一时大意,竟然让白慕辰身陷险境,她只祈求能够多争取一点儿时间,好让人早些找到白慕辰。

    白世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跟着陆氏和白云兮,两个女人脸色虽然平静,但是却掩饰不了眼里的猖狂之色。她们看到白木槿的冷脸,便知道她是为何而来,心里想着白木槿,你也有今日!

    白世祖坦然地坐了下来,看着白木槿,问道:“槿儿,这么一大早地把我叫来花厅,有什么要紧事儿?”

    白木槿看着白世祖,见他脸色平静,毫无心虚之感,只觉得内心的凉意越来越狠,这个人就是她和辰儿的父亲,人人都说虎毒不食子,他竟然可以卑鄙到利用自己的儿子来威胁女儿,这是什么样的人?

    白木槿努力压下心头的愤怒和憎恶,呼出一口气,道:“辰儿不见了,父亲……难道一点儿都不知道吗?”

    白世祖故作惊讶地问:“你说什么?辰儿不见了?怎么会不见的,是不是……自己出去玩儿了?”

    白木槿没有心情跟他周旋,也没有时间跟他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道:“轩弟在京兆尹的牢房里,很安全……但如果辰儿午时前还没有回家,本宫就不保证轩弟会不会……被楚郡王府的人找到!”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要对我的轩儿做什么?”陆氏激动地吼道。

    白木槿冷眼瞟过去,声音冰冷地道:“一个姨娘没有资格用这种口气和本宫说话,你要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本宫不介意教教你!”

    “你……你这个小jian人,你到底想对轩儿做什么,你要是敢害他,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陆氏叫嚣着,双目赤红。

    白木槿嗤笑一声,道:“原本我是没打算对他做什么,放进京兆尹的大牢,也只是依法办事,和我没有半点儿干系,但是……你们想利用辰儿来威胁我,我就只能做点儿什么了,现在……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午时之前我要见到辰儿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我面前,否则……”

    白木槿的眼睛看向白世祖,露出一丝凉薄的笑意,道:“否则你们能不能再见到白高轩,本宫就不能保证了……哦,你们放心,他只不过是伤了人,没杀人,罪不至死,按律也不过是判个流放,至于流放到哪里,就不得而知了!”

    “你……你在威胁我们?轩儿也是你的弟弟,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白世祖终于忍不住了,露出了凶狠的模样。

    白木槿只是笑着看向他,道:“辰儿也是你的儿子,是你的嫡长子,是母亲用生命为代价给你留下的血脉!”

    一句话让白世祖的身子顿时僵住,他突然记起陆婉琴临死前的模样,绝望地抓着他的手,求他,一定要善待自己的孩子。

    白云兮适时开口,用柔柔弱弱的声音道:“姐姐,你莫非是误会了什么?大哥失踪了你也不能把责任推在我们头上啊,你用这种口气对爹爹说话,是不是不孝?”

    白木槿的笑容极柔和,声音却极冰冷:“白云兮我劝你现在最好闭嘴,本宫面前,没有你说话的余地,谁要是敢伤辰儿一根毫毛,我就要她一条命!本宫说到做到,凭借我今时今日的能力,相信这绝非难事!”

    “你……你……你想怎么样?你这是威胁我们,爹爹……姐姐实在太过分了!”白云兮惶恐地看向白世祖。

    白世祖盯着白木槿,道:“只要你保证轩儿平安回来,辰儿自然不会有事儿,但是……轩儿若是有个好歹,别的我不敢说,但是辰儿你肯定见不到了!”

    白木槿突然哈哈笑了出来,道:“哈哈……你终于肯把话说明了?为了救白高轩,你竟然绑了辰儿,宁侯爷,您真是我们的好父亲啊,你到底是怎么骗辰儿的,你的心里有没有一丝的愧疚和不安?你还能记起母亲怎样拼了命地为你生下辰儿吗?”

    白世祖被白木槿毫不客气的话和咄咄逼人的态度给气伤了,沉着声音道:“白木槿,你不要太过分,我到底还是你的父亲!”

    “是,你是我的父亲,是辰儿的父亲!可是你的心里,可曾有过我们半分地位?为什么陆凝香给你生的儿女是宝贝,我母亲诞下的儿女就是可以随意利用和摒弃的烂草根?罢了罢了……我也不和你说这些没用的,我只给你们两个时辰,若是我还见不到辰儿,你们不会再有可能见到白高轩!”白木槿恨恨地说。

    她的心早就死了,辰儿是她一直以来最想好好守护的人,可是她终究还是把他置于险境,这样的痛和悔,没人能了解,她前世犯下的错误,已经让她失去了她的孩子和弟弟,为什么这一次,还要这么残忍?

    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再发生,哪怕要背上多大的恶名,她也要保辰儿平安!如果辰儿真的有什么损伤,她会用整个白家来陪葬!

    白世祖看着白木槿那冷如幽魂的模样,心头胆寒,白木槿周身萦绕的戾气,仿佛随时可能杀人一般,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白木槿。

    “你……你先让人放了轩儿!”白世祖还是试图和白木槿谈条件。

    白木槿冷眼看着白世祖,道:“父亲真的要用辰儿来威胁我吗?白高轩是自己伤人,我没有要害他,他被宣王送到京兆尹,也是按律办事,与我何干,与辰儿何干?你为什么要让我放了白高轩?是我抓走了他吗?是我让他去害人的吗?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何要受你威胁?”

    白世祖被堵得哑口无言,白云兮却恨恨地道:“要不是因为你,轩弟也不会误伤凤小姐,你还咄咄逼人,不肯放过他,非要把他揪出来,才害的他身陷囹圄!”

    白木槿冷笑着,道:“白云兮,做人脸皮不要太厚,恶人先告状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你们包藏祸心,想栽赃嫁祸,若我不找出事实,那现在被关进京兆尹大牢的就是我了,你觉得我有错?你明知白高轩要作恶,却不阻拦,反而助纣为虐,你才应该为这件事负责,是你害了他!”

    白云兮赶紧摇头,道:“你胡说,我没有!明明你一句话就可以压下此事,宣王不会把你送进大牢,他只会想尽办法保护你,你却要轩弟去坐牢,说不定楚郡王府还要为此报复轩弟!”

    “真是可笑至极,我为什么要去帮一个想害我的人?你觉得我看起来很像是冤大头,没脑子的人吗?以德报怨这种蠢事,你会去做?我不想和你们废话,把辰儿交出来,否则……我保证进去大牢的不只是白高轩一个人而已!”白木槿依旧受够了这些人的无耻,她不想再忍下去了,就算白慕辰回来了,她这一次也一定要白家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陆氏扑进白世祖的怀里痛哭失声,口口声声地指责道:“侯爷,您听听她说的是什么话啊,到底轩儿也是她的弟弟,她竟然这么狠心,呜呜……侯爷您一定要想法子救轩儿呀,落在她手里,轩儿会没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