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凤世子,你快些放了我弟弟,要是锦瑟郡主一时冲动伤了我弟弟,我可不保证白云兮会完好无损地回到你身边,我那妹妹可是很娇弱的,你舍得她受伤吗?”白木槿又对凤子涵施加了压力。

    凤子涵森冷着声音道:“如果云兮出了任何差错,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还有你弟弟……”

    “呵呵……放了他,你只有这个选择,白云兮在我的人手里,你看到了,我是一个人来的,所以你以为我手里什么底牌都没有就敢过来吗?或者你不仅想搭进去一个白云兮,就连你妹妹也不想要了?”白木槿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现在只有增加砝码,才能够把白慕辰救出来。

    “你什么意思?你对灵儿做了什么?”凤子涵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白木槿。

    白木槿摇摇头,道:“我什么都没做,但是……若是凤世子你不识好歹,继续为难我弟弟,我就不保证你还能有妹妹,今时今日的白木槿,已经不是那日在百花盛宴上,任你们羞辱的人了,你要动我和我的人之前,难道不该先顾好自己的后院吗?”

    凤子涵被气得几乎要吐血,道:“好,很好……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你以为你动了我妹妹,你还有活路吗?楚郡王府永远都不是你可以肆意欺凌的对象!”

    “我无所谓,我和我弟弟不过两条命而已,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果凤世子舍得拿楚郡王府和你妹妹,还有你女人的性命交换,那就尽管杀了我们!”白木槿笑得极为讽刺。

    凤子涵咬着牙,怒吼道:“放了那小子!”

    “子涵……”锦瑟郡主是不甘心的,她知道白木槿唯一的软肋就是白慕辰,若是放了白慕辰,说不准她还会耍什么花样。

    凤子涵冷笑着道:“放了他,就算他逃得了今日,没有了白木槿的庇护,那小子不过是别人砧板上的肉而已,不需要我们动手!”

    锦瑟郡主这才无奈地挥挥手,底下的人,用刀割断了绳子,白慕辰重重地摔下来,吐出一口鲜血,白木槿看的两眼几乎要迸发出烈焰,他们加诸白慕辰身上的每一道伤,她都要百倍讨回!

    在白木槿的眼里,锦瑟和凤子涵已经是必死之人了,今日他们敢对自己的弟弟下手,就要做出拿命来换的准备,她要楚郡王府彻底消失在天元!锦瑟郡主是孤女,那就直接陨灭吧!

    “帮我弟弟松绑,然后放他离开,必须要他安全到达陆府,白云兮才会安然无恙!”白木槿可不傻,她不会让白慕辰半路又被人劫走,那些跟着她的暗卫和青鸾应该会想法子保证白慕辰一路平安抵达陆家的。

    白慕辰被人粗鲁地解开了绳索,艰难地爬起来,他浑身都是伤,却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因为比身体更痛的是他的心。他为什么那么无能,轻易就相信了那个畜生,如今还连累姐姐孤身犯险来就他,甚至还要用自己的命来换他的命!

    他以为自己这几年已经长进了,已经有了能力来守护姐姐,可是……他还是这么没用,轻易就被人捉住成为了威胁姐姐的软肋!

    白慕辰跌跌撞撞地走向白木槿,眼里噙着泪,却倔强地不肯落下来,他不能哭,不能懦弱。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从此以后他要强大到任何人都不敢侵犯,他要做守护姐姐的坚壁,而不是别人威胁姐姐的软肋!

    “姐……”白慕辰略带哽咽的声音,诉说了无尽的屈辱和痛苦。

    白木槿用帕子轻轻擦干了他脸上的血渍,柔声道:“辰儿,没事了,别难过……姐姐没能护你周全,以后不会了!”

    “姐,不是你的错,都是我……我没用!”白慕辰被白木槿自责的话给刺激的更加痛苦,他是男子汉,怎么能让姐姐护着他呢?

    白木槿叹息一声,道:“别说傻话,快走,离开这里,走出这片地方就会有人救你离开,这边的事儿你别管,你现在浑身是伤,帮不了我,懂吗?”

    白慕辰咬着牙,道:“就算要死,我也陪你一起,我不想让你总是一个人!”

    “傻瓜,我不会死的,你在外婆家等着我,相信我!”白木槿目光清明如水,唇边的微笑,只有面对白慕辰的时候才那样干净明媚。

    白慕辰眼神里充满挣扎,他知道自己现在帮不了姐姐,这种无助感让他痛不欲生。可是他更清楚,自己留下来只会阻碍姐姐,他要走,要尽快走,找人过来救姐姐!

    白慕辰咬了咬牙,道:“姐姐,你等我!”说完就不顾身上的伤痛,拔腿就跑,尽管没有人追他,他也像拼了命一样在跑。

    白木槿看着远去的白慕辰,露出欣慰的笑容,总算弟弟可以获救了,她也能放心地做事了。

    凤子涵看着白木槿,道:“白慕辰我已经放了,现在……你该乖乖受死了吧?剑在你脚下,自我了断吧!”

    “你觉得我会乖乖听话吗?”白木槿嘲讽地笑了笑。

    凤子涵哼了一声,道:“你没有选择的自由,这里都是我的人,你就算插了翅膀,也逃不出去,如果你不肯自我了断,明儿所有人都会知道,安平郡主被贼人掳走,乱刀砍死,弃尸荒野!”

    白木槿拿起剑,凤子涵和锦瑟郡主的脸上都浮现了笑意,他们都那么憎恨白木槿,恨到必须要她死,才能稍解那份恨意。

    白木槿提起剑,却没有横在脖子上,而是对着凤子涵和锦瑟道:“凤世子,锦瑟郡主,这柄剑很锋利,但是……杀不死我,你们手里已经没有可以威胁我的东西了,乖乖束手就擒,从来就不是我的作风!”

    “你以为你能逃掉?”锦瑟郡主嗤笑着道,一脸轻蔑。

    “我以为你们应该要担心一下自己!”一个略带嘲弄的笑声突然响起,正在大家惊讶之时,一个身影落在了白木槿的身边,还戴着大大的斗笠。

    凤子涵立刻吼道:“什么人?”

    那个戴斗笠的人摘下斗笠,露出了一张俊美无俦的脸,还有那嘴边永远邪邪的笑容,道:“子涵,锦瑟,本王来的不迟吧?你们不用惊讶,你们留在周围的人,都被我解决了,所以……稍稍耽搁了点儿时间,没来得及救我的小舅子!”

    说完又对白木槿露出了可怜巴巴的眼神,委屈地道:“木木,你好无情,出了这样的事儿,也不知道先来找你未来夫君我,自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你这是在藐视你未来夫君的能耐!”

    白木槿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扮成自己的车夫跟过来,难怪今天这个车夫戴着那么大斗笠,又一直低着头不吭声。

    白木槿撇了撇嘴巴,道:“你不是被太后和皇上请进宫里去了吗?”

    “啊……那个啊,我拒绝了,我家木木有难,我怎么能进宫呢,木木,这些人,你打算怎么处置啊?”凤九卿像是在问,今天中午吃什么一样,轻松自然。

    白木槿挑眉,道:“我想怎样都可以?”

    “当然啦,敢绑我的小舅子,还意图谋杀未来宣亲王妃,罪同谋逆,自然是你想怎样就怎样!”凤九卿理所当然地道。

    凤子涵和锦瑟在凤九卿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大势已去了,他们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在凤九卿面前把白木槿杀了。

    凤子涵只是很不甘心,为什么一起都计划好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就这么错过了,凤子涵看着凤九卿,问道:“为什么你宁可帮着这个女人,也不帮我?”

    “这个本王没必要和你解释,凤世子,你乖乖束手就擒吧,天牢的大门正为你敞开着,这一次本王要你……永无翻身之日!”凤九卿对凤子涵是丝毫情面也不讲了,竟然真的敢动他的人,就要有必死的觉悟!

    凤子涵仰天大笑,道:“你以为你能把我怎么样?就算你是宣亲王也一样,我什么都没做,你没有证据!”

    “本王要办一个人,说有证据就有证据,凭你楚郡王府,还没那个能耐与本王相抗衡!”凤九卿傲气凌然,完全没有把凤子涵放在眼里。

    凤九卿的手在空中挥了两下,就不知从哪些地方窜出来很多人,将凤子涵的人包围在里面,而在此之前,凤子涵是一点儿也没发觉有人靠近了这里。

    他陡然明白,凤九卿是故意的,故意等到这一刻,来捉自己。凤子涵森冷着眼睛,道:“你以为就凭你们这些人能捉住我吗?”

    凤九卿的眼里露出几分不屑的眼神,道:“木木,这里好乱,咱们走远点儿再看,哦……阿忠,顿珠,你们帮忙把那个女人给我捉了,嗯,让她说不出话,然后给我丢进留仙阁去,记住……她只能接最下等的客人,一天之类,要她接满一百个客人!”

    凤九卿随意地吩咐道,连一个眼神都没看过锦瑟一眼,敢对他的木木下手,自然不能给她好脸色。

    “你……你敢,凤九卿,你敢……”锦瑟郡主激动地大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