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楚郡王妃轻轻笑着,道:“不是有心的就更该死了,没用的东西,要害白木槿竟然还拖累我的灵儿,来人啊……好生伺候白少爷!”

    从白高轩的身后走出来两个面无表情的人,两人手上各持一柄利刃,闪着森森寒光,白高轩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凝滞了。

    他无助地摇着头,哀声求道:“王妃,求您……不要,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都是白木槿,都是她害的!”

    “呵呵……白木槿是有错,但是我也不会放过你,动手吧,手筋脚筋都给我挑断,舌头割了!”楚郡王妃残忍地笑了,她想到自己的女儿身上的伤,就觉得白高轩特别的该死!

    那两个人听了,只是点点头,便朝着白高轩走过去,一人执起一边手,动作极为迅速地用刀挑断了白高轩的手,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白高轩便昏死过去了。

    可是这种折磨还没有结束,很快脚筋也被挑断了,白高轩又疼醒了过来,身体不住地抽搐,汗水混着血水一起流,哀嚎声已经撕破了他的喉咙,让她叫不出来。就像一场醒不过来的梦魇,白高轩第一次体味了这种绝望,可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他被人捏住下颌,舌头被强行拔出来。

    任凭他怎么挣扎扭头,都没有用,那个人的眼神冰冷的像是一点儿情绪也没有,手起刀落,鲜血淋漓。

    白高轩再度昏死了过去,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却是趴在人来人往的街上,一身褴褛,路人随意地丢给他几个铜板,却并没有人理会他。

    旁边的乞丐看了,偷偷摸摸地凑过来,把他身旁的铜板抢了就跑,白高轩绝望地看着来回的路人,想要求救,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他的嗓子火辣辣的疼,很明显是被毁了。

    此时一个身影站在他的前面,他抬起头,看着来人,正是他恨毒了的白木槿,她朝自己微微笑着,露出一抹类似同情的眼神,道:“鸳鸯,给这个小乞丐几个窝头,怪可怜的……”

    白高轩的眼里大滴大滴地落泪,恶狠狠地盯着她,可是什么也做不了。

    白木槿低声道:“我警告过你的,你不听……真是很可惜,不知道什么时候你的爹娘才会发现你,带你走呢?哦……我会经常派人来给你送窝窝头,保证你不会死……你放心!”

    鸳鸯丢下几个窝头,就扶着白木槿走了,白高轩痛苦地恨不得死掉,可是现在他连死的能力都没有,除非绝食,可是他也不甘心……他要回去,就算是个废人了,他也要回去,揭露白木槿的真面目!

    他相信,爹娘和二姐会为他报仇的,只有这样想着,他才能坚持下去!

    第二日,白高轩逃狱的消息就传出来了,官府张贴告示,要通缉白高轩,白家也跟着炸开了锅。

    白世祖第一个就找上了白木槿,在她的院子里呼来喝去,要让白木槿交出白高轩来。

    “父亲,您找错人了,我可没有动过你的宝贝儿子,人是从京兆尹的大牢里丢的,你该去找京兆尹要人!”白木槿淡淡地道,还轻轻抿了一口茶。

    白世祖气的双眼通红,道:“不是你做的手脚?轩儿若是逃狱,他定然会回家的,可是到现在人都没露面,定然是有人捉走了他!”

    白木槿一脸平静无波的样子,道:“那父亲应该快些去找,否则时间晚了,落在了楚郡王妃的手里,恐怕就不妙了,来我这里找什么呢?我可没兴趣把他藏起来,我和父亲不一样,不爱做这样的事儿!”

    一句话将白世祖刺激的浑身发抖,道:“辰儿呢?你找到他了?”

    “辰儿的事儿,往后父亲还是少关心,他不需要父亲您的关注,您只要别想着害他,辰儿就感激不尽了!”白木槿凉飕飕地说。

    白世祖瞪着白木槿,几乎要把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你就这么对父亲说话?辰儿是我的儿子,难道我连问一声都不能问?”

    “在你选择为白高轩而绑架辰儿的时候,就已经选择了自己的儿子,辰儿……实在没有那个荣幸,能得到您的关心,我累了……侯爷请回吧!”白木槿直接开口赶人,她已经没有心情继续陪白世祖废话,现在连表面的和平也不愿意维系了。

    白世祖咬着牙,拂袖而去,他并不是怕了白木槿,而是急于去找白高轩,生怕自己的宝贝儿子被人害了而已。

    白木槿望着他的背影露出一抹冷笑,你们失去的东西还太少太少……等着吧,接下来你会体味到什么是绝望!

    陆氏和白云兮都来闹过,却被槿兰苑的人拒之门外,她们只能在门口叫嚣几句,就灰头土脸地离开,完全拿白木槿毫无办法。

    一连好几日,白高轩也音讯全无,陆氏几乎哭瞎了眼睛,白云兮也找过凤子涵,却被告知白高轩逃离大牢之后不知所踪,很可能已经离开京城。

    白家陷入愁云惨雾中,一道圣旨打破了这份宁静,因为皇上给白木槿赐婚了,赐予宣亲王为妃,还赏赐了数不尽的珍宝,一时间整个京城都哗然一片。

    接到圣旨之后,最高兴的人莫过于白慕辰了,他刚刚养好伤,就迫不及待地赶回来,给白木槿道喜。

    “姐姐……辰儿总算盼到你有了好归宿!”白慕辰一脸喜悦的笑容,比白木槿要高兴很多。

    白木槿却有些别扭地道:“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那个老狐狸要娶你姐姐,难道你不怕他把我吃的骨头都不剩?”

    “才不会呢,九皇叔对姐姐你一片真心,恐怕最后是他被您吃的骨头都不剩!”说话的是凤之沐,小胖子褪去稚嫩,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郎。

    白木槿看到凤之沐也来了,一脸无奈地道:“小十五,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给姐姐你道贺的……糟了!”凤之沐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脸懊恼的样子。

    白慕辰不解地问:“什么糟了?我姐姐大喜之日,你别乱说话!”如今的白慕辰已经不像过去一样,对凤之沐马首是瞻,反而变得比凤之沐更为沉稳有主见。

    凤之沐为难地道:“姐姐嫁给了九皇叔,就是九皇婶了,我到底是喊姐姐好,还是喊就皇婶好呢?”

    “当然是九皇婶!”一柄折扇敲在凤之沐的头上,凤九卿笑着走出来。

    “九皇叔,你怎么来了?”凤之沐挠着头,不满地道,他已经这么大人了,九皇叔还是那么随随便便就打他脑袋!

    白木槿一见到他就开始赶人,道:“鸳鸯,喜鹊,怎么什么人都随便放进来?我这槿兰苑如今都这么松散了?”

    鸳鸯和喜鹊哭丧着脸走进来,道:“不是奴婢们放进来的,宣王殿下是自己翻墙进来的!”

    “看来我得再放几只恶狗看家护院,以免贼子乱闯空门!”白木槿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凤九卿,总觉得自己这么随随便便就被他定了下来,十分不爽。

    凤九卿嘿嘿直笑,道:“放心,等你嫁入宣亲王府,谁都不敢乱闯空门,你不用养狗!”

    白木槿瞪了他一眼,却不说话了,只道:“你要是再随随便便吧闯入我的院子,我就抗旨不尊了!”

    “哎……别介,生气多不好?本王只是来看看,你这里有什么需要本王帮忙的?婚期定在三个月之后,嫁妆要是不齐全,本王帮你一起置办了,王府什么都有!”凤九卿嬉笑着道,完全不顾白木槿一张冷脸,依旧死皮赖脸地贴过去。

    白木槿没好气地道:“不牢王爷费心,您请回吧,青鸾,杜鹃,出来送客!”

    凤九卿摸摸鼻子,一副尴尬的样子,不过还是乖乖地走了,谁让白木槿正在害羞,果然……要出嫁的女子都难免喜欢闹别扭!

    凤之沐嘿嘿直笑,道:“看到吧,果然还是姐姐占了上风,以后九皇叔再欺负我,姐姐你可要帮我!”

    白木槿捏了一下他的脸,道:“别瞎掺和,和辰儿去玩儿吧,我这还有事儿要处理!”三个月之内要置办嫁妆,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儿,虽然皇上赏赐了很多东西,娘亲也给她留了很多东西,但是仍旧有不少琐碎的事儿要处置。

    更何况她并不想从白府出嫁,郡主府已经装点得差不多了,她会在近期搬过去,彻底和白家断了!

    所以要忙碌的地方还有很多,幸而陆家派了人过来帮忙,瑞嬷嬷也跟着忙得脚不沾地,却总是笑容满面。

    正在这喜气洋洋的氛围里,白老太太的生辰也到了,因为早就发了帖子,所以即便白高轩的事儿闹得十分糟心,也还是如期操办了。

    白世祖强作欢笑地接待着络绎不绝地客人,虽然大部分人并不是冲着白老夫人的面子来的,而是给未来宣亲王妃的面子。

    陆氏作为姨娘,只能猫在后面,并不能出来待客,但是她也没闲着,因为李继宗和他的妹妹李思芳也来了,他们来到白府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了陆氏。

    陆氏看着李继宗,笑道:“李公子近来也越发出息了……听说士林宴,公子也在应邀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