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夫人谬赞,不过是得了楚郡王世子的青眼,多赖夫人和小姐相助,才有小侄的前程!”李继宗谦逊地作揖。

    陆氏笑了笑,道:“想来公子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今日可得好好表现一番,你的前程可就这这上面了!”

    李继宗点点头,今日白老夫人寿辰所以宴会一直要持续的晚上,这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李继宗想到那个绝美的女子心情难以抑制地开始激动起来。

    李思芳笑嘻嘻地道:“夫人,您放心,您这样照顾我们李家,我们是不会忘恩负义的,对了……二小姐还好么,我有些日子没见她了!”

    “嗯,估摸着还在打扮呢,你去她院子里寻她吧,李公子也自去吧!”陆氏交代好了事儿之后,也无心再理会两人,她正为那个到现在还杳无音讯的儿子伤心着呢!

    杜嬷嬷看陆氏不曾舒展的眉头,心下也跟着惴惴的,问道:“夫人,这件事稳妥吗?如今大小姐可是准宣亲王妃,万一事情败露,宣亲王不会放过你的!”

    “谁知道是我做的?到时候她身败名裂,宣亲王巴不得和她撇的一干二净,谁还能为她撑腰?到时候……白木槿抗旨不尊,就是死罪!”陆氏冷笑着道。

    杜嬷嬷到底觉得不放心,还是劝道:“夫人,这件事还是再思量思量吧,攸关性命啊,到时候侯爷和老夫人肯定不会管你的死活,把你推出去顶罪,你可怎么办?”

    “我知道,已经做好了准备……轩儿不见了,我如果什么都不做,他们很快就会放弃寻找轩儿了,穆欣萍肚子里有了侯爷的种,她那么年轻,迟早能诞下嫡子,轩儿怎么办?我只有用我的死换两个孩子的前程了,杜嬷嬷……这件事过后,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兮儿,若是轩儿回来,你也要看顾好他,不要让他再任性妄为了,是我害了他,我不是个好母亲!”陆氏一副心死如灰的样子。

    她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结局,白世祖不是个有良心的人,他不会为自己和白老夫人抗争的,到时候追究起来,唯一会被牺牲的人只有她。

    杜嬷嬷心疼地看着陆氏,道:“夫人……您这是何苦呢,二小姐如今和凤世子已经是水到渠成,您迟早有盼头的,如今放弃还太早了啊!”

    陆氏摇摇头,道:“我不会放过白木槿的,我想要她死……她活着我的孩子就不会好过,赐婚之后和人苟且,这样的罪名……即便是陆家也担不起,她死定了!至于李家……我根本不在乎他们如何,只要能除去白木槿,就算用这条命去换也无所谓!”

    杜嬷嬷长长地叹息一声,道:“夫人……怎么会走到今日这一步呢?以前白家都在你的掌控之中,大小姐也只是你手里一个木偶人儿,现在竟然要为了除掉她,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了?”

    陆氏也怅惘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憔悴的已经不复往昔的明艳动人,她还未满三十岁呢,为何就已经成了这副沧桑模样?

    “不知道……总觉得好像是一夜之间就发生的事儿,她突然就变成了难以掌控的白木槿,从一个卑微的木偶,成了如今压在白家所有人头上的安平郡主,就连高高在上的老太太都拿她毫无办法,并且她即将成为宣亲王妃……往后恐怕就连皇后都要给她几分颜面,我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儿发生!”陆氏的语气越来越森冷。

    杜嬷嬷望着镜子里苍白而狰狞的陆氏,心下越来越沉,只觉得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儿即将发生。

    虽说是帮白老夫人贺寿,但是老太太心里却并不怎么高兴,这热闹都不是属于她的,而是属于她身旁这个一脸笑意的孙女的。

    曾经她也是希望有一天白木槿能够嫁入皇家,成为王妃,世子妃,如今算是实现了,可是她却半分高兴也没有,因为这个孙女并不再受她掌控,而是处心积虑地祸害白家,她隐隐觉得白木槿想要毁灭的不只是陆氏母子,更是白家!

    “祖母,槿儿前些日子就给您寻了这么个礼物,愿祖寿比南山!”白木槿挥挥手,瑞嬷嬷捧上了一尊紫檀木雕琢而成的千佛像,长约两尺,高约三尺的紫檀木,雕刻了各式各样的佛陀,千姿百态,栩栩如生。

    白老夫人也惊叹于白木槿的出手之大方,先不论这么一大块的紫檀木价值几何,就算是这巧夺天工的雕刻技艺,也必然是出自名家之手,可谓无价之宝。

    白老夫人只是点点头,故作镇定的模样,心中却在盘算着,今天的事儿到底准备的如何了,她实在是不愿意看到白木槿淡然外表下,那不屑于任何人的模样!

    白木槿献完礼之后,就退居一旁,并不说话,她只是在等待着……如何给予那些人最后的一击。

    这一次陆家是一个人也没来,只是送了一份厚礼,意思再明显不过,陆家对白家已经连最后的耐心也消磨殆尽了,若不是白木槿还住在白府,估摸着连这一份礼也不必了。

    白木槿没料到凤子涵竟然也来了,两人见面,眼神交汇的瞬间,白木槿就感受到了对方浓浓的杀意。

    “白木槿,你真够狠的,锦瑟被你害死了,你知道吗?”凤子涵阴沉着声音道,锦瑟被人送进了天香楼,被人凌辱了一日过后,第二天就自缢了。

    白木槿无动于衷地看着他,露出微微带着凉薄的笑意,道:“与我有关吗?我并没有杀她啊……”

    对于敌人,她会有丝毫的同情之意?完全没有了,她又不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哪里有那么多的悲悯之心?

    凤子涵被她的态度给气的更加恼恨起来,咬牙道:“你果然是个心狠手毒的女子,我从未看错你,也亏得九皇叔被你迷惑的连是非黑白也分不清,你这样的女子,怎么配得上九皇叔?”

    “配不配得上,也轮不到凤世子来评定,你若有本事,可以让皇上收回旨意,或者你这么慈悲为怀,为何不早点儿出手救了锦瑟?她和你想害我性命,难道不该做好失败的准备吗?难道做坏事不需要付出代价的?”白木槿笑着反问。

    凤子涵阴沉地盯着白木槿,道:“那你呢?坏事也做了不少吧?为什么没有付出代价?你为什么要活得好好的?”

    “我的代价已经付过了,比你想象的要惨烈,所以……现在轮到那些欺负过我的人,来偿还!”白木槿的声音森冷如鬼魅。

    凤子涵看着白木槿离去的背影,怔忪在原地,有些恍惚和迷惑。他甚至有一种错觉,白木槿那句话,是真的!

    “世子爷,你刚刚和姐姐说什么了?”白云兮不知从何处而来,一脸疑惑地问。

    凤子涵看了她一眼,道:“没什么,走吧!”

    白云兮盯着白木槿消失的方向良久,心头窜起无边无际的恨意,只是她知道,白木槿已经不是她能够比拟的人了,这种无论如何都再也够不着对方的感觉,让她满肚子的恼恨,无处宣泄!

    今儿白府又请了戏班子唱堂会,白老夫人对此是兴致很高,非要拉着白木槿陪她一起听戏,还特意点了一出“西厢记”来听。

    白木槿一直都笑意盈盈地配合着老太太,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惹来不少别家夫人的羡慕,都夸白老太太好福气,有这么一个孝顺又出息的孙女。

    白老夫人笑着应了,却突然捂着头,道:“哎哟……槿儿,我头晕的厉害……给位夫人,抱歉了,我需要去偏厅歇息一会儿!”

    众人看她难受的表情,都忙劝道:“郡主,还是先扶你祖母去歇息吧,这边有侯爷夫人照顾就成了!”

    穆氏也点点头,道:“是啊,老太太看着脸色不好,估摸着是老毛病犯了!”

    白木槿对着众人道了声歉意,就和孙嬷嬷一起扶着老太太离席了,去了偏厅的屋子里歇下。

    “槿儿啊……我想吃西苑里的红杏,你可以为祖母摘几颗新鲜的回来吗?每次头疼吃几颗就觉得浑身都舒服了!”白老夫人一脸殷切地看着白木槿,仿佛她是将死之人,希望孙女能完成她最后的小小心愿。

    白木槿看着这样的老太太,只觉得心头泛起更冷的嘲讽,做出这副样子有什么意义呢,你要做的事儿,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难道你们想死,我还拦着你们不成?

    白木槿乖巧地点点头,道:“好……我这就去,祖母好好休息!”

    白老夫人挥挥手,便不再说话,待白木槿走远了,孙嬷嬷才有些为难地道:“老夫人,这样……真的不会出问题吗?要是宣亲王怪罪下来,白家可就是灭顶之灾啊!”

    “不会的,男人最受不得这种屈辱,他怎么还有可能会查事情真相?到时候只说是她早就和人有私情,便都是她一个人的错了!”白老夫人笑着道,完全不为自己算计亲孙女而感到丝毫愧疚和不忍。

    孙嬷嬷没有吱声,只是默然站在一旁,心头隐隐觉得遗憾,到底是一家子人,为何要闹到这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