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白老夫人道:“好了,你收拾一下偏厅,别出了纰漏,这一次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

    孙嬷嬷点点头,她到底只是个下人,只能听命行事,只是内心隐隐提白木槿感到痛心,被自己的祖母和父亲联手设计,刚刚要得到的幸福,就要化为泡影,甚至变成巨大的杯具。原本若没有皇上赐婚,也不过是招个上不得台面的郡马,遮掩过去也就罢了,可是……这圣旨一下,再中了计,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白木槿摘完红杏,回来的时候,守在门口的紫玉笑盈盈地道:“郡主,老夫人说有话要和您单独说,所以……请您单独进去呢!”

    白木槿看了一眼身边的鸳鸯和喜鹊,对她们道:“你们就在外面候着,知道了吗?”

    “是!”鸳鸯和喜鹊乖乖应下了,眼里却有一闪而逝的痛苦之色。

    白木槿只身走进去,屋子里自然是没有老太太的影子,而身后的房门突然被锁上,一个男子悄然从后面走出来。

    白木槿看着这个熟悉的身影,只觉得十分讽刺,前世李继宗联手白云兮设计她和下人通奸,今生他自己充当了这一角色,两世,他都想用这样的法子送自己去死吗?

    可惜……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前世是因为爱着他,才会把可以伤害自己的利刃交到他的手里,她的运气不太好,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她倾尽所有去爱的人,亲手用她交付给他的那柄刀,捅进了她的心口,血肉模糊!

    她用生命揭穿了一场从始至终就是骗局的爱情,这一次……就让她用这柄刀子,还给他们吧!

    “郡主……好久不见!”李继宗倒并不像个意图不轨的登徒子,反而大方地朝着白木槿作揖,显得文质彬彬。

    白木槿唇边浮起一丝浅淡的笑意,也不慌不忙地道:“你是李公子吗?仿佛是见过……怎么,单独闯进祖母歇息的偏厅,是有什么企图?”

    李继宗惊讶于白木槿的镇定和坦然,仿佛根本不在乎那突然被锁上的门一般,李继宗拱手道:“在下无意冒犯,只是……在下想和郡主做个交易!”

    “什么?”白木槿坦然地问,她倒是很有兴趣知道李继宗的算盘,以她对李继宗的了解,答应做这样的事儿,他心中应该也有自己的盘算。

    果然,李继宗笑着道:“郡主,想必您也知道,我和你孤男寡女被关在屋子里,是有什么目的,安排这出戏的人是谁,凭郡主的聪慧,定然也能猜到了,若是郡主肯和在下合作,在下保证,郡主绝对不会有任何差池,在下立刻离开!”

    白木槿饶有兴趣地问:“哦?李公子有什么打算?”

    “在下希望郡主能把在下推荐给宣王殿下,谋个好前程,这对郡主是易如反掌之事,却可以保得郡主一生幸福!”李继宗谦逊有礼的笑容,说着无耻至极的话。

    白木槿问:“若我不答应你,你又当如何?”

    “那就只能委屈郡主了……在下只是对郡主一往情深的人,被郡主约至此地,打算在您大婚前,告别!”李继宗笑着说。

    白木槿望着无耻的李继宗,突然轻蔑地笑了,道:“你以为就凭你可以对本宫做什么吗?你以为陆氏叫你来,你就能得逞了?”

    “事实就是,现在郡主和在下被关在一个屋子里,不是吗?”李继宗依旧是谦逊地笑。

    白木槿看着他,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地笑:“问……李公子一表人才,又才华满腹,难道甘心就为了这件事毁掉自己一生的前程?”

    “富贵险中求,在下也是逼于无奈,要想成为人上之人,总要付出点儿代价!”李继宗脸不红气不喘,仿佛这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白木槿微微一笑,走近了李继宗,用极低的声音,带着些诱哄的意味,道:“李公子……你不是还想做本宫的郡马爷吗?为何现在要帮着那些人害我呢?”

    李继宗被女子突然靠近给惊了一下,女子身上悠悠冷香,若有似无地在鼻息间流淌,让他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心荡神驰,喉咙干涩的连连吞咽口水才能稍解那种热度。

    白木槿看着他的样子,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道:“李公子……这就算我送你的最后一份礼物吧,愿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李继宗的双眼迷蒙,仿佛染了一层雾气一般,脸色涨红,白木槿冷笑一声,道:“青鸾,把人丢进来吧!”

    接着就有人破窗而入,将一个棉被包裹着的人丢上了床,白木槿理理身上的衣衫,才道:“走吧……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

    青鸾点点头,带着白木槿一起离开了,院外,鸳鸯和喜鹊接到了信号,也各自找理由离去,紫玉一脸莫名其妙,但到底没有怀疑什么,她的任务就是在院外守着,不让别人坏了老夫人的计划。

    白木槿已经走回了园子里,在一旁歇息,喜鹊笑嘻嘻地道:“小姐……他们真是好蠢哦,竟然还想害你!”

    鸳鸯却板着脸道:“老夫人也真是太可恶了,到底你也是她的嫡亲孙女,连自己的孙女都想算计,她还是人吗?”

    “是不是人有什么关系,总归……已经不重要了,凤世子去了哪里,杜鹃盯上了没有?”白木槿淡然地问,丝毫不为刚刚的事儿而有丝毫难过和愤怒,就像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小事。

    鸳鸯点点头,道:“您放心吧,杜鹃肯定没问题的,只要再过半个时辰,凤世子一定会去偏厅!”

    “呵呵……这样的话,我这个做姐姐的也就算仁至义尽了,她不是很喜欢李继宗吗?那就送给他了!”白木槿的笑容显得那么讽刺。

    前世被他们设计与下人通奸的那一幕,始终在脑海中徘徊,成了她永生永世的噩梦,她亲眼看着李继宗和白云兮在自己面前恩恩爱爱,这一次……她算不算成全了他们卑鄙的爱情呢?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之后,偏厅那边传来了阵阵尖叫,仿佛是要杀人一般。白木槿才缓缓起身,面露恬淡的笑意,道:“走吧,这样的热闹可是百年难得一见!”

    鸳鸯和喜鹊乖巧地跟在她身旁,白木槿则像是要面对宿命的结局一般,一步步走向偏厅。陆氏,白老太太,还有莹秋都聚过来了,明显是准备捉奸的,可是大概是结局太出人意料,所以一个个都怔愣在原地,一脸莫名其妙。

    白老夫人回头,看到白木槿出现在她身后,脸色大变,一脸惊恐地看着她。白木槿却主动笑着上前,问:“祖母,这是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十分不好,难道刚刚没休息好?”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白老夫人的声音带着些微颤抖。

    白木槿勾起唇边的一抹冷笑,问:“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呢?祖母……我摘好了那么新鲜的红杏,你却不在了呢,可是枉费孙女一片孝心啊!”

    白老夫人颓然地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已经输了,白木槿知道了一切,并且顺利脱逃,里面的人已经不是她了。

    凤子涵阴森着脸走出来,狠狠地瞪了一眼陆氏,道:“十五万两白银,三日内必须还清,否则……你就等着蹲大牢吧!”

    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白木槿看着凤子涵的背影,只觉得那一团华丽丽的绿云,怎么也散不去了。

    白云兮突然衣衫不整地冲出来,一直追着凤子涵而去,泪流满面地哭喊着:“世子爷,我是被冤枉的……我被人陷害了……凤世子,你听我解释啊……”

    可是凤子涵的速度太快了,她根本追不上,反而一不小心跌坐在地上,摔得一身都是泥土,样子十分凄惨。

    片刻之后,另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一脸惊恐无措的样子,陆氏看到李继宗,立刻上前质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为什么兮儿会和你在里面?”

    李继宗咳嗽了两声,才尴尬地道:“在下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突然晕过去了,然后醒来的时候,就和二小姐……”

    下面的话不用说大家也明白了,凤世子当场撞破了李继宗和白云兮的丑事,自然是气呼呼地跑了。

    李继宗看着一旁嘴角含笑的女子,心下惊怒莫名,却也不敢说什么。陆氏颓然地跌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痛哭起来,一切都完了,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什么,她根本就不需要知道原因,一定是白木槿干的。

    “白木槿……你这个jian人,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陆氏突然爬起来冲向了白木槿。

    却被青鸾一掌推开,又重新跌坐在地上,无比怨毒地看着白木槿,恨不得上前去把她撕碎了。

    陆氏咬着牙,声嘶力竭地吼道:“白木槿,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你害了我的轩儿,连兮儿都不放过,你这个恶毒的丫头,你一定会下地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