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莹秋不怒反笑,说:“就算是大小姐帮我了,那又怎么样?我不在乎过程,只在乎结果,你现在这么凄惨的下场都是因为你刻薄无情,心狠手辣!你想利用我笼络罗管家,我对你忠心耿耿,你就这么回报我,我怎么不恨你?”

    “呸……我对你还不够好?有什么都紧着你和暖冬,我一直把你当心腹,你却背后捅我一刀,你有脸说?奴才就该为主子牺牲一切,肝脑涂地在所不惜,你呢?你根本就是个吃里爬外的畜生!”陆氏也不甘示弱地骂回去。

    莹秋冷笑,说:“你以为你对别人那点儿小恩小惠就算了不起了?我没帮过大小姐,甚至还害过她,但是她也没有要报复我,还帮我完成了多年的心愿,我就爱慕侯爷,我愿意给他当通房,你却半分机会不给我,那我只能靠自己了!”

    “陆氏,你也好意思说别人么?你自己不也做过肮脏事儿,待字闺中就爬姐夫的床,珠胎暗结,就气死了亲姐姐,我倒是在想,当年先夫人会死,是不是你一手造成的,要想在产房里杀人,可是易如反掌,要不然你哪来的命当十年国公夫人啊?”莹秋突然说了起来。

    还越说越觉得自己想的有道理,疑惑地目光盯着陆氏苍白的脸,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了,然后哈哈笑了起来:“好啊,果然是你做的,我一定要告诉大小姐,让她找你算账……陆氏我是绝不会给你机会再翻身的……”

    说着莹秋就要出去,陆氏却在身后,搬起花瓶,砸向了莹秋的后脑,莹秋回过头,抹了一把脑袋,然后晕了过去。

    陆氏过去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发现人还活着,送了一口气,可是一想到莹秋的话,她突然阴沉了眼神,既然已经做到这一步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她拿起剪刀,扎向了莹秋的心口,莹秋抽搐了几下,就脑袋一歪,彻底没了声息。陆氏看着眼前的一滩血,却没有多慌张,还露出了一丝快意的笑容。

    “叫你背主,叫你吃里爬外,贱婢,我总算报仇了……哈哈……你放心,侯爷不会为你报仇的,因为他还需要我呢!”陆氏笑得很开怀。

    陆氏喊了一声暖冬,暖冬从远处跑过来,看到莹秋躺在地上,立刻惊声尖叫起来。陆氏呵斥道:“叫什么?去把侯爷叫过来……就说莹秋要杀我,我为了保全自己,误杀了她!”

    暖冬看着冷漠的陆氏,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可怕……她杀人不眨眼,竟然对人的生命看得那么轻贱。

    暖冬惨白着脸跑了出去,很快白世祖就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惊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陆氏抱着剪子,衣衫破烂,身上还有一道一道的血痕,像是被人刺伤了,陆氏一直在哭。白世祖惊问:“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陆氏看到白世祖,才惊恐地说:“莹秋发了疯,要杀我……她拿着剪刀刺我,我好害怕……侯爷,我好害怕!”

    白世祖看着她身上的伤,也信以为真,就问:“莹秋为什么要杀你?她怎么会突然跑过来杀你?”

    “她……她说因为兮儿要做王妃了,所以你肯定会重新宠幸我,她不想让我获宠,和她争侯爷,就要杀了我……呜呜……侯爷,我好怕,我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刺了她!”陆氏说起谎来,是一点儿也不含糊。

    白世祖看着眼前的情形,又听陆氏提起白云兮,到底心生愧疚,也不想为了个妾室再生枝节,就说:“好了……死也死了,不必多说了,让人把尸体处理了,你快些换身衣服,别弄得疯疯癫癫的!”

    白世祖是一刻也不想待了,刚要转身走,却听陆氏喊道:“侯爷……侯爷……你别走,我有一事要说!”

    “你还有什么事儿?”白世祖不耐烦地道,他实在难以面对这样难看的陆氏,跟一个疯婆子一样,眼里尽是嫌恶。

    陆氏却丝毫不以为意,整了整头发,才说:“侯爷……白木槿那样害我们白家,害我们的孩子,难道你就打算这样放过她了?”

    白世祖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陆氏,问:“那还能如何,她如今已经搬出白府,也眼不见为净了!”

    “你以为她走了,白家就会好了吗?你绑走她弟弟,让白慕辰受了伤,她难道会忘了?她心狠手辣,什么事儿做不出来?侯爷难道准备坐以待毙?”陆氏质问,满脸不忿。

    白世祖长叹一声,道:“就算我有心也无力了,我到底是她的父亲,她还敢拿我怎么样?再说,兮儿为皇上分忧解难,皇上已经对我改观不少,估摸着很快就会有嘉奖的旨意下来了!”

    陆氏却露出了阴狠的笑意,道:“我比你更了解白木槿,她不会就此罢休的,她只是要把兮儿和我推上绝路,所以才会故意说动老夫人把兮儿献出去……我已经无力阻止兮儿的命运,但是我绝不放过白木槿,侯爷……轩儿的失踪和白木槿难脱干系,如今兮儿也搭进去了,难道你真这么狠心?放任白木槿逍遥法外?”

    白世祖一想起两个孩子的下场,也是心痛难忍,到底那是他疼爱了十多年的宝贝孩子,比起白木槿姐弟,自然要更心疼一些。

    白世祖道:“我也不想让她猖狂,可是如今……哎,我还能做什么呢?连母亲都拿她无能为力了,她翅膀硬了!”

    “只要侯爷舍得,妾身愿服其劳!”陆氏笑着说。

    白世祖问:“你还有什么好办法?”

    “妾身会为她设下必死之局,只求侯爷答应我一件事!”陆氏平静地道。

    白世祖说:“你要我做什么?”

    “帮我继续寻找轩儿的下落,如果找到了,就善待他,我不求他大富大贵,只求他平安一生,侯爷……您能答应我么?”陆氏问。

    白世祖点头,道:“这是自然,轩儿也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舍得他流落在外,白家的人一直在找!”

    陆氏点点头,道:“如此,那侯爷就随我到内室来,咱们慢慢谈!”

    白世祖被她牵着走向内室,暖冬的神情闪过一抹疑惑,但到底没有跟上去,而是吩咐人将莹秋的尸体抬走了。

    安平郡主府。

    “姐姐……咱们终于脱离了白府了,真好……感觉这里连吸口气都舒畅许多!”白慕辰刚刚养好伤,正在舒展筋骨,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

    白木槿笑着道:“小心伤口又拉裂了,坐下来喝口茶……”

    白慕辰赶紧跑过去,喝了一口茶,说:“姐姐……我从没想过我们还能过上这样舒坦的日子你不知道,昨个儿夜里,我是一夜好眠,这么多年从未睡得这么安稳过!”

    “你不是一直在东方先生身边吗?还有什么睡不好的?”白木槿笑着问。

    白慕辰摇摇头,道:“不行,就算我自己安稳着,也惦记着姐姐在白家是不是又受了委屈,总也不踏实,很想回去帮你,但是又知道自己帮不了你!”

    白木槿欣慰地拍拍他的脑袋,说:“傻瓜……你只要平平安安的,姐姐就没什么不好的,再过两日就是你的生辰了,过去姐姐不能大张旗鼓地给你庆生,这一次咱们好好地庆祝一番,把外祖父和外婆,还有大舅舅一家都请过来,好不好?”

    白慕辰突然低下了头,道:“姐姐……我不想过生辰……”

    “为什么?”白木槿不解地问。

    白慕辰抬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白木槿,道:“我生日那天,是娘的祭日……”

    一句话,让白木槿的心跟着狠狠地疼了一下,这么多年……白慕辰都在这种自责中度过的吗?她竟然从来不知道……

    白木槿轻轻将白慕辰的脑袋拥在怀中,道:“辰儿,一切都过去了……娘她……从未后悔用生命换取你的性命,你不该觉得自责和难过,你是娘亲性命的延续,你要过得好,她才会高兴!”

    “姐姐……可是,如果没有我,娘就不会死!你也不用受那么多苦……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这么多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我看着你受伤,被下人羞辱,受尽冷嘲热讽,你是白家大小姐啊……你是国公的嫡长女啊,却活得那么卑微,你本来……本来不用受这些罪的!”白慕辰越说越激动,连眼睛都红了……

    白木槿看着自责的白慕辰,只是微微叹息,道:“傻瓜,一切都过去了……那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从此以后只有我欺负别人,没有人能欺负我们!”

    白慕辰吸了吸鼻子,不好意思地道:“姐……我真没用,如果我是哥哥就好了,我一定会好好地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呵呵……等你再长大一点,就由你来护着姐姐,既然你不想大操大办,那我们就去家庙祭拜母亲,可好?”白木槿问。

    白慕辰点点头,道:“好……娘看到我们终于脱离了魔爪,一定很高兴!”

    姐弟二人相视一笑,在这宁静的早晨,开始了他们崭新的生活,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想要算计他们,不必担心隔墙有耳,不必严防死守,看看会不会有人在他们饭菜里下药。连阳光似乎都变得比从前更明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