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楚郡王一心想要制造对白木槿不利的证据,却处处掣肘,总是无法达成目的,他便知道是凤九卿在背后搞鬼了。楚郡王是既挫败又无奈,他虽然手握兵权,但到底不及凤九卿暗中的势力大!

    他本想就此放弃的,可是没想到他不找人家麻烦,人家却已经不肯放过他了。

    皇上派六皇子巡视京畿兵营,慰劳将士,却突然遭到暗中的士兵放冷箭,六皇子当场中箭受伤,昏迷不醒。

    楚郡王接到消息的时候,顿时冷汗淋漓,这可不是小罪,六皇子是代表皇上巡视,却在兵营被刺杀,而那正是他掌管的兵营,这不是谋逆大罪么?

    楚郡王忧心忡忡地想着对策,却接到了圣旨,没有定他的谋逆罪名,却狠狠地训斥了他失职之罪,勒令他三日之内交出刺客!

    楚郡王松了一口气,决定找个替死鬼出来,也好巧不巧地就有个士兵犯了错,要执行军法。

    他便安顿了他的家人,让他去领罪,那士兵咬牙同意,楚郡王便将他五花大绑,丢进了天牢,等候皇上亲自发落。

    而自己也负荆请罪,在宣室殿外跪了整整一天,皇上虽然没有召见他,但是最后还是派人传话,让他回府了。

    回到郡王府的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分,楚郡王妃也是忧心忡忡的,看到他回来,才松了一口气,迎上去问道:“皇上可曾责罚?”

    楚郡王跪了一天,疲惫不堪,惨白着脸摇了摇头,道:“皇上没有责罚,但是这却更让我不安啊,王妃……我觉得这件事恐怕不简单!”

    “难道是有人故意要害你不成?可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刺杀六皇子来栽赃你呢?”楚郡王妃实在不解。

    楚郡王想了想,道:“恐怕敢害我,又想害我的人,只有凤九卿和白木槿了,这两个混账东西,真是好歹毒!”

    “是他们?哼,我早说要斩草除根,杀了白木槿,没想到如今她找了靠山,就变本加厉了!”楚郡王妃恼恨至极,一张美貌的脸,扭曲而狰狞。

    楚郡王叹息一声,道:“可是如今怕是已经钻入了人家的圈套了,我们杀了她的父亲想栽赃她没成,他们却刺杀六皇子来栽赃我,虽然暂时没能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但是……我这心中不安,若是白木槿倒也罢了,若是凤九卿,依着我对他的了解,他若诚心要害我,怕是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

    楚郡王妃立刻就火大地道:“我明天一早就进宫面见太后,太后肯定会为我们郡王府撑腰的,凤九卿他太过分了!再说,我们把此事和陈贵妃一说,她也不会放过凤九卿,到时候在皇上面前吹个枕边风,凤九卿必然要倒霉!”

    楚郡王虽然知道此举不一定有什么收获,但还是点头应下了,道:“姑且一试,若是能扳倒凤九卿再好不过!”

    楚郡王妃得了鼓励,自然是踌躇满志,立下就表了心意,道:“王爷,无论何时,我们夫妻一心,必不让人害了咱们一家子!”

    楚郡王也生了感动,握住王妃的手,相对无言,却是情深意重!

    第二日一早,楚郡王妃果然递了牌子进宫,可是却被太后以身体微漾为由,拒绝见她。楚郡王妃立时就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可是她也不甘心就此放弃,又去求见陈贵妃。

    陈贵妃倒是没有拒绝见她,楚郡王妃心中稍稍安慰了一些,至少这样说明陈贵妃并不相信是楚郡王下手害的六皇子。

    进了陈贵妃的颐澜宫,楚郡王妃就给陈贵妃见了大礼,可是这一次陈贵妃没向过去一样让她不必多礼。

    楚郡王妃虽然感到不悦,但是知道六皇子出事,陈贵妃心中不快,也就忍下来了,起身之后,才道:“贵妃娘娘,六皇子现下可安好了?”

    陈贵妃一双凤目微微流转,看不出喜怒,道:“托您的福,还死不了,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下床怕是不易了!”

    楚郡王妃听陈贵妃话中的讽刺意味,赶紧道:“娘娘莫非也以为是我们楚郡王府下的手?我们就是有那个胆子也不会做这样的事儿啊,谁不知道我们楚郡王府是和您一条心,怎么会去害六皇子呢?”

    陈贵妃嘴角牵出一抹冷笑,道:“世人都知道的事儿未必就是真的,本宫原以为我们也是好姐妹,可是……郡王妃实在是太令本宫失望了!”

    “娘娘……何出此言?我楚郡王府一直都以娘娘马首是瞻,娘娘切莫听信小人挑拨,误会了我们啊!”楚郡王妃忙解释,这件事若是陈贵妃不肯相信他们,恐怕就难以善了了。

    楚郡王妃等不得陈贵妃说什么,又急忙解释道:“贵妃娘娘一向明察秋毫,必然知道楚郡王府和那安平郡主的过结,如今宣亲王又要聘安平郡主为妃,自然处处打压我楚郡王府,他要害我们,还不是易如反掌之事,此事八成和他脱不了干系!”

    楚郡王妃以为这样说,陈贵妃便会明白事情的始末,可是没想到陈贵妃却是勃然大怒,道:“楚郡王妃,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在本宫面前诋毁皇叔,若不是本宫早就知道此事的始末,定要被你欺骗,皇叔说的果然有理,你楚郡王府就是要借此事来破坏他们叔侄之间的情分,你真是让本宫心寒!”

    楚郡王妃大惊失色,问道:“娘娘,冤枉啊……宣亲王到底和娘娘说了什么,让娘娘误会如此之深?我们楚郡王府可是处处向着娘娘的,您怎么能……”

    “本宫给你们楚郡王府的好处还少么?这么多年若不是本宫在皇上面前处处替楚郡王说话,他能有今日?哼……你们却得寸进尺,如今更是要借我儿的性命来生事,就是为了报你们的私仇,着实可恶!”陈贵妃怒不可遏地骂道。

    楚郡王妃虽然也是怒火满腔,但到底知道形势比人强,不敢在陈贵妃面前造次,只好压下心头怒,沉痛地道:“娘娘,臣妾实在不知道到底怎么就惹得娘娘如此盛怒,但是楚郡王府对娘娘和六皇子的忠心,您是知道的啊……我们怎么会下手害六皇子,怎么会和娘娘您为敌呢?我们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断了自己的生路啊!”

    可是陈贵妃却并不吃这一套,冷冷地道:“是本宫太相信你这个好姐妹了,没想到你这个人心胸狭窄至此,为了当初那小小的恩怨,竟然不顾大局,要以我儿性命来嫁祸给安平郡主,你知道被你们抓去送进天牢之人,到底吐了什么出来么?”

    “这……的确是他被人买通了要刺杀六皇子啊!”楚郡王妃咬牙道,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人不过是个替死鬼,真正的凶手谁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凤九卿做事怎么可能让人抓住把柄呢?

    陈贵妃无奈地摇摇头,十分可惜地看着楚郡王妃,自己这个好姐妹虽然看着是聪明人,其实骨子里真是愚不可及,事情到了这一步竟然还妄想让自己帮他们一把么?

    若是过去,陈贵妃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和楚郡王府撕破脸,可是……她如今已经有了更好的助力,楚郡王一再让她失望,也只好舍弃,这样的人留着,只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麻烦!

    可是宣亲王就不一样了,过去她无法争取到这个盟友,现在他主动伸出橄榄枝,自然没有不接的道理,舍弃一个楚郡王府算不得什么,和宣亲王相比,楚郡王府就是鸡肋,所以她根本就不在乎是谁伤了自己的儿子,左右不过是小伤,死不了人的!

    能挨这一箭,却能换得天下,这样划算的买卖,她怎么可能不接受呢?所以无论这冷箭是楚郡王放的也好,是凤九卿陷害楚郡王也罢,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她舍弃楚郡王府就能换来宣亲王的帮助,那皇后那边就不足畏惧了!

    没人比陈贵妃更了解凤九卿对皇上的影响力,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若是凤九卿愿意,皇上甚至会把帝位传给他!这种感觉绝不是她胡思乱想,因为有一次皇帝酒醉,真的拉着凤九卿说过这样的话,可是被凤九卿以他喝多了为由,搪塞过去了。

    知道的人很少,可是她恰好在场!酒后可以说胡话,但也可以吐真言……她也不是不怕凤九卿像染指帝位,但是从过去这么多年来看,此人甚至对皇帝的权力避之不及,他唯一肯接手的羽林卫,也不过是皇上手里的刀。

    陈贵妃对楚郡王妃道:“娴妹,你啊……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太溺宠自己的两个孩子了,把他们惯的和你一样不知进退,有些人是得罪不起的,哎……”

    楚郡王妃听到这句话,突然就觉得,她们似乎已经走上了绝路,所以陈贵妃才会这样对自己说话,得罪不起的人,不就是凤九卿么?可是比起手里的权力,凤九卿并不比楚郡王大啊,只是她也知道,凤九卿对皇帝的影响力,谁都无法企及,这一点足够她们寝食难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