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可是……”楚郡王妃想说什么终究说不出口。

    陈贵妃摇摇头,道:“我听闻子涵甚至还绑走了安平郡主的弟弟,意图杀了安平郡主?你说你怎么就生了那么蠢的一个儿子,安平郡主还是当初的白大小姐么?任你们欺凌?哎……你们真是太让本宫失望了!”

    这么蠢的人留着,到头来也是祸害,得罪人不要紧,但不能看不清形势啊……当初欺负白木槿,就算陆老太太来闹,也不过是安抚一下就得了,现在人家都已经是要成为宣亲王妃的人了,你还敢要人家的命,凤九卿就是再好脾气,也不能放过楚郡王府的!

    楚郡王妃却咬着牙道:“那也是她白木槿太过可恶,若不是她,灵儿怎么会重伤在床,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

    “所以说你们蠢,你的女儿金贵?再金贵也不值得拿整个楚郡王府去给她陪葬吧?你们楚郡王府能有今日,费了多少心机?毁于一旦难道不觉得遗憾么……一个凤子灵,值得么?”陈贵妃不是心狠,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楚郡王府不存在了,凤子灵就算是好好的,又能如何呢?

    楚郡王妃不以为意地道:“我不信凤九卿可以只手遮天,娘娘,只要你肯帮我们,他就奈何不了楚郡王府!”

    陈贵妃只能叹一声,道:“你啊……永远都这么天真……现在连太后都不肯见你了,你觉得本宫能帮你们什么?太后为何不见你?那是皇上的意思,皇上已经有了决定,本宫能帮你什么?回去吧……”

    陈贵妃闭上眼睛,明显是不想和楚郡王妃继续浪费口水了。

    楚郡王妃还想要乞求什么,陈贵妃宫中的侍女却一脸笑容地送客,坚定地不容拒绝,楚郡王妃知道陈贵妃是舍弃他们了!

    楚郡王妃愤愤地出宫,本想再图他法,哪知道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马车在路上开,也能因为惊马而撞上路人。

    楚郡王妃本就一肚子怨气,马车撞翻了路人,她也因此手被蹭破了点儿皮。楚郡王妃当场就发怒了,对着身边的丫头道:“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是不是如今连个贱民都能骑到我头上来了,给我狠狠地教训一顿!”

    楚郡王府的下人自然和主子的脾气一个样,都是容不得人欺负的,那几个丫头纷纷下车,看到路上躺着的男子,上前就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救命啊……哎哟……我的头好痛,救命……”那男子哀嚎着,不理会楚郡王府的下人,只抱着自己投一直叫唤。

    楚郡王妃的大丫头立刻就骂道:“还不快滚开,知道自己挡了谁的路么?我们王妃的马车你也敢撞,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快滚,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男子竟哭哭啼啼起来,道:“天啊,世上竟然有这么不讲理的人,他们的马车撞了我,还要威胁我,仗势欺人,实在可恶……”

    路人也纷纷驻足,看着那男人头破血流的样子,虽然不敢说什么,但都用一种指责的眼神看着楚郡王府的几个丫头。

    “你们看什么看,这个人自己不长眼撞了我们王妃的马车,简直不要命,还不快滚!”那丫头嚣张跋扈的样子还真有点儿气势,让一众路人都纷纷转过头去,不敢再看,但仍然有些人摇头表示不忿。

    地上的男子却愤怒了,捂着还在流血的头,怒骂道:“你们楚郡王府难道就可以仗势欺人?就可以草菅人命?我在路上走得好好的,你们的马车突然冲过来,这里是街市,马车竟然那么快,不是成心要撞死人么?我虽然只是个一文不名的书生,但是也不能忍受你们这样霸道!”

    楚郡王妃在里面十分不耐烦,冲着外面沉声道:“怎么搞的,竟然还没处理好?把人给我扔到一边去,哪里那么多的话?”

    此话也出,立刻引来了那书生的愤怒叫声:“楚郡王府仗势欺人,士可杀不可辱,今日我陈天恩就一头撞死在楚郡王妃的马车前,望天下有识之士为我请命,揭露他们的丑恶嘴脸!”

    说着真就一头撞过去,巨大的声响,让人心惊肉跳,血溅三尺,那书生倒在血泊里,身体不停地抽搐。

    这下楚郡王府的人也跟着惊呆了,胆子小点儿的丫头忙道:“王妃……死人了,死人了……”

    楚郡王妃眉头一皱,道:“他自己撞死的,与我们什么相干,把人丢开,不要挡着路,真是麻烦!”

    楚郡王妃嫌恶的声音,传到了路边的人耳朵里,终于有那胆子大些的人不忿地开口道:“真是太过分了,撞了人不仅不道歉,现在把人逼死了,还这么嚣张,楚郡王府莫非比皇上还大?”

    “哎……真是命比草贱啊……”

    “楚郡王府一向都是这么嚣张跋扈的,欺负人的事儿多了去了……”

    “这书生也太可怜了,进京赶考,竟然碰到了这么可怕的事儿……”

    楚郡王府的人可不管路人怎么说,像扔垃圾一样把那书生扔到了一边儿,然后还用布吧车上的血迹给抹掉了,接着就这么堂而皇之地驱车离去。

    此时突然从人群里冲出另一个书生,看到地上还在抽搐的男子,痛哭失声:“天恩啊,天恩兄……你怎么了,怎么一转眼你就这样了?”

    “舒同兄……为我……为我报仇!”那叫陈天恩的书生痛苦地吐出一句话,然后就人事不省了。

    赶来的书生是他的朋友,失声痛哭,却只换来路人摇头叹息,道:“你是他的朋友吧,赶快准备后事吧,人是楚郡王妃的马车撞的,你们是讨不到好处的,还是自然倒霉吧!”

    “楚郡王妃?”舒同咬牙切齿地重复了一遍,眼里都是恨意。

    路人摇头叹息,也无心再去管这个闲事,京城虽然是天子脚下,但是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就是行凶杀人了也没人能管得着啊!

    可是楚郡王妃没有想到,就是这样小小的意外,却是促成楚郡王府彻底倒台的导火索。第二日一早,书生秦舒同便带着同窗好友的尸体在大理寺衙门前击鼓鸣冤,状告楚郡王妃草菅人命!

    大理寺不予理睬,秦舒同就用板车拉着尸体去了京兆尹衙门,结果一样被拒之门外。秦舒同一个衙门一个衙门地告状,就是无人理睬!

    而同样进京赶考的各位书生便知道了这件惨案,都是有志青年,哪里能见得这样的事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

    愿意和秦舒同一起告状的人越来越多,每一次去衙门击鼓都有好几十个人同行,虽然无人理睬,但是队伍却越来越庞大。

    最后不知是谁给那书生支了个招,竟然在茶馆里以说书的形式开是传播此事,而且楚郡王府过去所犯的事儿无论大小,全都被挖了出来,愈演愈烈。

    楚郡王到底是知道了此事,派人查封了茶馆,又抓了几个说书的,以为能够吓住那些人,没想到此事却如压不住的洪水,突然爆发了出来。

    就在楚郡王府抓人的第二天,早朝时,御史一道奏折,将楚郡王府撞死赶考举子,却求告无门的事情揭发出来。

    御史义愤填膺地申斥:“圣上,楚郡王妃如此草菅人命,那死者还是个举子,我天元未来之栋梁,如此恶行若不严惩,何以平民愤?几十名赶考书生联名上告,却无人受理,要不是微臣冒死上谏,恐那举子就要含冤莫白啊……”

    皇上勃然大怒,呵斥道:“楚郡王,你还有何话要说?”

    楚郡王微微闭目,然后站出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臣对此事一无所知,还请皇上恕罪!”

    “一无所知?你的王妃逼死举子,你说你一无所知?”皇上怒极反笑,觉得荒谬之极。

    楚郡王哀声道:“臣一直在追查宁侯被杀的真相,已经有好几日不曾回府,也没有听说过王妃逼死书生之事,更没有让衙门不许受理此案,此事必然是有心人在背后操纵,请皇上明鉴!”

    楚郡王从听说了这件事开始,就知道是凤九卿的手笔,可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无可挽回了,本不是大事,就是因为那书生求告无门,才将事情闹大,为何会求告无门?是凤九卿阻止的……为的就是把这条罪名严严实实地扣在他头上!

    皇上还没说话,御史卓大人先发怒了:“楚郡王,您这样的说辞未免太可笑,此事都发生了这么多天,若不是你有心要压下来,为什么没有衙门肯受理此案?为何把事情越闹越大,甚至那书生求告无门,在茶馆里申诉,你还派人去捉了他们,查封了茶馆!”

    楚郡王并不着急,不急不慢地道:“那是因为他们聚众闹事,散播对朝廷不利的流言!”

    “是对朝廷不利,还是对你楚郡王府不利?我可是听闻那说书的还说了一些楚郡王府的阴私啊,你的王妃草菅人命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你们王府的管家为了夺人家十亩良田就杀了人家全家,这样的事儿,可是属实?”卓大人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