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楚郡王怒声道:“一派胡言,根本是一派胡言,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请皇上为臣做主!”

    “皇上,此案我已经查过,楚郡王府的管家的确占了人家十亩良田,原主全家一夜被杀,虽然没有捉到凶手,但是这根本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儿!”卓大人丝毫不惧楚郡王要吃人一样的眼神,仗义执言!

    楚郡王怒不可遏地道:“卓大人,你这是含血喷人,没有证据的话,不要在皇上面前乱说!”

    “楚郡王府的人一向嚣张跋扈,侵占人的田地这样的事儿也不是一桩两桩,还有……凤世子的随从打死了一个小贩,最后也不了了之了,楚郡王府的人恶行昭昭,请圣上明断!”卓大人言之凿凿。

    这件事很快引起了朝臣的骂战,也有维护楚郡王的,也有抨击楚郡王的,两派人争执不下,皇上最终拍板:“彻查此案,楚郡王交出所有兵权和刑部官印,回郡王府听候发落!”

    楚郡王颓然地跪在地上,知道大势已去,这个时候如果完全没有人替他说话,那么也许皇上还会因此同情他,甚至怀疑是有人刻意导演了这场戏,但是……两派人争执不下,楚郡王是在劫难逃!

    楚郡王回府之后,楚郡王妃已经哭得眼睛都肿了,跪在地上道:“王爷,怎么会这样?那书生是自己撞死的,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也有关了,凤九卿真是歹毒啊……一个书生这样的小事儿也能被他拿出来当阀子,他这是要逼死我!”楚郡王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无奈。

    楚郡王妃道:“怎么办?王爷,我们该怎么办?”

    “不知道,事情可能还没有结束!”楚郡王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结局,无奈地笑了。

    楚郡王妃痛哭流涕,道:“王爷,是我害了您,是我害了您……若是当时我能忍下来,许就不会……”

    楚郡王摇摇头,道:“就算不是这件事也有别的事,他不会放过我们!”

    “他欺人太甚!”楚郡王妃怒骂。

    楚郡王摇头叹息,道:“去把子涵叫过来吧,我有事要交代他,咱们必须要做最坏的打算!”

    可是楚郡王还来不及做好打算,又一桩噩耗传来,天牢的犯人招供,受了楚郡王的指使顶罪,楚郡王罪犯欺君!

    圣旨很快就到了郡王府,楚郡王被羽林卫带走,楚郡王甚至都来不及对凤子涵说点儿什么,就这么结束了。

    羽林卫的人办事效率从来都是极高的,很快就彻查了六皇子被刺杀一事,真凶不是别人,竟然是凤子涵身边的护卫。

    这下楚郡王府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而凤子涵也因此成了阶下囚。接着羽林卫将楚郡王和凤子涵收受贿赂,亏空军饷一系列大罪全部都翻了出来,桩桩件件都让这父子二人百口莫辩。

    罪证确凿,皇上盛怒,不仅褫夺楚郡王的爵位,还贬为庶民,凤子涵被发配到了南疆,楚郡王则畏罪自杀在羽林卫的大牢里!

    煊赫一时的楚郡王府彻底颓败,皇上派人抄家,发现了楚郡王府那一座用金砖打造的地窖,彻底坐实了楚郡王贪污的事儿。再也无人为他辩驳……

    凤子涵在牢房里,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而有人照料着他的生活起居。可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凤世子已经不复存在……

    “我要见九皇叔,我要见九皇叔……”凤子涵拍着牢门,对着狱卒嘶吼。

    狱卒走过来,呵斥道:“叫什么叫,你以为这是你楚郡王府啊?真是笑话……要不是宣王殿下交代过,你以为你还能这么大声说话?”

    “我要见他,我要见他!”凤子涵依旧不肯放弃,他要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他们曾经名为叔侄,却情同手足……

    狱卒没再理会他,自顾自地走了。不多时,凤九卿却带着食盒走进来,道:“你要见我?”

    “九皇叔,为什么?”凤子涵一脸迷茫地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害楚郡王府,为什么要让他家破人亡!

    凤九卿让人将牢门打开,又搬来一张椅子,供他坐下,摆了桌子,将酒菜放好,凤九卿才道:“坐下说话吧!”

    凤子涵却并不领情,只是执着地问:“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本王给过你很多机会,你一直执迷不悟……”凤九卿淡淡地道,并没有为自己做了这一切而感到丝毫愧疚和后悔!

    凤子涵怒声问道:“就为了白木槿?她真的值得你这样吗?”

    凤九卿叹息一声,道:“子涵,你一直顺风顺水地长大,被所有人捧上天,难道你就真的以为自己是不可侵犯的?她到底怎么得罪的你?哪一次是她主动招惹你的?你何曾想过这个问题?”

    “可是为了她,你竟然要我整个王府来陪葬,你怎么能下得了手?”凤子涵怒吼出声,他从不觉得白木槿值得这样的对待。

    凤九卿摇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本王不过是开了个头,剩下的事情,很多都不是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你……你胡说,除了你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凤子涵不相信。

    凤九卿冷嗤:“你还是那么天真,你楚郡王府这么多年得罪的人还少?横行霸道,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儿?墙倒众人推,本王开了个头,剩下的事儿,根本不需要我插手,自然有人会去做!”

    “不可能,不可能……他们怎么敢?”凤子涵摇头,坚决不肯相信。

    凤九卿道:“本王没必要骗你,你去南疆好好反省一下吧,等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回来!”

    “南疆?你要我去南疆反省?楚郡王府都没了,我活着有什么意义?”凤子涵怒吼道。

    “你想死没人拦着你,你想活,我倒是可以成全你,若是你永远不知悔改,就一辈子别想回到京城,本王说到做到!”凤九卿也对他失去了耐心,他是看着叔侄一场,才肯给他一条生路,若是他继续执迷不悟,那就不能怪他了!

    凤子涵哈哈大笑,问:“九皇叔这是在施舍我么?呵呵……为了那个女人,你可以做到这一步,为何留我的性命?”

    “随你怎么想,她是我的人,除了我之外,谁都不可以动!你犯了我的大忌……懂么?”凤九卿毫不客气地道。

    凤子涵看着凤九卿眼里的冰寒,问:“她真的那么好?”

    “很好!”凤九卿丢下这句话,就起身出了牢门,他和凤子涵的缘分也到了这里就结束了,他想死也好,想活也罢,都与他没有关系了,若是有朝一日,他能想通了,再回来也没什么不可以。

    只是,凤子涵还回得来么?

    安平郡主府

    “小姐,凤世子已经被押解上路了,今天恰好是二小姐出嫁的日子呢!”鸳鸯笑嘻嘻地道。

    白木槿微微一愣,道:“我差点儿都快忘记了我那妹妹了,可派人送了礼过去?”

    “小姐放心,瑞嬷嬷都安排妥当了,您现在只要安心筹办你自己的亲事就可以了!侯爷新丧,你若不在百日热孝内出嫁,可就要等上三年了,到时候王爷肯定大发雷霆,直接把白家连根拔起!”鸳鸯笑着道。

    白木槿嘴唇微微抽搐,道:“或许我该为父亲守孝,否则岂不是被人骂我不孝么?”

    “左右已经入土了,小姐你在白府可没少受那老太太的气,一直跪了那么多天,我都替您心疼,老爷在世的时候也没有多看你一眼,他死了到要你跟着受罪!”喜鹊不忿地道。

    鸳鸯和喜鹊对白世祖是一点儿好感也没有,所以他死了,她们只有松了一口气,没有半点儿难过和不舍。

    白木槿叹息一声道:“死了已经死了,提那些做什么!现在我们活得好好的不久可以了?”

    鸳鸯和喜鹊这才点点头,最苦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从此她们小姐就要迎来自己的好日子!

    约莫未时的时候,安平郡主府的侧门进来了一个小丫头,递了一块牌子道:“我要见郡主!”

    门房看了那块牌子,便差人去回禀,不一会儿就有人来领着那丫头进了后院。丫头摘掉自己的斗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郡主,奴婢……幸不辱命!”

    白木槿看着地上的小蓝,沉沉叹了一口气,道:“她是想死,还是想要逃?”

    “想逃,不过已经被人捉回来了,奴婢看到杜嬷嬷,估摸着是受了陆氏的指使在那里等二小姐的!”小蓝道。

    白木槿嗤笑,道:“陆氏还真是有些本事,你做的很好……以后就留在郡主府里吧!”

    小蓝忙磕头道:“多谢郡主,奴婢一定好好侍奉郡主左右!”

    “侍奉倒也不必了,你帮本宫做了那么多的事儿,我也不会亏待你,一个月后我要大婚,郡主府里总要有人帮我照看着,本宫知道你有这个能耐!”白木槿对小蓝不是全然的信任,所以不会带她去王府,但是她的确在过去帮了自己很多,所以她也绝对不会做那狡兔死,走狗烹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