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权术

幺蛾子大人 作品

    小蓝知道这已经是她最好的结局了,忙又磕头谢了恩,问道:“那奴婢可不可以求小姐的恩典,将爹娘一并接到郡主府来,他们年事已高,奴婢不放心他们继续留在白家!”

    “随你,白家以后也是大少爷当家,留在这边那边都没什么关系!”白木槿淡淡地道,三年孝期一满,白慕辰就会袭爵,白家就再也不是那个白家了,而是她真正的娘家!

    小蓝听了,心里也跟着一松,她是生怕老夫人知道她是二小姐身边的奸细,报复她们一家子。

    小蓝看着坐在那边,一身素衣,娴静优雅的女子,只觉得当初自己的决定真的没有错,白木槿她才是她应该投靠的主子。白家短短几年时间,彻底变了天……这个明明也就十几岁的姑娘,手腕之强大,心性之狠,不是常人能企及的!

    她也庆幸自己没有生出二心,否则今日恐怕是要和白云兮一起被送往塞北了,白云兮到最后也不知道,她被谁出卖了。还以为小蓝为了救她,不惜引开追兵,却不知道,追兵去追的不是小蓝,还是她……

    一个月之后,安平郡主和宣亲王大婚。

    十里红妆,热闹非凡……百姓无不围观这一场无比盛大的婚礼,那嫁妆车一辆接着一辆,看不到尾,让人感叹,这郡主大婚果然非同一般。

    可是坐在花轿里的白木槿,却一脸烦闷,这头冠实在是太重了,还有这身衣服,简直要热死她。

    幸而郡主府和宣亲王府相距不远,所以花轿很快就停在了宣亲王府门前。

    经过了繁琐的婚礼程序,她终于被送进了洞房。

    可是这还没完呢,喜婆在洞房里又折腾么半晌,白木槿终于忍不住,道:“好了,你们先退下吧!”

    喜婆很为难,道:“王妃……这还没完呢,还得再唱一会儿祝词!”

    “不必了,本宫要你们先退下!”白木槿的声音已经带着浓浓的不悦,那几个喜婆一听,跟着瑟缩一下,心道这新王妃果然好大的气势。

    瑞嬷嬷到底是老成持重,对喜婆们使了个眼色,打发她们先出去了,白木槿听到人走了,才划拉一下掀开盖头,道:“快要热死了!”

    瑞嬷嬷无奈地道:“主子,这可使不得,盖头是要等王爷来掀的,您要是实在觉得闷热,我去让人取冰块来!”

    “不必了,这头冠有千斤重,快把我脖子都压断了!”白木槿不耐地道。

    瑞嬷嬷笑着道:“您就忍忍吧,一辈子就这么一回,比这个更难的,主子您都熬过来了,怎么现在反而娇气了?”

    白木槿脸色一红,也觉得自己太矫情了,这才道:“嬷嬷说的是,是我浮躁了……你去命人准备些冰放在这里!”

    瑞嬷嬷知道白木槿这是听进去了,便着人吩咐下去。白木槿静静地坐在喜床上,甚至还有些晕乎,她真的就这么嫁给凤九卿了?

    直到外面响起人声,她才知道,已经到了新郎来掀盖头的时候了,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她竟然还会紧张?似乎这对她来说也不是头一次了,可是这一次……她的紧张和前世那么不同,那种紧张里带着一点儿类似喜悦的情绪。

    她也听不清喜婆在说什么,只知道有人走近了自己,同样是赤红的衣摆,她知道一定是凤九卿来了。

    盖头被掀开的那一刻,她却闭上了眼睛,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很紧张,紧张地几乎连呼吸都不顺畅。

    “睁开眼睛吧,我把人都赶走了!”凤九卿的声音带着愉悦。

    白木槿这才睁开眼睛,果然新房里就剩下她和凤九卿了,白木槿轻咬下唇微微有些忐忑,凤九卿走过去,伸出手,她下意识地就躲开了。

    “别紧张,我只是想帮你把头冠取下来,看着就挺沉的!”凤九卿笑道。

    白木槿觉得自己好像反应过度了,怎么这么蠢兮兮的?可能是因为今天太累了,天没亮就起来梳洗打扮,然后是繁冗的礼节,折腾得她几乎喘不过气,她想,幸好只是结一次婚!

    前世她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程序,因为她的婚事不被祝福,加上陆氏刻意为之,她只是大致走了一遍程序,草草地办了婚礼。

    头冠被凤九卿取下来,白木槿觉得如释重负,叹息一声,凤九卿端来两杯酒,道:“该喝下合卺酒!”

    白木槿接过他的酒杯,刚要喝,凤九卿就阻止了她,道:“本王觉得合卺酒应该这样喝……”

    说完就将两杯酒都灌入自己的嘴里,白木槿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

    可是下一刻,她就明白了凤九卿的意图,因为她的嘴被对方堵了个严严实实,然后那微带凉意的酒被送入她的口中,同时进来的还有凤九卿湿滑冰凉的舌头。

    她想要推开他,却被搂得更紧,不得不咽下口中的酒,可是喝完了,他依然没有放开她,反而吻得越发深入缠绵,恨不得把她拆吞入腹。

    那人的手开始在自己身上摸索,她惊得想要叫,也叫不出声来,只能呜呜咽咽地抗议者,这还没到就寝的时辰呢,外面多少宾客在等着凤九卿去招呼啊?

    凤九卿可不管这些,他只顾着慢慢品尝自己的小妻子,吻得难分难舍,觉得这便是天下最美味的东西!

    可是还没待他餍足,就听到了鸳鸯的惊呼声:“啊……奴婢……奴婢什么都没看到!”

    此地无银三百两,凤九卿不得已放开了白木槿,气息显得有些紊乱,瞪了一眼鸳鸯,意思很明显,你这不识相的丫头,坏了主子的好事!

    白木槿羞得恨不得钻进地洞里去,清了清喉咙才道:“王爷,您该出去待客了!”

    凤九卿咬咬牙,道:“等我回来!”然后才臭着一张脸走了,临走前又瞪了鸳鸯一下,鸳鸯被吓得浑身发抖。

    “小……小姐……奴婢好像得罪王爷了!”鸳鸯好无辜啊,她只是进来给小姐送点儿吃的,哪知道会碰上王爷在“欺负”她家小姐呢?

    白木槿脸色酡红,幸而今天上了不少胭脂,所以看不太出来,只是那闪躲的眼神,还是让鸳鸯看出来她的羞涩。

    鸳鸯还是第一次看到白木槿露出这样小女儿情态,心中暗喜,道:“小姐……你可要给奴婢做主,万一王爷一个不高兴,把我发卖了,奴婢就惨了!”

    白木槿讷讷地道:“不会的……你……你有事儿么?”

    “奴婢怕小姐饿着,所以去弄了些吃的来,您先垫补一下,王爷估计还要很晚才能回来,表少爷和曾家两个少爷,还有一众皇子王爷的,都叫嚣着要灌醉王爷,所以奴婢怕您等久了会饿着!”鸳鸯体贴道。

    白木槿好容易才从害羞中平静下来,道:“好……不过我想先洗个澡,捂了一身汗,怪难受的!”

    “好……那我去让人准备!”鸳鸯看白木槿一脸疲惫,也十分心疼。

    沐浴过后,白木槿换上了轻便的衣服,反正再不会有人过来叨扰她了,穿什么都没关系,鸳鸯给她准备的是一碗水晶饺子,她也饿的很,这一整天都没进食了。

    喜鹊是个好热闹的,所以偷偷跑到前面去看热闹了,不时地回来禀报,王爷又和谁拼酒了,哪个人被王爷给灌倒了……

    白木槿渐渐地觉得眼皮沉重下来,她真的好困了,便对鸳鸯道:“你们出去吧,我先休息一会儿……”

    “可是瑞嬷嬷吩咐过,小姐得等王爷一起……”鸳鸯劝阻了。

    白木槿脸色一红,又道:“我就休息一下,不会真睡着的,王爷要是回来了,你就进来喊醒我!”

    “好吧……”鸳鸯只得带着人出去了。

    白木槿是毫不犹豫地就扑上了喜床,她真的太困了,沾了床就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白木槿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痒痒的,嘟囔一声,转过去,但是没多会儿功夫,那种瘙痒感又缠了上来。

    白木槿一巴掌打过去,就听到:“啊……”

    白木槿被那痛呼声给惊醒,看到凤九卿捂着脸,一脸憋屈地看着她,白木槿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又看看凤九卿的脸,无比尴尬地道:“那个……王爷,您……您怎么回来了?”

    “本王不回来,难道还在外面待一辈子?”凤九卿没好气地道,不过是偷个香,就被甩脸,还真是令人生气。

    白木槿自知理亏,便道:“那个……王爷,您一定累了吧?我吩咐下人给你准备沐浴,可好?”

    凤九卿看到她躲闪的眼神,便知道这丫头肯定是在害羞了,故意坏心眼儿地道:“好啊,不过……本王要你伺候我沐浴!”

    “这……这不太好吧,我不会!”白木槿拒绝。

    凤九卿指了指自己的脸,道:“难道你要丫头们看到本王被王妃赏了一个耳刮子?”

    白木槿看着那五指印,顿时就蔫儿了,可是谁叫他要趁自己睡着了占便宜的,她已经下手很轻了。

    “本王的脸被打了,不能让人看到,所以王妃还是要伺候本王沐浴!”凤九卿是打定了主意耍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