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明月阁

    白烟着一身月色的纱裙坐在铜镜前,若水月站在其后,轻轻的梳理着她那头如墨的长发。

    “娘亲,你长的真美!”看着铜镜中白烟美妙的轮廓,若水月不禁称赞道。

    看了眼铜镜中的自己,白烟苦涩一笑。“美,不一定就是好事,娘有时宁愿自己长的丑些,也不愿。。。!”若自己长的丑些,那这十几年自己娘俩也许会过的幸福些吧!

    明白白烟的意思,若水月急忙打断她。“好了娘,过去的就让它都过去吧!以后月儿一定好好保护你,照顾你的!”

    “月儿。。。”闻言白烟突然转过身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盯着若水月。

    “厄?怎么了?”眨了眨自己那双如星辰般明亮的大眼睛,若水月不解的问道。

    “这个。。。月儿,你怎么突然。。。你以前。。。”

    怔了怔,若水月淡淡的解释道。“没什么,只是经过那事突然想通了!毕竟我活着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我自己,所以我根本无需去理会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只要我自己高兴,对了的自己的良心就好!”

    若水月的话,让白烟是一阵欣慰。“月儿,我的好月儿,你真的是长大了!为娘的。。。”

    “夫人,小姐,不好了,不好了。。。”白烟的话还未说完,就见月珠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白烟一惊,腾的冲凳子上站起身。“出什么事了?”

    “是,是,四夫人将小姐告到大夫人面前了,现在大夫人让夫人和小姐过去那!”猛喘了几口气,月珠才将事说了出来。

    “什么?”白烟一听险些晕了过去,还好若水月急忙扶住了她。

    “娘亲,你别担心,没事的。。。”若水月安慰的抚了抚白烟的背。

    “可是月儿。。。”

    “好了,娘亲别怕,万事有我那!走,去看看。。。”安慰的拍了拍白烟的手,若水月扶着她就走了出去。

    将军府云厅内

    大夫人一脸严肃的坐在主位上,下方依次是四夫人,五夫人,二夫人,及二小姐若水莉,四小姐若水清。

    一走入云厅看着那阵仗,若水月就明白,今天她又要有的忙了!

    “见过大夫人。。。”对上大夫人凌厉的双眸,白烟急忙低下头,欠了欠身行礼道。

    “见过大娘。。。”看了眼白烟,若水月虽有不甘,但还是欠了欠身,冲大夫人行礼道。

    凌厉的盯着若水月看了半天,大夫人突然厉色道。“跪下。。。”

    一时间,若水月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挑着眉,冷声问了句。“你说什么?”

    “贱、种,你没听见吗?我娘亲让你跪下那!”瞪着若水月,若水莉厌恶的说道。

    缓缓转过头,盯着若水莉那张漂亮的脸蛋,若水月冷冷的笑了笑。“贱、种,你骂谁那?”

    怒视着若水月,若水莉想也没想便叫了起来。“贱种骂你那!”

    “哦!原来是贱种在骂我啊!”冷笑一声,若水月满意的点点头。

    若水月的重复,让众人脸色一紧,这蠢蛋,居然当着大夫人的面拐着弯的骂二小姐,她是真不想活了吗?

    大夫人不语,就那么一脸阴厉的怒视这若水月,似乎她正在盘算着要怎么好好的收拾眼前那不知死活的东西。

    比起大夫人,若水莉就没她娘那么能沉得住气了,只见她恼羞成怒的指着若水月就怒骂起来。“你这可恶的丑八怪,你居然敢骂我!我告诉你,你才是贱种,不要脸的妓、女生的贱种!”

    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若水月猛的上前一步。“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淫、荡妓、女生的贱。。。”

    啪。。。不容若水莉将话说完,若水月突然挥起手就是狠狠的一个巴掌打在若水莉的脸上。顿时若水莉白皙的脸蛋上,五根手指印是清晰可见。“贱,人!说话给姑奶奶我小心点,否者你是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骂她还好,但敢侮辱她娘亲的,她若水月就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你,你。。。”捂着自己的脸,若水莉指着眼前若水月是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这一向被她欺辱的女人,她居然敢。。。

    “若水月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太放肆了,居然敢动手打你的二姐!”此时大夫人终于也沉不住气了,不再顾自己一直维持的形象,猛的一拍桌子,腾的一声就冲太师椅上站了起来,指着若水月就厉声怒骂。

    见大夫人发怒,四夫人等人脸上是止不住的幸灾乐祸。

    而这突发的状况却吓的白烟险些就晕了过去。月儿这孩子,她怎么能对二小姐动手那!她可是大夫人的心头肉啊!现在大夫人生气了,可该如何是好啊!

    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若水月一脸讽刺的笑了笑。“二姐?哼!没想到你还知道我是她妹妹啊?那怎么这十几年,她们欺辱我的时候,你不说我是她妹妹,不能欺辱我啊?哼!现在才跟我说这些,都tm的狗屁!”

    “若水月,你。。。”

    “行了!你少给我摆什么大夫人的架子,我告诉你,在我眼里,我认你是大夫人,你才是大夫人,不认你,那你就是狗屁!还有你们全都给我听着,从今以后无论是谁,胆敢再欺负我娘亲,我一定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怖!”不容大夫人将话说完,若水月黑眸一沉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她,随后还厉声冲众人威胁道。

    一时间,若水月的话是彻底的激怒了大夫人。“你,真是反了,反了。。。好,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大夫人!来人啊!”

    大夫人话一出,白烟顿时就吓的晕了过去。

    郁闷的看了眼被月珍月珠扶起的白烟,若水月这才将视线落在大夫人的身上。“想动手是吗?好,我若水月奉陪!今天我就让你这老妖婆知道我若水月的厉害!”扬起诡异的笑容,若水月衣袖一挽,不等下人靠近,就迅速的朝大夫人冲了上去。

    众人都还未反应过来,就看见若水月一手死死的掐着大夫人的脖子,一手不停的扇打着大夫人的耳光,嘴里还不停的咒骂道。“该死的老妖婆,老娘不发威,你tm就当我是病猫是吗?今天老娘就要活活的拆了你!”

    “啊!!!”

    大夫人的惨叫和若水月敏捷的动作让云厅所有人一时间都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