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坐在豪华的十六人大轿上,看着街上那些玲琅满目的东西,若水月却提不起丝毫的兴致。倒非她真的不喜欢那些东西,而是以她现在的身材,无奈佩戴什么饰品,那都是对那饰品的侮辱。所以了,比起去欣赏那些不适合她的东西,她更愿意在大轿内美美的睡上一觉。

    半个时辰后,大轿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御花台!

    此时的御花台前是热闹非凡,众位宾客大臣几乎都已到齐,就连太后和皇上,和数位妃嫔,王爷都也早早入座,欣赏起歌舞。

    大轿刚落,耳边就传来侍卫高亢的启禀声。“将军府三小姐,若水月到!”

    闻声,御花台上众人的目光都在顷刻间齐刷刷的朝这边看来。

    然,轿落后,却半天不见若水月下轿。

    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李公公急忙上前来到轿帘前,低声道。“御花台到了,三小姐请下轿!”

    话落,却依旧不见轿内有丝毫的动静。

    一时间御花台上,众人是议论纷纷。

    “这若家三小姐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都到了这儿却不下轿?”

    “还有什么?肯定是知道自己长的丑,所以不敢下轿见人呗!”

    “就是,既然如此她早是做什么的?明知道自己长的丑,就不要出来吓人啊!现在才知道后悔,太迟了!”

    闻着那一声声讥讽的议论,若文荣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漆黑眼眸中散发着阴冷的光芒。这些该死的东西。。。

    注意到若文荣的反应,太后的脸色随即也沉了下去。美丽的凤眸冷冽的射向议论处。

    顿时前一刻还议论纷纷的众人,下一刻便都惶恐的闭上了自己的嘴。

    美丽的凤眸再次流转,看向李公公。

    接到指示,李公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又冲轿内重复了一遍。“三小姐,御花台已经到了,请下轿!”

    然而,轿内却依旧不见有任何的动静。

    这三小姐不会是???站在轿帘前,迟疑了片刻,李公公终于伸手拉开了轿帘。

    果然,轿内若水月舒服的斜靠在软垫上呼呼的睡着了。

    见状,御花台上众人都忍不住的嘲笑起来。这若水月还真像猪一样蠢的可以了,居然在这种环境下都还睡的着。

    无奈的看了眼太后,李公公终于伸出手轻轻推了推若水月。“三小姐,三小姐,醒醒,醒醒,醒醒。。。”

    “该死的,我劝你不要碰我,否者姑奶奶我一定。。。”没张眼,若水月猛的打开的李公公手,威胁的话还未说完翻了个身,又呼呼的睡了起来。

    闻言,一时间李公公还真不敢再碰若水月,只是一脸无奈的看向太后。

    “呵呵,这若水月,还是真强势!”见状,夏侯云杰抿嘴冲主位上的皇帝夏侯夜修笑道。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冷冷的看了眼夏侯云杰,便又将视线落在了轿内那长肥大的脸上。

    大厅广众之下,若水月就那沉沉的睡着了。太后厉色的看了眼沉着脸不语的若文荣,起身就冲李公公厉声命令道。“给哀家叫醒她!”

    “是。。。”无奈的应了声,李公公转身就从身边的小太监吩咐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叫醒三小姐!”

    李公公话一落,就见俩小太监急忙上前,不停的推了推若水月。“三小姐,醒醒,醒醒。。。”

    “该死的,你们有完没完,就不能让我睡个安稳觉吗?我。。。”猛的翻过身,若水月就不耐烦的怒吼起来。然而她的话还未说完,人就愣住了!他们是???这里是???我靠,我居然忘了!这里可是皇宫啊!

    愣了愣,若水月急忙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看着偌大的御花台上,众人嘲笑轻蔑的目光,若水月一时间真想找个豆腐撞死得了。该死的,这次真是丢脸丢大了!可恶,我怎么可以睡了那么死那!

    深深吐了吐起,若水月直接忽略掉那些轻蔑嘲笑的目光,直接走上御花台,欠身行礼道。“民女见过吾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见过太后,太后万岁万岁万万岁!厄!”说完,若水月才意识到自己口误了。晕!这下惨了,说错了!太后好像是千岁吧!

    果然,若水月话一出,御花台上一片寂静。随即众人的目光都纷纷落在了夏侯夜修的身上。

    “大胆刁女,身为大家闺秀,不但愚不可及,更没有丝毫的规矩,真不知你将军府的家教在哪儿?”这时一男声响起。

    “你。。。”闻言,若文荣满脸气愤的是猛的站起身。

    “坐下!”然而若文荣还未开口,耳边就传来了太后低沉的声音。

    郁闷的盯着太后看了半晌,若文荣这才无奈的坐下身。

    见状若水月是猛的抬头冲对方看去。只见在夏侯博轩旁,一个白胡子老头正满目挑衅的怒视这若文荣。

    此人,若水月认的他,他不是别人,正是在朝堂上与若文荣敌对的太傅,林文。就因他的女儿林云裳,云妃乃皇帝夏侯夜修的宠妃,他便不将若文荣放在眼里,时常刁难使坏。

    见别人如此欺负自家老爹,若水月可不依了。只见她冷笑一声从地上站起身。“都说太傅林文饱读诗书,没想到却只是一个肤浅之辈!或者说这太傅之位,及饱读诗书之名什么的都是用什么换来的?”言下之意就是他林文的位子是靠她女儿出卖肉体还换来的。

    若水月话一落,夏侯夜修看她目光在瞬间阴寒无比。

    “你。。。”

    “大胆,若水月,你放肆!”林文刚开口,高坐于夏侯夜修身边的云妃林云裳就气愤的站了起来。

    扬扬眉,若水月淡然的笑了笑。“云妃你也不必如此急着出来证实这个事实吧?”

    “若水月你。。。”

    “事实而已。。。你说身为我朝堂堂一个太傅居然连我的话中之意都听不出来,你说我能不怀疑他吗?”黑眸一转,若水月浅浅笑道。

    “哦?话中之意?”闻言,一直沉默不语的夏侯夜修终于挑眉疑惑的开口问道。

    “是,民女斗胆,其实是民女故意那么说的!只因为。。。是你!?”在抬头看向夏侯夜修的瞬间,若水月顿时愣住了。是他,昨天同夏侯博轩前来将军府道歉的黑袍男子?没想到他居然就是这南拓国的皇帝!

    “你少胡说八道,若文荣,你是怎么管教女儿的?”见状,林文突然怒视这若文荣不依不饶的质问道。

    林文的话将若水月从思绪中猛的拉了回来。猛的转过头怒视着林文,若水月冒火的冲林文咆哮道。“你这该死的老东西,你到底有完没完啊?皇上和太后都没开口,你在这儿鬼叫什么?还有,你tm别有事没事就找我家老爹麻烦!有本事就和我老爹战场上见!”

    若水月一声咆哮,让席间一片哗然。

    谁都没意料到这南拓国众人皆知的愚笨,懦弱的若水月今天居然敢在这种场合对太傅林文咆哮。要知道,此事连他身为大将军的爹都不敢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