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怔了怔,夏侯博轩急忙解释道。“谁说我没有诚意啊?”

    “你的眼睛!难道你都不知道吗?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心里的真实感受会通过你的眼睛表达出来!”眨了眨眼,若水月轻笑道。

    “你。。。”盯着眼前的女人,夏侯博轩直到此时才注意到,她居然有一双如星辰般漆黑美妙的眼睛,而此时在她眼中,夏侯博轩似乎看到一朵倾世的花。

    “事实,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根本就不愿向我道歉,向我道歉,只是迫与某种压力!所以既然如此,你不用向我道歉,也没有必要向我道歉!”说着若水月意味深长的朝夏侯夜修看去。

    接收到若水月的目光,夏侯夜修不禁又邹了邹眉。这狡猾的女人!

    惊慌中回过神,夏侯博轩急忙道。“没有,我一定要向你道歉!而且我是真诚的!”

    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真诚?罢了!等你真真诚想要对我道歉的时候再说吧!否者我不接受!”

    “不行,来不急的!”夏侯博轩想也没想,便急忙开口叫道。

    闻言,众人的脸色猛的一紧。现在谁都知道,这场道歉宴真正的目的是想要若文荣点头披挂上阵。而他夏侯博轩也不用明的说出来吧!毕竟要是这若水月知道了真相,以她现在的头脑,要让她接受道歉,可真的将会比登天还难啊!

    “这家伙,真的是我弟弟吗?我现在真恨不得上前打开他的头颅,将我自己的脑子放进去。”一旁的夏侯云杰此时急的想要抓狂了。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紧邹着眉头,目光冷冽的盯着两人。

    “你刚说什么?什么叫做来不急了?有什么来不急?”眯着眼,若水月一脸危险的盯着夏侯博轩质问道。

    “厄?没什么。。。”愣了愣,夏侯博轩慌张的摇摇头。该死的,自己怎么将这说出来了那!

    见状,太后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急忙开口道。“月儿,你别这样,看博轩这样,他•只是说错话了吧!而且你看当着这么多大臣家眷的面,你。。。”语毕太后又已有所指的冲她试了试眼神,示意她见好就收。

    复杂的看了眼太后,若水月却又猛的凑进一些,怒视着夏侯博轩质问道。“我再问一次,究竟什么来不急了?若你再不说,我可就走了,而且永远也不会接受你的道歉的。”

    “我,好,好,我说。。。”

    “夏侯博轩!”夏侯博轩话还未说完,耳边就传来了夏侯云杰冰冷的提醒。

    “夏侯云杰,你给我闭嘴!”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狠狠的瞪了眼夏侯云杰,这才又回过头冲夏侯博轩质问道。“说究竟什么来不急了!”

    “是,是,是我后悔了,我现在想娶你了,怕你一直不接受我的道歉,时间久了,你就不再喜欢我了,更不会嫁给我了!”瞥了眼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危险的目光,夏侯博轩心一横,抬起头就一脸不顾一起的叫了起来。

    闻言,众人这才是猛的松了口气。

    想娶我?一时间若水月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日真正若水月受辱而死的画面,还有他们的对话!

    回过神,若水月嘴角勾勒出一抹苦涩的笑。“喜欢我?想娶我了?夏侯博轩,我只是胖,我不笨也不蠢!我还有些自知自明,像我现在这副样子,无论是谁说喜欢我,谁说想娶我,都必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月儿。。。若水月的话让太后和若文荣顿时一阵心酸。这孩子!

    “我。。。”不知为何,看着若水月嘴边的苦涩,夏侯博轩还真有些愧疚起来。

    “唉!不过那,虽然你说的是假话,但还是谢谢你,想必有你这句话,曾经的若水月也死得瞑目了吧!而且你能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想必真的是有什么急事要求人吧!虽然我不知道那个要求你得到我原谅才愿助你的人是谁,但想必,他应该就在这儿吧!在这儿我深深的感谢那位,感谢你的用心良苦。”说着若水月美丽的眼眸迅速在众人身上扫射了一周。

    鼻子一酸,忍着内心的千般感受,若文荣缓缓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既然如此,好夏侯博轩,我原谅你!”片刻的迟疑后,若水月突然开口道。的确都到这个份上了,她就算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啊!

    闻言,太后和夏侯夜修等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过来。

    猛的张大眼,夏侯博轩惊喜的叫道。“真的?”

    若水月点点头。“没错,但是有个前提!”

    “哦?前提?你不会真的要我娶你吧?”缩了缩脖子,夏侯博轩一脸担忧的问道。

    两眼一瞪,若水月没好气的说。“你做梦那你!?”

    “做梦?哼!就你这副样子,是你在做梦吧?”见若水月什么都看穿了,夏侯博轩也不再装模作样了,想也不想便反击道。

    “我这副样子怎么了?哼!你以为我会一直这副样子吗?”

    “怎么?别告诉你有本事瘦一百多斤下去!?我看啊!难!”上下打量了一番若水月身上的肥肉,夏侯博轩笑眯眯的说道。突然发现和她斗嘴是见很开心的事!

    “夏侯博轩。。。”见状,若水月突然怒吼一声。

    “干嘛?”

    “别忘了,我的前提,我还没说那?怎么?你就不怕我借机为难你?”两手插在腰上,若水月得意的笑道。

    闻言,夏侯博轩顿时就泄气了。“你,若水月,好算你厉害,说吧!究竟你的前提是什么?”

    见夏侯博轩气呼呼的样子,若水月不禁呵呵笑了起来。“好了,不逗你了,前提很简单,以后不许你欺负我了!”

    “厄?好像从那日以后,受欺负的人是我吧!”撅撅嘴,夏侯博轩不满的抱怨了声后,还是老实的点点头。

    见状,若水月这才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干为敬。

    目光深幽的偷瞥了眼面前的若水月,夏侯博轩突然发现,她似乎并没有影响中的那么丑,而且还有些可爱!

    想着夏侯博轩这才又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

    两人的和解,让夏侯夜修这才放下了心头的石头。既然如此,大将军三日后便能率军出发了!

    “夏侯博轩,我告诉你,其实。。。噗!”啪,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一口鲜红的血液就从她的嘴里喷了出去,随即人也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