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突然的状况让众人猛的一惊。

    “月儿,月儿。。。”若水月的突然倒地,让久经战场的若文荣一时间也乱了方寸。

    “丑八怪,若,若水月,你怎么了?”怔了怔,夏侯博轩急忙冲上前。看着她逐渐乌却的唇,夏侯博轩再次一惊大呼道。“中毒?”

    “什么?”闻言,太后险些晕了过去。

    “都还愣这做什么?还不赶紧传御医!”夏侯夜修冷着一张脸,紧邹着眉头突然厉声冲身后的太监怒吼道。该死的,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身子猛的一颤,太监公公这才急忙退了下去。

    鸾凤殿

    几个侍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若水月从御花台抬到了太后的偏殿。

    看着宫女端着一盆一盆鲜红的血液从内堂走出,众人脸上写满了担忧。毕竟若今天若水月真出什么事的话,别说若文荣不会披甲上阵了,甚至还会。。。后果众人都已不敢再想下去了!

    半晌才见御医一脸惶恐的从内堂走了出去。

    “怎么样?月儿她究竟中的是什么毒?”太后焦急的冲御医问道。

    低着头,御医一脸惶恐的看着太后。“回太后,若小姐中的是日月蛊毒!”

    闻言,夏侯夜修,夏侯云杰,夏侯博轩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日月蛊毒?那不就是???

    邹了邹眉,太后一脸疑惑的询问道。“日月蛊毒?那是什么东西?”

    “回太后,日月蛊毒源于五百年前,南宫王朝君主南宫浩灭所有,此毒原名阴阳符,后改名为日月蛊毒。此毒无色无味,凡中此蛊毒之人会每隔十二个时辰就会发作一次,最初的征兆就是呕血不止,随后进入下一个阶段就会全身奇痒无比,再后会如在冰与火中煎熬一般,最后变肠穿肚烂而死。”

    邹了邹眉,太后感慨的开口道。“什么,世间居然还有如此狠毒的蛊毒。。。那你还愣着做什么?既然知道月儿中的是什么毒了,那你还不赶紧配制解药去吗?”

    紧低着头,太医无奈的摇摇头。“回太后,此毒已没有解药可解了!”

    “什么?什么叫没有解药可解?”闻言,太后再次一惊,厉声冲御医问道。

    御医猛的一颤,急忙解释道。“回太后,虽然此毒的解药最后被南宫皇后端木依给配制出来了,可经历五百年风雨沧桑,那些解药早已流失了!所以。。。”

    “你的意思就是要哀家眼睁睁的看着月儿受尽三日痛苦后,惨死在哀家面前吗?”不容御医将话说完,太后就凤颜大怒起来。

    闻言,御医猛的跪倒在地,惶恐道。“请太后息怒!虽然此毒已无药可解,但是只要找到会修天神功的男子,让其与若小姐。。。”

    “够了,不要再说了!”御医的话还未说完,一直冷脸沉默的夏侯夜修突然开口制止道。

    缓缓转过头,盯着夏侯夜修,太后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再说下去了?”

    “儿臣。。。”为难的转过头,夏侯夜修不再说话。

    疑惑的盯着夏侯夜修看了半晌,太后这才又转过头,厉声从御医质问道。“说,将刚才的话给哀家说下去!”

    御医惶恐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见夏侯夜修没有阻止,这才又小心翼翼的继续道。“只要让练得修天神功的男子与若小姐结合,将若小姐身上的日月蛊毒转移到他身上,若小姐便无大碍了,而且该男子有修天神功,所以对他来说也无任何损伤!”

    闻言,太后心中一喜。“既然如此,快传哀家懿旨,三日之内必须给哀家找来练得修天神功者。找来者,哀家必有重谢!”

    “是。。。”应了声,李公公带着两个小太监就冲冲的退了出去。

    看着离去的李公公,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苦恼对视了眼后,都无奈的摇摇头。看这情况,若是夏侯夜修不亲身救若水月的话,那若水月她是必死无疑了!毕竟关于修天神功,别人不了解,他俩可是清楚的很。因为修天神功每代只传一人,而教夏侯夜修修天神功的师傅已故,也就是说这世上除了他夏侯夜修便无人会修天神功了!

    太后话刚落,就见若文荣突然咚的一声跪在夏侯夜修跟前。“皇上,求求你,救救小女吧!现在这世上也只有皇上你能救她了!”

    夏侯夜修脸色一紧,如幽谷般诱人的黑眸此时散发着冰冷的光芒。救她?若水月?那个光看着都令人反胃的丑女人?

    “文荣,你这是???”见状,太后是一脸的疑惑,然,只是片刻太后就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呼道。“对了,若哀家没记错的话,皇上儿时练得的就是这修天神功了!”

    “皇上,老臣求你看在老臣这么多年为南拓出生入死的份上,你就救救小女一命吧!”见夏侯夜修不语,若文荣又重重的磕了几个头哀求道。

    “是啊!皇上你就救救月儿吧!”闻言,太后也急忙附和道。

    若文荣的话,让夏侯夜修心中一沉。没错,不看僧面看佛面,若自己真见死不救的话,那若文荣。。。可是,对象是她若水月啊!

    一想到若水月的那堆肥肉,夏侯夜修的内心就开始强烈的挣扎起来。

    片刻的沉默后,若文荣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又开口道。“若皇上能救小女一命,无论皇上提出什么要求,只要老臣能做的,老臣一定万死不辞!”说完,若文荣又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

    这时夏侯夜修终于有了些反应。只见他慢慢转过头,目光复杂的盯着若文荣。一个是丑陋令人恶心反胃的肥女人,一个是他渴望已久的兵政大权。

    象征着军政大权的龙符和若水月那张肥厚的身影不停在夏侯夜修脑海中重叠。最终权势战胜了一切!

    片刻的沉默后,夏侯夜修终于开口。“爱卿此话当真?”

    重重点了点头。“当真,只要是皇上想要,那怕是老臣的老命,老臣也心甘情愿的奉上!只要小女能得救。”

    闻言,夏侯夜修的唇角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好,只要爱卿愿意交出手中的龙符,眹不但立马救若水月,并册封她为月妃!”

    “皇兄,你。。。”夏侯博轩不敢相信的唤道。皇兄他疯了吗?居然为了得到龙符就和若水月那样肥胖丑陋的女人。。。他光想想都是一身的冷汗了。

    然而,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一个冰冷的眼神给逼了回去。

    虽然早有交出龙符的准备,可皇上在这个时候开口,还是不免让若文荣一阵心寒。看样子皇上还是不信任他啊!

    无奈的叹了口气,若文荣终于颤抖着手,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他十多年来从未离身的龙符,将其双手奉上。“皇上请!”

    看着那枚光芒夺目的龙符,夏侯夜修却突然有迟疑了。大战在即,自己在这个时候收回龙符似乎有些不妥吧!但是若不收会,若文荣战胜后来个反扑,那后果。。。想到这儿,夏侯夜修还是伸手接过了龙符。

    紧握着手中还有些体温的龙符,夏侯夜修心中一阵欢喜。等几年了,这龙符终于还回到了眹的手中。

    “既然爱卿遵守了承诺,那眹也绝对不会失言。。。下去准备准备吧!大军后天一早出发!”

    “是!微臣告退。。。”

    若文荣前脚刚踏出鸾凤殿,夏侯夜修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邪魅的眸子闪过一抹狠辣。“传令下去,给眹揪出这个下毒之人,眹要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虽说收回了龙符,可一想到若水月那张丑陋的脸和她肥肿的身材,夏侯夜修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抓狂。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