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云杰扬扬眉。“看样子她这是放弃了!”

    冷笑一声,夏侯夜修摇摇头。“眹看不然!”

    “哦?皇兄这么肯定?”夏侯云杰疑惑的看着夏侯夜修。

    “怎么?想和眹赌一把?”朝若水月离去的方向瞥了眼,夏侯夜修轻笑道。

    片刻的迟疑后,夏侯云杰点点头。“好,赌什么?”

    挑眉一挑,夏侯夜修嘴角扬起一抹浓郁的笑。“简单,若你输了,你的千年蘡尾琴归眹。”

    “要是你输了那?”

    “要是眹输了,你一直想要的上邪剑归你,怎么样?”

    闻言夏侯云杰心中一喜。“此话当真?皇兄,你说的可是上邪剑哦!”

    “君无戏言!”夏侯夜修此时可说是信心十足。依这两天对这若水月的观察,这女人还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想要她放弃,看难啊!

    “好,那就这么定了,现在跟去看看。。。”说着夏侯云杰率先就朝若水月的方向飞跃而去。

    离开宫门若水月却没有原路返回,而是沿着宫墙慢慢朝深处出去。

    终于,若水月在宫墙旁的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

    目光流转间,若水月肥厚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狡黠的笑意。哼!夏侯夜修,别以为处了宫门姑奶奶我就出不了你的皇宫了!

    思及此,若水月是衣袖一挽,裙摆一捞就往自己的腰带间系去。

    见状,刚在对面殿顶落脚的夏侯云杰一脸的郁闷。不是吧!这丑八怪,她还真打算溜出宫啊!

    “看样子胜负已分了!”随后落脚的夏侯夜修抿嘴浅笑。

    淡扫了眼夏侯夜修,夏侯云杰淡然启唇。“怎么皇兄不打算上前阻止吗?你的妃子可要出墙了!”

    冰冷的目光定格在若水月那臃肿的身上,夏侯夜修冷冷一笑。“哼!她以为眹皇宫的墙是那么容易翻的出去的吗?”

    言至此,三人都不再说话,只是将视线紧锁在若水月的身上。

    四下观察了下,见没人,若水月也不再浪费时间,抱着墙边的大树就吃力的往上爬。

    虽然顶着一身厚重的肥肉,但在爬树上面,这具身子还算不错,没有给她掉链子。尽管费了她九牛二虎之力,但若水月还是成功的爬到了最高的树叉上。

    见若水月居然一次就迅速的爬上了树杈,对面三人是一脸的错愕。

    盯着树杈上的女人,夏侯云杰抿嘴浅笑。“呵呵,没想到若水月这女人胖归胖,这爬起树来的速度倒挺快的啊!就是姿态难看了些!”

    夏侯博轩附和的点点头。“就是,给我的感觉像是母猪上树!”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猛的转过头,目光凌厉的瞅了眼夏侯博轩。虽然那女人的姿态的确像是母猪上树,可不管他再怎么不愿意,但她始终已是他的女人了,而且几个时辰前他们还。。。她是母猪的话,那自己成什么了?

    接收到夏侯夜修的目光,夏侯博轩愣了愣,猛的意识到什么,赶紧闭嘴转开自己的视线。

    “皇兄,你还不动手吗?看样子你的皇妃可真就要出墙了哦!”见夏侯夜修还没有丝毫的动作,夏侯云杰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冷冷的扫了眼夏侯云杰,夏侯夜修沉声启唇。“出墙?哼!别说就凭她那身的肥肉,就算她再瘦一百斤,想爬出眹的宫墙都难!”若他没记错的话,这棵树和宫墙还有两米左右的间隔。除非她若水月会轻功,否者想出宫,那她是在做梦。

    夏侯云杰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对!不过我真的很好奇,接下来她会怎么做!”

    语毕三人的视线又再次落在了若水月的身上。

    坐在树杈上,看着光间隔就两米多的距离,若水月的眉顿时就拧成了一团。

    盯着对面的宫墙思索了半晌,若水月突然站起身慢慢的朝靠宫墙的那根树枝移去,瞅准位置后,纵身一跃。

    她原本是想借力使力,借着那根树枝的反弹跳到对面的墙上,可她似乎忘了,她早已不再是曾经那个身材娇小,动作敏捷的若水月了,而是现在这一身肥肉的主人!就因为这身肥肉太过笨重,不听使唤,她还未跃出去,树枝便应声而断,她好死不死的直接从树上掉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如一道闪光般突然出现在树下。

    可遗憾的是,在黑影到达树下的瞬间,若水月已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摔的她动弹不得,两眼直冒晶星。

    看着摔的四脚朝天的若水月,夏侯夜修眸中闪过一丝嫌恶。

    见状,夏侯云杰俩兄弟这才又急忙飞跃过来。

    “她怎么样?没事吧?”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若水月,夏侯云杰邹了邹眉,不安的问了句。

    “死不了!”盯着地上的女人,夏侯夜修眉梢眼角都散发着一股怒气。

    夏侯博轩闻言,这才又弯了弯腰,仔细的朝若水月看去,在看到若水月被摔的四脚朝天的姿态时,顿时就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皇兄,你们看,这丑八怪现在的姿势像不像一个翻不了身的胖王八?”

    随即一道凌厉的光线就定格在了夏侯博轩的身上。只是唯独不同时,此时视线的主人不再是夏侯夜修,而是夏侯云杰。

    不知所云的看着夏侯云杰,夏侯博轩嗫嗫道。“皇,皇兄,你干嘛也这么看着我啊?”

    夏侯云杰闻言是重重的叹了口气。“唉!你真的是我们的亲弟弟吗?不管怎么现在这丑八怪已是你的皇嫂,她是王八的话,那皇兄成什么了?你我又成了什么?”

    “我。。。”说着怯怯的瞥了眼夏侯夜修。虽然此时夏侯夜修没有开口,更没有在看他,可就光他盯着若水月的冰冷的目光,都不禁让他猛的一颤。看样子这丑八怪今天是死定了!皇兄的样子现在好,好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