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半刻钟后,若水月这才慢慢的缓和过来。

    一张开眼就对上了夏侯夜修冰冷的黑眸,顿时若水月有种落入冰窖的感觉。

    如星辰般美丽的星眸在瞬间扩张,若水月慌张的咽了咽唾液,忙不迭的从地上坐起身,聂聂道。“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夏侯夜修不语,凌厉的目光在若水月脸上定格。

    尽管此时光线有些昏暗,但若水月还是在夏侯夜修漆黑的眸子中看见一团熊熊烈火。

    又猛的咽了咽唾液。“我,我,你,你们。。。你们慢聊,我先闪人了!”此时不闪更待何时。若水月匆忙丢下一句话,爬起身,顾不上身上的疼痛,调头就跑。

    “该死的东西,又来这一招。若水月,你死定了!”见状,夏侯夜修眉头蹙,咒骂了句,提起内力就朝若水月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见状,夏侯博轩一脸八卦的看向夏侯云杰。“皇兄,你说二皇兄逮着丑八怪会怎么惩罚她?”

    瞅了眼夏侯博轩,夏侯云杰淡然启唇。“我又不是你二皇兄,我怎么知道!”

    “厄!那你说皇兄碰了这丑八怪后,会不会对这方面再也提不起兴致了?”眨了眨眼,夏侯博轩又一脸好奇的冲夏侯云杰问道。

    “不知道,不过若你闲命长了,你到可以直接去向皇兄问问,反正我还想活着!”说罢,夏侯云杰手一背,就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迟疑片刻,夏侯博轩认同的点点头,就急忙朝着夏侯云杰的方向追了过去。“皇兄,你等等我!”

    星月殿

    抉择半天,若水月最终还是无奈的决定回她的寝宫。这么大个皇宫,一时间,她还真没地方可去,而且现在她是又困又累,所以出宫的事,等她养足了精神再好生的计划计划。

    若水月大喘吁吁的回到星月殿。她刚踏入门槛,殿内的灯烛就在瞬间被点亮了。

    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看在夏侯夜修一脸阴沉的坐在榻上,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似乎能将她凌迟一般。

    怔了怔,若水月猛的收回自己的踏入门槛的脚,赔笑道。“呵呵,不好意思,走错地方了。。。”说罢,若水月撒腿就欲逃跑。

    然而夏侯夜修却早已看出了她的心思,一把抓着她肉滚滚的手腕,厉声道。“整个皇宫都是眹的,你能逃到哪儿去?”说着,拧着她就进了寝宫。

    若水月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清楚看到夏侯夜修脸上的怒容。

    长的帅就是这样,居然连生气都是如此的震人心弦。

    就在若水月晃神间,夏侯夜修的俊脸突然凑近他。“你,真的,就如此的想出宫?”

    若水月闻言,是猛的回过神,点点头。“恩!”

    邹了邹眉,夏侯夜修沉声启唇。“你真的,不愿做眹的皇妃?”

    若水月急忙点点头。“恩!”

    话刚落,若水月就清晰的看见夏侯夜修眸子的点点星火在瞬间燃烧成熊熊烈火。

    心猛的一颤,若水月忙不迭的解释道。“那个,皇上,其实民女之所以不愿做皇妃是有苦衷的!”

    “哦?”闻言,夏侯夜修的脸色明显的缓和了不少。

    手指缠弄着衣袖,数十个借口在若水月脑中飞快闪过,随后若水月这才一脸无辜的解释道。“其实,其实,民女深知自己长相丑陋,身材更是抱歉。而皇上是何许人也,人中之龙,天之骄子。以皇上如此尊贵的身份,让民女做皇上的皇妃,那岂不是皇上你的耻辱,皇宫的污点?”

    盯着若水月流转的眸光,夏侯夜修很是认同的点点头。“恩!你说的不错,以你这身皮肉做眹的皇妃的确是眹的耻辱!”

    闻言,若水月的右脸不自禁的狠狠抽搐了几下。夏侯夜修,你这该死的东西!老娘才不稀罕做你的什么狗屁皇妃。

    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自己的怒火,若水月又继续道。“所以说了,为了皇上的颜面,为了我南拓国的国威,民女不愿做皇上你的皇妃!更不敢做啊!”

    听完若水月的解释,夏侯夜修不语,只是一脸意味深长的盯着若水月那如星辰般美妙的眼眸,似乎想要从中看见什么!

    四目相对,夏侯夜修却顿时愣住了。他不曾想到,如此丑陋的女人,居然有着如此一双诱惑人心的眼,漆黑的眸中,恍惚间能看见开着倾世桃花。

    见夏侯夜修看自己的神色变的奇怪起来,若水月不禁伸手在夏侯夜修眼前挥了挥。“皇,皇上,你这么看着民女,你在想什么?”

    怔了怔,夏侯夜修是猛的回过神。一回过神,为自己刚的反应,夏侯夜修就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巴掌。自己居然会因为眼前这个丑陋的女人而。。。

    见夏侯夜修没反应,若水月不禁又开口道。“皇上,你。。。”

    然,不等她将话说完,就见夏侯夜修突然冷着脸盯着她。“你想出宫,不做眹的皇妃,可以。。。”

    若水月闻言,心中一喜。“真的?”

    夏侯夜修点点头,继续刚的话。“对,只要你留下你的双手双脚,眹就放你出宫!也不勉强你做眹的王妃!”

    夏侯夜修的话,顿时就将若水月打入了深谷。

    不再有先前的好脸色,若水月脸色一沉,两眼一瞪,不客气的吼道。“我靠!你这还不叫勉强?夏侯夜修,你耍我那?”

    俊美的脸突然凑近若水月,夏侯夜修不否认的点点头。“没错,眹就是耍你怎么样?”说着,夏侯夜修突然脸色一冷,死死的抓着若水月肥厚的双下巴阴冷的继续道。“眹是皇帝,是整个南拓的主宰者,世间有多少倾城女子想做眹的皇妃都没机会,而你这个丑八怪,居然如此的不知好歹。现在眹就清楚的告诉你,你想出宫,眹就偏不要你出宫,而且要永远的将你留在皇宫里,直到你死!还有,你最好给眹规矩点,否者眹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怖!”

    夏侯夜修的威胁让若水月顿时是怒火中烧。想永远的将她若水月关在皇宫里,夏侯夜修,你做梦!

    只见若水月脸色突然一沉,迅速的救回自己的下巴,猛的抓过夏侯夜修的手,就是一个过肩摔。

    出乎若水月的意外,夏侯夜修并没有像她意料中那般狼狈的被她摔在地上。而是一个空中翻身后,直直的站在她面前。

    眸子闪过一抹戾气。“看样子眹的皇妃很喜欢玩这一招啊!好既然如此,眹就陪你好好的玩玩!”说罢,夏侯夜修猛的反拉过若水月的手,学着她的动作,狠狠一摔。

    同样的动作,不同的结果。一落地,若水月就吃疼的叫了起来。“厄。。。”

    冷漠的盯着躺在自己脚下的女人,夏侯夜修突然狠狠一脚踩在若水月肥厚的肚子上,厉声启唇道。“丑八怪,别以为你有点三脚猫的功夫,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了!眹最后一次警告你,最好别挑战眹忍耐性!”说罢,又是狠狠的一脚,夏侯夜修才衣袖一挥,转身走出了星月殿。哼!若非看在若文荣明日出征的份上,眹一定会让人好生的伺候她一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