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夜,很静很静,空气中隐约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花香,紫檀雕花床上,若水月翻来覆去了许久,终是无法入眠,心中似堵的厉害。耳边全是夏侯夜修离去时威胁的话!

    难道真的要被关在这皇宫里一辈子吗?哼!开什么玩笑,我是谁!?我可是二十一世纪有名的杀手若水月那!今天的失误完全就是因为这身子太胖了!恩!所以在逃离这座华丽的监牢前,自己必须得将这身肥肉减下来。而且按今天的情况看,自己肯定不是夏侯夜修那混蛋的对手,所以在这之间,自己还是先老老实实的别招惹他才行。

    拿定主意后,人也轻松了不少,很快若水月就睡着了。

    次日,澄清的天,像一望无际的平静的碧海,强烈的白光在空中跳动着,宛如海面泛起的微波。

    而若水月睡到日赛三竿才一脸慵懒的从床上爬起来。

    “娘娘,要用膳了吗?”刚洗漱完,耳边就传来一个翠翠的声音。

    没有回头,若水月一脸倦意的点点头,就一屁股就在桌子房坐下身。

    很快,一份午膳就摆在了她的面前。

    盯着面前的午膳,若水月怔了怔,是猛的抬起头朝身边的丫头看去。随即一脸惊愕的唤道。“月珍?你怎么会在这儿?”

    月珍甜甜的笑了笑。“不光奴婢在这儿,月珠也来了!”说着月珍朝正在收拾被子的月珠看了眼。

    月珠闻言,急忙点点头,一脸欢喜的说。“是啊!皇上体贴小姐,怕小姐在宫中一时不能适应,于是一早就派人将我们招进了宫里!还让我们好生的此话小姐那!哦!不,现在应该叫月妃娘娘了!”

    “还是叫小姐,我不喜欢你们叫我什么娘娘。”

    眉毛颤了颤,若水月又不敢相信的看着两丫头。“是皇上招你们进宫的?”

    两丫头急忙点点头。“是啊!”

    眉头又是一挑,扯了扯嘴角,若水月还是不敢相信。“他会那么好心?”

    “怎么?难道看到我们,小姐你都不开心吗?难道小姐根本就不喜欢我和月珠伺候你吗?”看着若水月紧邹着一团的眉,月珍有些伤心的问道。

    “不是,我当然喜欢你们了,只是。。。”见状,若水月急忙解释道,只是话还未说完,她就猛的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忍不住的咒骂了句。“这该死的夏侯夜修,还真是有心计!”看样子他之所以招月珍月珠进宫根本就不是因为怕自己不适应,而是预防自己再想法逃离皇宫,而这两丫头,就是他用来牵制她的最好武器。

    听若水月咒骂夏侯夜修,两丫头先是一惊,随后都一脸难过的盯着若水月。“看样子小姐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们了!”此时俩丫头都以为若水月咒骂皇上,是因为皇上将她俩招进了皇宫,所以才不开心的。

    怔了怔,看着两丫头若水月很是无奈的摇摇头。“不是的,我其实是很喜欢你们俩的,也很喜欢和你们在一起的。”

    “真的?”闻言,两丫头心中一喜。

    点点头,若水月又无奈的继续道。“其实我不光不希望你们进宫,就连我都不想呆在这皇宫里。要知道这皇宫里都是勾心斗角的,我是担心你们跟我在这吃人都不吐骨头的地方会受我的连累,受到伤害。你们明白吗?”

    “我们不怕,而且就是因此,我们才更该留在皇宫里!这样一来我们才能保护小姐你啊!”两丫头一脸天真的看着若水月。

    “你们。。。唉!罢了,事已至此,你们就算想出去都难了!以后在这宫里小心些就是了!”盯着眼前的两丫头,若水月很是无奈。看样子在她逃宫之前,必须将她俩弄出去才行啊!

    “恩!”闻言两丫头急忙点点头。

    刚吃过减肥午膳,若水月就被太后请到了鸾凤殿。

    随着太监的一声通报,若水月踏进了鸾凤殿。真是殿如其名,偌大的殿中四角立着耀眼的白玉柱子,柱上,四只偌大凤凰栩栩如生,格外的富丽堂皇。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金色凤凰在白石之间妖艳的腾飞,黄色柔丝的纱帘随风飘荡,金粉铺落似的地面,踩起来却各位的柔软。鼻尖传来淡淡的檀木香,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其中装饰无论软榻,桌椅,花草,在这富丽堂皇的屋里都显的格外的华美。

    只是若水月没料到,此时凤巢殿却格外的热闹,上下几乎坐满了人。

    见若水月到来,原本热闹的殿堂顿时就静了下来,众妃嫔纷纷透去嫌恶的神色。

    扬扬眉,直接忽略掉那些不友善的目光,若水月走上前,对着太后盈盈一拜。“月儿给太后娘娘请安!”

    太后婉然一笑,冲若水月招招手。“快,来让哀家看看,身体都没事了吗?”

    来到太后跟前,若水月咧嘴一笑。“恩,没事了,现在月儿健康的很!”

    “哦?”太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看样子皇上果真没有食言。”原本若文荣将龙符交与夏侯夜修时她还有些不放心,毕竟依月儿这长相身材,可现在见她红光面目的站在自己面前,太后原本提着的心,这才重重的放了下来。

    若水月闻言,肥厚的脸上不禁闪过一抹羞涩。

    然,只是片刻,若水月的眉头却又紧紧的邹了起来。太后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看样子皇上果真没有食言?’难道说皇上之所以救自己,是和太后或老爹做了什么交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