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鸾凤殿

    看着被打的血肉模糊的若水月,御医先是吓了一大跳,但好在皇宫他已习惯了这样的伤,让宫女去处若水月的衣裙清洗伤口。

    可血肉模糊,那衣服连着肉,要脱下来并不容易。一般都是边用热水擦湿边剪开衣服,但尽管如此,这疼痛也不会减轻多少。最后若水月实在受不了了,整个人直接就浸泡到了满是热水的浴桶里。然,即使如此,温热的水也让若水月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那痛连这骨肉,突然的刺激怎能不同。

    只是眨眼间,原本一桶清澈的水被若水月的血染成了一片红色。

    冷眼盯着那一桶血红色的水,太后只觉今日被鞭打的人不是若水月,而是她!难以忍受的心疼敢,几乎要将她完全的吞噬。

    待上完药,若水月就被太后命人抬回了星月殿。

    看着若水月被人抬了回来,月珍月珠俩丫头吓的是脸色苍白。“小姐,你怎么?”

    苍白的脸上勉强撑起笑,若水月摇摇头。“没事,别担心!就是犯了点小错,被皇上罚了!”

    见都这样了,若水月还笑的出来,俩丫头顿时鼻子一酸,难过的看着若水月。

    “早知道,我就不该听小姐的先回来的,看小姐你伤的。。。”大颗大颗的泪珠从月珠的脸上滚落下来。

    “好了。。。我累了,想睡会儿!”吃力的笑了笑,若水月无力的开口道。

    “恩!那我们去给小姐做些好吃的补补,等小姐你醒了再吃。”俩丫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点点头。

    “恩!!!”

    当天若水月就开始一直高烧不退,吓的两丫头是一夜未眠。

    次日辰时开始,整个拓都是礼炮轰鸣,锣鼓声作响。只因今天乃战神大将军若文荣率军出征的大日子。

    晕沉中,若水月被一声声轰鸣的礼炮声惊醒。

    “小姐,你可算醒了!奴婢真怕你。。。”见若水月醒来,两丫头悬着的心,这才重重的放了下来。

    “怕我死?呵呵,你小姐我的命还没这么脆弱那!只是,这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吵?”吃力的坐起身,若水月一脸虚弱的问道。

    “小姐不知道吗?今日可老爷率军出征的大日子啊!”月珠一脸吃惊的说道。

    “你说什么?”若水月猛的一惊。

    眨了眨眼,月珠顿顿的说。“今天是老爷率军出征的大日子!现在外面可热闹了!皇上在为三军践行那!”

    “什么?怎么老爹出征这么大的事都没有人告诉我啊?真是的。。。”说着若水月也不顾自己的身体,被子猛的一掀,随意穿上一件紫色衣裙,就朝外面冲去。

    “呀!小姐,你的身体。。。”见状,两丫头想拉住她,可最后留在手中的只有一片紫纱。

    若水月费力的才来到宫门前,却又被侍卫拦了下来。“娘娘,皇上有令。。。”

    “够了,我不想听些,今日乃家父出征的日子,今天无论如此我都要出宫。”不等侍卫将话说完,若水月就焦急的打断了他。

    看着眼前这脸色苍白的女人,侍卫也知道,她身为人子想出去送父亲也是应该的,可皇上有令在先,他们也不敢违抗。“娘娘,你就别再为难我们了,我真的不能放你出去啊!你还是请回吧!”

    两眼一瞪,若水月狠狠的说。“不要废话,今天你们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说着若水月不顾一起的就朝前冲。

    见状,侍卫们一急,拿着兵器纷纷上前将若水月围了起来。

    看着面前数十名侍卫,若水月心中也很是清楚,以她现在的身体情况,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可一想到即将出征的老父亲,若水月心中是更加焦急。

    然,就在这时,一辆马车缓缓的从宫里行了过来。“这出什么事了?”一张英俊的脸伸了出来。

    “回南伊王,是。。。”

    侍卫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如见到希望般,突然冲到马车前。

    突然凑上的脸将夏侯博轩吓了一跳。“怎么会是你?”

    “夏侯博轩,带我出宫。。。”看着夏侯博轩,若水月焦急的说道。

    夏侯博轩闻言,很是无奈的摇摇头。“这,本王做不到。。。”

    “你。。。”

    见若水月一副要发火的样,夏侯博轩急忙解释道。“别怪我,我也没法,皇上要是知道我带你出宫的话,他会杀了我的!”

    “你放心,我只去一会儿,等送走了家父,我就会回来的,我保证!”

    闻言,夏侯博轩有些犹豫了。毕竟她去送父亲也是应该的,而且不管怎么说这次大将军愿率军出征也完全是靠她,合情合理自己也该帮她一会!

    “拜托。。。带我出宫!”美妙的黑眸中写满了着急,若水月苦苦的哀求道。

    顿时夏侯博轩被她眼中的星光打动了。“这,好吧!但你保证,送完将军就一定跟我回来!”

    “恩!”点点头,若水月急忙跑上马车。

    按若水月的邀请,马车朝着城门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