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可当等若水月到达城门时,已经迟了!三军已出发。

    见状,若水月顿时就急了,不顾场合对着走在三军最前面的若文荣就大喊。“老爹。。。”

    然而在这混杂的环境下,她虚弱的声音不但没有传到若文荣的耳朵里,反而引起了一旁夏侯夜修等人的注意。

    看着突然出现的若水月,夏侯夜修脸色一沉,没好气的冲夏侯博轩询问道。“她怎么会在这儿?”这女人昨天才受了一身的伤,居然还不知道安分。

    心虚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夏侯博轩嗫嗫道。“是,是我带她来的。。。我看她在宫门前口口哀求要出宫送她爹,所以我就。。。”

    “你。。。”

    夏侯夜修正欲向夏侯博轩问罪,就被一阵吵杂声打断了。

    寻声望去,只见若水月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了最高的城楼上,手中还拿着一把不知从何而来的琵琶。

    眉头一紧,夏侯夜修沉声启唇。“这该死的丑女人,她这是在做什么?”

    话刚落,一阵悠扬的琵琶声就从城楼上传了下来,顿时四周一片安静,随即而来的是一个如泉水般轻盈的声音:

    封闭太久,现已清醒过来。想说太多,却是离别之时。烽火连绵,苍白萧瑟苍凉。江山之危,你要拯救。

    眼看战事之急危险重重,年迈家父将要披甲上阵。孩儿的祝福会相伴左右,最后一曲将军责,为将军弹。

    我为将军弹奏一曲琵琶,为他歌颂传扬天下,一声令下,千军万马。我为将军弹奏一曲琵琶,为他默默祝福祈祷,骨肉情长,总会团聚。

    在外烽火连绵四处狼烟。将军挥剑士兵勇往直前。敌人凶猛,念及亲人,保护自己,战胜敌人平安归来。

    我为将军静静的弹,曲调苍凉却带着儿的思念。多想拉着将军的手,刀光剑影,左右追随。

    一曲落,百姓纷纷低头抹泪。一曲歌,不但表达了她对家父的祝福,更是他们对亲人的祝福与祈祷。

    果然,若水月的歌声如愿的传到了三军的耳朵里,更如愿的传到了若文荣的耳朵里。

    马上,若文荣回过头,看着自己站在城楼的女儿心中是感慨万千。是吃惊,是感动,更是不舍。抹泪微笑着冲城楼的若水月挥挥手,是告别,更是接受到了女儿的祝福与期望。

    城楼下,龙辇上,夏侯夜修眯着眼一脸复杂的盯着城楼上的若水月。

    “世间竟然有如此绝妙的歌声,如此让人回味无穷!”盯着一动不动站在城楼上的若水月,夏侯博轩意味深长的开口道。

    点点头,夏侯云杰很是认同。“恩!而且曲美,词感人!看样子,上天是公平的。虽给了她一副丑陋的容颜,却也给了她美妙的歌喉。”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希望她能再瘦点,再美点,要是那样的话,我就会。。。”

    “厄?”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就感受一道凌厉的目光朝他射来。

    咽了咽唾液,夏侯博轩急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她再美点,再瘦点,说不定还能得到些皇兄的龙宠!”

    冷冷扫了他一眼,夏侯夜修这才又冷冷的开口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让她下来!”

    “是。。。”怯怯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夏侯博轩这才冲城楼上的若水月喊道。“若水月,下来,我们该回宫了!”

    而此时若水月像是没听见似的,就那么愣愣的盯着若文荣离去的方向,直到若文荣和军队消失在视线中,她这才缓缓的回过神。

    刚要下楼,若水月突然只觉一阵晕眩,来不及做出反应人就直直的朝城楼下倒去。

    见状,楼下众人是一阵惊呼。

    夏侯博轩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上去救人,然而他还未上前就被夏侯夜修的一个眼神给逼的退了回去。

    “皇兄。。。”退到夏侯夜修的身后,夏侯博轩急忙冲夏侯云杰试了个眼色,示意让他去救人。

    夏侯云杰一副爱莫能助的耸耸肩。“她那么肥,我担心被她压死!我不去。”

    “皇兄。。。”最后夏侯博轩又将视线落在了夏侯夜修的身上。

    此时夏侯夜修却一副事不关己冷冷的盯着那迅速下落的身影。也许这个时候这丑八怪死了,也是件好事。

    然,就在若水月即将落地的时候,人群中却突然冲出个身影,稳稳的接住了她。

    盯着稳接住若水月的男子,夏侯夜修的脸色顿时比冰山还要寒冷。冷訾君浩!他怎么会出现在南拓?

    按了按太阳穴,若水月缓缓张开眼。眼前,是一张美的让人窒息的脸。

    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额前几缕墨色的长发随风逸动,深不见底的星眸里藏着清冽和魅惑,眼角轻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不可比拟的白皙肤色,眉目如画,薄薄的唇,色淡如水,却性感无比。嘴角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看眼的男人,让若水月顿时就看呆了!尤其是当他那双魅惑的黑眸看向你时,你会以为你是这世间最美的风景。

    这感觉如清风划过脸颊,很轻,很舒服。。。

    此时若水月看向男人的神情,让一旁的夏侯夜修是极其的不爽,有种被戴绿帽子的感觉。

    “你。。。”看着怀中的女人,冷訾君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发出声。

    “我。。。谢谢。。。”话落,若水月只觉眼前一黑,人就晕了过去。

    “喂。。。”刚想叫醒她,冷訾君浩才发现,怀中的女人此时浑身居然浑身滚烫。

    邹了邹眉,冷訾君浩抱着若水月走上前。“还君明珠!望君珍惜!”说罢,将人往夏侯夜修怀中轻轻一推,转身冷訾君浩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看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厌恶的将若水月往一旁随意的一推,衣袖一挥就下令道。“摆驾回宫!”

    完全没有知觉的若水月被夏侯夜修这么一推,人重重的就摔倒在地。

    看着那倒在地上的女人,和夏侯夜修眼中的厌恶,不远处的男子不禁感叹的摇摇头。这般对她,有天会后悔的吧!

    待夏侯夜修的龙辇起驾后,夏侯博轩这才急忙上前将若水月给扶了起来。只是在在碰到若水月的瞬间,夏侯博轩是大吃一惊。天!这女人生病了吗?身体居然这般烫啊!

    随即夏侯博轩不敢耽搁,将若水月扶上马车就马不停蹄的朝皇宫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