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转身的那一刻,若水月是深深的将夏侯夜修和倪诺儿此时狠毒的笑容印在脑海里,更刻在心里。

    夏侯夜修,倪诺儿,今天的痛,他日我若水月必加倍奉还。

    .数九寒天,冰封雪地,整个世界成了只大冰窖,山冷地在颤抖,河冻地僵硬了,空气似乎也要凝固起来。

    若水月两天没吃东西,又冷又饿,若非复仇的信念支撑着她,她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她对拓都不熟,跌跌撞撞才出了城门,逃到山中一间破面中。

    望着外面飞舞的雪花,若水月心如寒冰。

    漫长的夜如她的未来,是看不见的尽头。明天过后她该怎么做?还有这仇,她要如何报?

    跺了跺自己冻僵的腿,忍着心中的悲痛,若水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主上,这有间破庙,我们先进入歇歇脚吧!”庙外忽然传来一阵悦耳的身声音。

    “恩!”接着是一声充满磁性的声音。

    闻声,若水月心中一紧,急忙躲到佛像后面。

    那行人很快进了庙堂,一阵忙碌后,灿烂的篝火照亮了整个阴冷的庙堂。

    偷偷朝外面望去。一共十二人,其中还有两个妙龄少女。

    “谁在哪儿?出来。。。”就在这时,若水月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阴沉的身声。

    若水月还未反应过来,一个青衣男子就已来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拉着她就将她拖了出去。

    没有丝毫的温柔,若水月直直的被青衣男子推到一个黑衣男子跟前。“还请主子发落。。。”

    看着眼前的配胖女人,黑衣男子不语,只是一脸深沉的盯着他。

    半晌不见对方开口,若水月邹了邹眉,缓缓的抬起头朝对方看去。

    在看见对方让张美的让人窒息的容颜时,若水月顿时就愣住了,半晌才一脸惊愕的吐出一句话。“是你???”没错,这男子就是当日在城楼下救他一命的人,冷訾君浩。

    “你放肆,敢如此对我家主子说话!”冷訾君浩还未开口,他身边的粉衣妙龄女子已沉声启唇。

    冷訾君浩一脸无碍的冲粉衣妙龄女子挥了挥受道。“退下,准备些吃的去!”语毕,冷訾君浩的目光又落在了若水月肥胖的脸上。“若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夏侯夜修的妃子?”

    闻言,若水月心中猛的一紧。随后急忙摇摇头。“我,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什么夏侯夜修,我。。。”

    “是吗?”若水月的话还未解释完,耳边就想起冷訾君浩慵懒的声音。是疑问,却也是肯定。

    若水月直接忽略掉他话中的深意,继续解释道。“那还用说,你想,依夏侯夜修那么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娶我这么个丑陋又肥胖的女人做妃子?要是换了你,你也不会的对吧!”

    意味深长的盯着若水月那如星辰般美妙的黑眸,冷訾君浩突然半开玩笑半认真道。“那可不一定哦!”

    “厄。。。”愣了愣,若水月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从地上起身道。“那个,我还有些事,就告辞了!”此时若水月才意识到,他既然认识夏侯夜修,也定然知道夏侯夜修将将军府满门抄斩之事。若是他将自己交给夏侯夜修,那别说报仇了,就连自己的小命都难保了。

    然而,若水月刚迈出门槛,耳边就又传来了冷訾君浩慵懒的声音。“大将军若文荣因通敌卖国,罪大恶极,被判满门抄斩。将军府,一百零九口人,为何却只有一百零八个头颅那?哦!对了,若文荣的三女,若水月早在之前,被皇帝夏侯夜修封为了月妃,顾逃此一劫!”

    停住脚步,那一刻若水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被人狠狠的抽了一鞭。

    慵懒的声音这时又从身后传了过来。“若我没记错的话,现在你可是若将军唯一的血脉了!而夏侯夜修似乎至今也没察觉你消失了,你说,若是现在我将你交给他,你说他会怎么酬谢我那?是黄金万两?还是高官厚禄?”

    猛的转过头,盯着一脸慵懒靠在柱子上的冷訾君浩,若水月漆黑的眼眸中顿时写满了杀意。

    见若水月当真了,冷訾君浩忍不住的一笑。“开个玩笑而已,你何必如此认真!”

    肥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放松,若水月依旧那么一脸凶恶的怒视着冷訾君浩。开玩笑?哼!这种事是能开玩笑的吗?

    “放心吧!若真想抓你去换夏侯夜修的报酬,两天前在午门,我早就将你抓起来了!”见若水月还一脸的防备,冷訾君浩不禁又淡淡的开口解释道。

    疑惑的盯着冷訾君浩那张美的窒息的脸,若水月怔了怔突然冷漠的开口道。“你,究竟是谁?”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你有什么打算?”挑挑眉,冷訾君浩好奇的问道。

    打算?一时间若水月的眉头是紧紧的邹在了一起。

    就在若水月沉默的时候,粉衣妙龄少女突然捧着一只刚烤好的野兔走了进来。“主上,饿了吧!”说着粉衣妙龄少女一脸讨好的将烤兔捧到冷訾君浩的面前。

    冷然的瞥了眼面前的烤兔,冷訾君浩突然一笑。“堂堂的将军府千金,皇帝的妃子,突然落难也怪可怜的,灵衣,将这烤兔给她送去!”

    叫灵衣的粉衣妙龄女子明显十分不乐意,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烤兔递到若水月的面前。“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谢谢我家主上的恩赐!”

    腹中饥火中烧,但面前巨大的耻辱感让她一时间抬不了手,来接受这份施舍。

    “怎么?还想要我喂你不成?”灵衣眉头一挑,冷哼一声。“给脸不要脸,不吃拉倒!”

    然而就因为灵衣的这句话,若水月突然一把抢过灵衣手中的烤兔,黑眸一撇,冷冷道。“谁说我不吃的?”说着,若水月回到火堆旁,抱着烤兔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是的,无论这份耻辱感有多么的强烈,都远远比不上心中那份复仇感来的重。要复仇,就得活着,而若连这份耻辱她若水月都不能忍下,那她若水月还能拿什么来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