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曼妙的身段,傲人的双、峰,绝世倾城的容颜。

    看着眼前的女人,冷訾君浩一时间只觉喉头一紧,下腹一股热气窜上来。她若水月,果真是个充满诱、惑的女人!

    然,只是下一刻,如一盆冰水般,从头淋下,浇灭了心中的欲、望。

    冷訾君浩眯着眼,目不转睛的盯着若水月那雪白肌肤上的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有烧伤,鞭子伤,利刃伤。。。不用问,他也知道,这些伤痕是她在黄泉地狱磨炼的证明。只是能在承受了这些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活着,看样子,她复仇的欲、望真的已超越了一切。但是,在她复仇前,一定得要先消除她这身的伤害。

    看了眼,若水月那双毫无焦距的黑眸,冷訾君浩突然又躺了下去,冷冷道。“行了!穿上你的衣服吧!”

    愣了愣,若水月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不理会若水月脸上的疑惑,冷訾君浩又冷然的开口问道。“本宫的身份,你都清楚了吗?”

    “恩!”若水月点点头。这三年,在黄泉地狱,她听到最多的就是关于他冷訾君浩的事。他是北辟国太子,黄泉地狱阎罗宫主唯一的传人,更是唯一一个仅用了一年就成功离开黄泉地狱的人。据说他的武功深不可测,早已远远的超越了他的师傅阎罗宫主。据说,他是天神的化身,有着博爱的胸怀,但同时,他也是魔鬼的化身,有着比地狱修罗更残忍的狠毒。

    看着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思量半晌后,冷訾君浩突然若有所思的开口道。“那好,在五年一次的文化交流节之前,你好生的准备准备,到时本宫会让你以北辟国公主的身份,与本宫一起前往南拓,到时候你要想法勾引夏侯夜修,成功的成为他后宫的妃嫔之一!至于具体的,到时候本宫会吩咐你的!”

    “是。。。”冷訾君浩的话,让若水月强忍的复仇火焰顿时燃烧起来。三年的痛苦磨炼,她终于等到了机会!

    到达冷訾君浩宫外的府邸“太子府”时,已是深夜。街上十分寂静,耳边只有清风吹拂的声音。

    一行人刚下马车,太子府的管家林统就急忙迎了上来。“殿下,你可回来了!”

    见林统一脸的担忧,冷訾君浩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出什么事了吗?”

    “太子妃从西泠回来了,见殿下你一直未归,到现在都还在大厅等着那!”说完,林统一脸疑惑的看了眼紧跟在冷訾君浩身后的若水月。

    无奈的叹了口气,冷訾君浩这才沉声启唇。“知道了,本宫这就去看看!妙雪,你先带残月和她的两个丫鬟去赏月轩!”说毕,冷訾君浩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就冲妙雪吩咐道。

    “是。。。”

    走进太子府,妙雪还未来得及带着若水月离开,就看见一个身着橙色凤纹雪衣的女人带着一堆嬷嬷侍女走了上前。“有客来访,本宫身为太子府的主母,殿下都不介绍一下吗?”说着,太子妃的目光紧紧的落在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

    一时间,若水月清晰的感觉,太子妃凌厉的目光似乎能将她凌迟一般。

    不悦的看了眼太子妃,冷訾君浩还是冷漠的开口道。“残月,本宫刚收的侧妃!”

    若水月闻言,顿时愣住了!侧妃?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侧妃了?比起侧妃她更宁愿做他的侍女。

    “大胆,见了太子妃娘娘,居然敢不行礼!”太子妃还未开口,她身边的嬷嬷率先走了出来,怒视着若水月就厉声指责道。

    冷訾君浩不语,反而一脸意味深长的盯着若水月。

    郁闷的看了眼身边的冷訾君浩,若水月急忙欠身行礼道。“妾身见过太子妃,初来咋到,不知规矩还望太子妃娘娘见谅!”

    冷冷的盯着若水月那张她恨不得扯破的脸,太子妃厉声道。“不知规矩没关系,等你挨了这二十大板后,你就会牢记这里的规矩的!来人啊!让新来的侧妃好好的懂懂规矩。”

    太子妃话刚落,她身边的两个嬷嬷就率先朝若水月走了上前。

    看着太子妃眼中的恨意,和这两个嬷嬷眼中的狠辣,若水月第一个想法就上前活生生扭断她们的脖子。然而一想到她是冷訾君浩的太子妃,这才放弃了心中的想法。毕竟现在冷訾君浩是她的主子,换句话来说,这太子妃也是她的主子,这主子打奴婢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她真要动手,她也只有忍下了。

    见若水月没有丝毫反抗的被两个嬷嬷按在长板凳上,一直冷眼旁观的冷訾君浩这才冷声启唇。“怎么?你们都当本宫不存在是吗?”

    面对冷訾君浩眼中的杀意,两个嬷嬷顿时心中一惊,忙不迭的松开若水月的手臂,无奈的朝太子妃看去。

    “殿下,你。。。”紧蹙着眉,太子妃不悦的冲冷訾君浩看去。

    “她是本宫的女人,要教训,本宫自会教训。太子妃刚回来,还是好好的安生安生吧!别再惹些有的没的是非了!”冷冷的看了眼太子妃,冷訾君浩搂着若水月就朝赏月轩走去。

    看着两人相拥而去的身影,太子妃姬申梦顿时怒火中烧。她怎么也没想到,她才回西泠一个多月,他冷訾君浩居然就又纳了一名侧妃。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冷訾君浩就纳了六名侧妃,而侍妾,美人是更是无数。她费劲心思才除掉了三个长相出众的侧妃,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来了个如此绝色的女人。

    “娘娘,现在可该如何是好啊?”见太子妃姬申梦一脸的怒容,她的陪嫁秦嬷嬷上前担忧的问道。

    狠狠的吐了口恶气,姬申梦狠狠道。“还能怎么样?和原先一样,想法除掉她!”

    “是,老身这就让人准备去,一定好生的给娘娘你出口恶气!”

    一时间姬申梦盯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漆黑的眼中满是决绝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