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赏月轩

    退下身边的侍从丫鬟,冷訾君浩带着若水月来到一间华丽的房间。

    “在去南拓之前,你就先住在这里!”扫射了眼房间的装潢,冷訾君浩突然开口道。

    “是。。。”里面的华丽让若水月心中一紧。这种富丽堂皇的房间,不该是她这个身为奴婢的人住的吧!

    就在若水月走神的档儿,冷訾君浩突然楼上她的腰,俊美的脸上扬起复杂的笑意。“在那之前,你是本宫的侧妃!所以,从现在起,你就好生的伺候本宫吧!”说着冷訾君浩突然低下头,在她粉嫩的红唇上狠狠一吻。

    他的唇很冰,鼻息间带有他特有的气息,只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息,像是海水中带着茉莉香,又带着芳草的香,时而清新时而浓郁。

    那一刻若水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停止了跳动。

    松开她,冷訾君浩突然躺在一旁那张柔软的大床上,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若水月一脸的惊慌失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脱了衣服上来!”

    “厄?”原本停止跳动的心,在听到冷訾君浩的话后,顿时又急速的跳动起来。

    “怎么?你是怕本宫吃了你吗?”半晌不见若水月有丝毫的反应,冷訾君浩的脸色顿时暗了下去。

    见状,若水月心中一惊,这才缓缓的上前。慢慢揭开腰带,褪下衣裙。。。哪怕不愿,但她最后还是脱光了自己身上的一切。这一刻,她只知道,她很怕冷訾君浩,怕他不高兴,怕他放弃她,更怕他不会再助她。

    将她眼中的怕和担忧尽收眼底。他不语,只是微微邹了邹眉,冷声道。“趴下!”

    “厄?”不解的看了眼冷訾君浩冰冷的脸,不敢多问,若水月只是服从的上前,在床上趴下身。

    紧抓着被子,咬着牙等候着他的进入。

    然而出乎若水月的意外,并没有想象中的侵犯,有的只是背部,那冰冰凉凉的感觉。

    带着满心的疑惑,若水月缓缓抬起头,朝身后看去。只见冷訾君浩衣衫完整的坐在她的身后,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瓶子,正一点点的望她背部的伤痕处涂抹一些冰蓝色的膏体。

    那一刻若水月清晰的感觉到心弦被猛的一震。也在那一刻,他的专注认真,他的小心翼翼及他那张美得窒息的脸深深的刻进了若水月的心里。

    “主,主上。。。”不知出于什么,若水月不自禁的唤了声。

    “别动,只要搽上这复肌露,过不了几日你身上的伤痕就会消失的!”没有抬头,也没有停住手上的动作,冷訾君浩淡然启唇。

    “可是,可是,这种事怎么能让主上你。。。”

    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耳边就传来冷訾君浩的声音。“以后,以后你不要叫我主上了。。。”

    “厄?”若水月心中一慌,不叫他主上?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打算再帮自己了吗?

    “以后,你就直接叫我君浩吧!还有,三年前我让你听我的话,不代表,是让你对我言听计从。你就是你,心中有什么不满,有什么疑问,直接说出来就是!不用一再的勉强自己来配合我。因为那样的后果只会让你迷失自我,成为一个只知道依附我的躯体而已!若真成了那样,你想报复,那就只会是你这生的期盼和梦而已。”说话间,冷訾君浩也未曾太过头,手上的动作也依旧继续着。

    看着身后的男人,若水月顿时愣住了!这一刻她真的有些搞不懂他了,为什么突然让她直接唤他名字?为何突然不自称本宫,而是用我了?为什么又让她做回自己不用对他言听计从了?而且,从始至终,她若水月始终都还是原来的那个她。之所以容忍,之所以言听计从都只不过是暂时的而已,为的不会是想要利用他报仇,而报仇之后她就将决绝的做出他意想不到的事。只是没想到他会。。。面对他突然的话,若水月一时间还真有些羞愧。

    在若水月晃神的档儿,冷訾君浩终于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好了!差不多都搽完了!”

    闻声,若水月忙不迭的回过神看着冷訾君浩。“谢谢你,主。。。君,君浩!”话还未说完,就对上了冷訾君浩眼中的厉色,若水月这才急忙生涩的改了口。

    冷訾君浩嘴角扬起一抹致命的笑。“现在你是我的侧妃,身为男人的,照顾自己的女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可是,我只是。。。”着迷的盯着冷訾君浩脸上的笑,若水月半天才找回自己。

    “好了!我困了!睡了吧!”不容若水月将话说完,就见冷訾君浩开始脱自己的衣衫。很快,他那令人喷血的裸、体就暴露在了若水月的面前。

    咽了咽唾液,若水月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迟疑了片刻后开口问道。“那个,主,君浩。。。你打算今晚睡在这儿?”

    眉头一挑,冷訾君浩冷冷道。“怎么?你不愿意?”

    若能说实话,她绝对点点头说是,可对上他眼中的冷色,若水月急忙摇摇头。“不是,我只是想说,太子妃刚回来,你若在我这里睡,她会不会。。。”

    “怎么?你害怕她?”

    若水月摇摇头。“我倒不是怕她,只是她是你的太子妃,我。。。”

    话还未说完,冷訾君浩就笑了起来。“你是看在我的面前上,所以忍让她?若是如此,我看你大可不必。因为那恶毒的女人可不比你想的那么简单。好吧!既然你都说了,那我就给你一个特权,只要不要了她的命,随便你怎么样!”

    “厄?”

    “好了,睡觉,我真的困了!”说着冷訾君浩也不再废话,躺下身,抱着若水月那嫩滑的身体就缓缓的闭上了眼。

    鼻尖是他特有的气息,身上是他的温度,这种亲密让一向嗜睡的若水月,此时居然难以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