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第二天沉睡中的若水月被门外的喧闹给惊醒过来,而此时她身边早已没了冷訾君浩的声音。有些冒火的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才郁闷的走出房间。

    这不看还好,一看还真是吓一跳。此时赏月轩院中居然围满了人,有下人,也有衣着光鲜的女人。

    此时只见一个身着粉色锦衣的女人正和一脸冰冷的末月对视着。

    不用问她也知道,她昨晚被封为侧妃,而这群女人这一大早跑来不是来找晦气的是什么?

    见若水月出来,顿时一双双犀利的眼睛齐刷刷的落在了她的身上。她也躲闪,就那么冷冷的扫射了眼众人。

    “这是怎么了?”眉头一挑,若水月冷然启唇。

    末月没有开口,依旧一脸冰冷的盯着面前的粉衣女人,倒是一旁的初月冷然道。“今儿一早,数位夫人就冲了进来,末月刚上前就被这位夫人打了一巴掌,说是末月没有规矩,身为奴婢的见到主子也不知道行礼。所以。。。”

    “好了,我知道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若水月的目光终于落在了粉色锦衣的女人身上。“原来是众位姐姐啊!只是不知一大早的,众位姐姐前来有何贵干?”

    “妾身姓白,听说殿下昨夜纳了侧妃,我们一起来是贺喜的,同时给侧妃娘娘你请安!”一个青色锦衣美人上前,淡然的笑道。

    绝美的脸上扬起一抹笑。“残月在此谢过众位姐姐了!”

    “少说些客气话,身为侧妃娘娘,总不能就如此的纵容自己的下人这般不守规矩吧?”粉衣女人冷笑一声。

    若水月眉头一挑,又淡淡的笑了笑。“不知这位姐姐贵姓?”

    “本夫人姓容,在这太子府已经四年了,众人都叫我容夫人!”盯着若水月那张精致的脸蛋,容夫人不屑的开口道。

    若水月看了她一眼,淡然的笑了笑。“啊!是容姐姐啊!那不知容姐姐以为此事该如何处置那?”

    容夫人先是一愣,随即得意的笑道。“当然是重大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闻言,若水月连连点头。“容姐姐说的对,可打二十大板实在是太便宜她了,容姐姐是谁?可是这太子府的老人了,怎么能对容姐姐无礼那!依我看啊!要打死才对嘛!”

    顿时众夫人猛的一惊,她们原本也只是来生事的,没想到长的这么美的女人,居然有颗这么狠的心,一开口就要人命!几人不由的面面相觑。

    相对于她们的惊愕,初月和末月却显得格外的冷漠,似乎此事和她们连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容夫人闻言以为若水月是个无主见的主,连连点头道。“侧妃娘娘,英明!”这事啊!可是闹得越大才越好那!

    冷冷的看了眼身边的容夫人,若水月突然下令道“好,来人!”

    很快便见几个侍卫走了进来。“见过侧妃娘娘!”

    “免礼!”美眸一转,一抹阴冷划过。“将人拖下去,重重的打!”

    “是。。。”

    然而就在几个侍卫刚走进末月的时候,若水月却又突然开口道。“对了,记得,打的是容夫人,这个不守规矩的女人!”

    闻言众夫人都顿时愣住了!这女人究竟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那?

    冷冷的盯着几个人夫人。“若我没记错的话,是几位夫人先未经通报就闯了进来,而末月只不过是想上前问个究竟,所以才有了后面的事吧!这么算起来,这究竟是谁对谁错那?”

    顿时众夫人都被唬住了,若水月说的不错。是她们强闯进来的,而且那叫末月的丫头也只不过刚上前,什么都没说,就白白挨了一巴掌。之所以如此,也都不过是她们故意想要找这女人的茬儿而已。没想到。。。看来这女人也不简单啊!

    “而且,也许你们都还不清楚吧!初月和末月不是我的丫鬟,更不是下人,她们俩是我的妹妹!所以。。。”话为说完,若水月就缓缓的抬起头,一脸意味深长的盯着容夫人。

    容夫人不语,但她眼中的惊恐已出卖了她的内心。

    “容姐姐那是在和侧妃娘娘开玩笑那!侧妃娘娘你不会真当真了吧!”先前开口的白夫人这时站了出来了。

    深沉的看着面前这个相貌美妙的女人,若水月这才淡淡的笑了起来。“呵呵,这不,我也是在和众位姐姐开玩笑那!就算容姐姐真有什么过错,我这个妹妹的,也不能真对容姐姐动手对吧!毕竟姐姐她已经是这里的‘老人’了!”若水月的言下之意就是她不和这老女人计较了。

    容夫人听出了若水月话中的意思,可此时的情况,就算心中再气,她也只得咽了下去。

    “侧妃娘娘说的是。。。”这种情况了,白夫人也只有顺着若水月笑道。

    “不过那!妹妹这人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凡事只能忍一次,若再发生此事,妹妹真不知道,自己到时会真做出对不起各位姐姐的事了!”言下之意,这次她若水月忍了,但还有下次的话,就别管她若水月发疯了。

    “那是,那是。。。”闻言白夫人又赔笑道。

    若水月笑了笑,引她们入厅,喝了会儿茶,说了几句废话,这才一个个的将她们送走。

    待众人都走了,若水月的视线才终于落在了末月红肿的脸上,眼中有心疼,更有歉意。“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摇摇头,末月冰冷的眸中终于有了光忙。“比起在黄泉地狱身不如死的生活,这已经幸福多了。而且若非小姐你,我和初月就真的早下黄泉了,我和初月的命都是小姐你的,这点委屈真的不算什么。小姐我没事,你别担心!”

    若水月不再说话,只是不忍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末月说的没错,她俩的命都是她的!当然,这也就是为何她若水月会在数百名倍受折磨,接近发疯的人群中选择了她们两个最丑的女子。只因从开始,她就决定了让她俩为她牺牲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