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当晚,若水月刚准备睡下,冷訾君浩就走了进来。

    见状,若水月是急忙迎上前。“主。。。君浩!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没理会若水月的话,冷訾君浩反问道。“听说今天你轻易的就打发了美人苑的那几个女人?呵呵,你还真是令我刮目相看!不过这样也好,毕竟这后宫都是勾心斗角的地方,你能有这样的聪慧到会令我放心不少。”

    若水月不语,只是淡然的笑了笑。

    “不过在后宫光有聪慧可是远远不够的,你还得做到够毒,够狠。。。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媚主的本事!”说着,冷訾君浩突然伸手,将若水月搂入怀着。

    突然的亲近,让若水月心中一紧。

    “你有足够的美貌,可是这媚主的本事,你有吗?”冷訾君浩冰冷的手,突然覆上若水月那绝美的轮廓。大手指,在她诱人的红唇间,来回的摩擦。她身材曼妙,劲部优美白皙,精致的锁骨下是半露的傲人美好的双峰,还有那修长笔直的腿,无论那点,都有着对男人无限的诱惑。

    他的话,她不是不懂,只是。。。

    “知道吗?绝世倾城的容颜,就是你最锋利的武器,杀人不用刀。只需。。。”俊美的脸上扬起令人窒息的笑,冷訾君浩的手顺着她精美的轮廓一点点往下,来带她白皙的颈部,再划过锁骨,来到她傲人美妙的双峰上。

    只需要用身体。。。虽然他没说完,但若水月还是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自古有多少红颜祸水祸乱朝纲,又有多少红颜祸水,颠覆国家?对夏侯夜修来说,除了叫倪诺儿的那个女人,对他最重要的就是他的江山。所以若你真想要他在痛不欲生中死去,你就一定的要祸乱他的朝纲,颠覆他的国家。”见若水月没有反应,冷訾君浩一脸慵懒的又开口道。

    若水月闻言,浑身一震,脑海中突然闪过若家一百多口惨死的画面。许久,她点点头。“残月明白了!”

    咬咬牙,若水月迟疑了片刻,终于抬起头,慢慢的吻上了冷訾君浩性感的唇。

    他的唇很冰,却很软。若水月紧张的撬开他的嘴,丁香舌小心翼翼的探了进去。

    在触碰到他柔软的舌的瞬间,若水月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在继续加速。

    突然腰间一紧,她被他紧紧的贴在他火热的胸膛上,一时间他该被动为主动,紧逼着她的舌和他的舌纠缠在一起。

    欲火越烧越涌,此刻冷訾君浩只觉这样的拥吻对他来说这就一种折磨。

    伸手一把扯去两人身上的束缚,他冰冷的手狠狠一捏,握住若水月胸前那充满诱惑的柔软。

    “厄。。。”突然的刺激让若水月忍不住的呻吟起来。他的吻一路向下,从头到眼,到嘴,再到她胸前的柔软。凡是被他吻过的地方,若水月都觉那里如着火般,是折磨,更是一种她无法言语的渴望。

    突然,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墨色的樱丝,唯美的散落在她白皙的肌肤上,黑与白,竟然有种致命的魅惑。

    盯着身下女人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和她那充满魅惑的眼,冷訾君浩只觉自己浑身的血脉都在叫嚣起来。

    忍住下身的坚硬,冷訾君浩突然冷冷道。“别告诉我,你就只有这点本事!要知道,光靠这点,你想媚主,颠覆一个国家可是远远不够的!”

    一时间,若水月迷离的目光突然明亮了许多。

    迟疑了下,若水月突然抱主他健壮的腰肢。冰冷的手指如带着诱惑的魔力般,一点点慢慢在他背部来回的划过。于此同时,她白皙滑嫩的长腿,突然如藤蔓般缠上了他,时轻时重的摩擦着他的腿部。此时她的吻也不再怯怯,她变的大胆起来。

    修长的腿,每一次的触碰,都让他忍不住的到吸一口气。

    她脸色绯红,如星辰般美妙的眼中如春水流过,洁白的贝齿一点点的轻咬着充满诱惑的红唇。美的精心动魄,美的让人难以控制要她的冲动。

    她的魅惑,她的大胆,让他漆黑的眸子顿时染满汹涌的情、欲,身下的坚硬几乎快要到达极致。可她却似乎没有要放过他的想法。诱人的红唇,沿着他的喉结一点点往下,滑嫩的丁香舌在他的两颗小樱桃前,大胆的玩弄起来。

    “厄。。。”刺激的触感,让冷訾君浩顿时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忍着要爆炸的感觉,冷訾君浩的轻轻的掰开若水月的双腿,准对目标就将自己的坚硬挺了进去。

    “啊!”即使早已做好的准备,但在他进入她身体的一颗,若水月还是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而她的呻吟对他来说却如同鼓励一般。身下突然加大幅度,猛的一顶,深深的淹没在了她的身体里。

    不再忍耐,每个动作都充满了霸道,强势,每一次激烈的撞击都惹的若水月妩媚的呻吟。

    “厄。。。”在到达巅峰的瞬间,冷訾君浩顿时忍不住的叫了出来。也就是在这一刻,他突然有些后悔了,后悔助她复仇,后悔计划将她送去夏侯夜修的怀中。如此绝世倾城的美人,其实还是留在自己身边才是最好的。可是。。。

    缠绵过后,冷訾君浩转过身一手支持着头,一手抚摸着若水月依旧绯红的脸,慵懒的笑道。“你还真是个尤物啊!”此时他充满磁性的声音里满是致命的诱惑。

    若水月不语,只是淡然的笑了笑。拉过床下的衣服就欲起身。

    “你这是要去哪儿?”见状,冷訾君浩急忙抓着她白皙的手。

    “让人给你准备洗澡水!”

    俊美的脸上扬起一抹魅惑的笑,冷訾君浩手一拉,就将若水月拉回了他的怀中。“洗什么澡?这正经事都还没做完那!”说罢,不给若水月说话的机会,冷訾君浩的唇就再次封住了她的嘴。

    顿时一张春宫图又再次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