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

    若水月还在睡梦中就被一怔电流般酥麻的感觉惊醒。

    一张开眼,就看见冷訾君浩半压在她身上,一手正玩弄着她胸前粉嫩的柔软,一手正在她的身下不停的摩擦着。

    “你醒了?”看着身下醒来的美人儿,冷訾君浩俊美的脸上扬起致命的诱惑。

    “恩,只是,君浩,你这是???”眼前的情况让若水月忍不住的翻起了白眼。这男人的性、欲也太强了吧!昨晚就连着来了四五次了,这一大早的居然还来。。。

    美妙的睫毛眨了眨,冷訾君浩魅惑的一笑。“我要做什么,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我知道,可是你。。。”不容若水月将话说完,冷訾君浩性感的唇便已将她的话给堵了回去。

    激励的热吻,温柔的抚摸,让若水月终于败下了阵,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嘭。。。”就在这时,卧室的门被人猛的踹开。

    只见秦嬷嬷带着两个丫鬟就冲了进去。而门外,初月和末月却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只是摇摇头冷笑一声便走开了。

    “残月,奉太子妃命令,请你去沂蒙苑小聚。”未看清纱幔中重叠的身影,秦嬷嬷就厉声的说道。

    然而她话刚落,就见一个板凳从床边飞了过来,重重的打在她的手臂上,顿时疼的她哇哇大叫起来。

    “秦嬷嬷,你没事吧!”见状,随她来的两个丫鬟急忙扶住她,担忧的问道。

    床上看着身边一脸阴沉的冷訾君浩,若水月嘴角迅速闪过一抹冷笑。随即床上裹裙就欲下床。

    然而她正欲越过冷訾君浩,就被他一把拉了回去。“这个老毒妇,你还怕她?”

    “不是,她毕竟是太子妃身边的人,我还是去看看好了,否者。。。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嘛!”说着若水月就欲下床。

    然冷訾君浩却就是不要她离开,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

    半晌不看若水月的反应,秦嬷嬷一手捂着自己的手臂,一手指着纱幔中的若水月怒吼道。“残月,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对我动手,我今天就要你知道,得罪我有什么后果!”说着,秦嬷嬷不管不顾的就冲了上去。

    然而,她还未走到床边,冷訾君浩就迅速的穿上裤子,随意的披着锦衣站在了她的面前。“本宫倒是很想知道得罪你这个老毒妇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冷訾君浩,秦嬷嬷顿时惊的跌退了几步。“殿,殿下。。。”随即,秦嬷嬷就跪了下去。

    见状,随秦嬷嬷一同前往的两丫鬟也纷纷跪在了地上。“奴婢见过殿下!”

    不理会秦嬷嬷眼中的惊恐,冷訾君浩一脚踢在她的身上。“你这个老毒妇,不但直呼主子的名字,居然还未威胁主子!本宫倒要看看,姬申梦究竟借了你几个胆!”

    “殿下饶命啊!老奴不知殿下再次,老奴不是有意冒犯的!!”看着冷訾君浩眼中的怒火,秦嬷嬷一脸惶恐的哀求道。

    “哼!本宫在此你都敢如此的放肆,本宫要是不在那?今天本宫就要你知道,这太子府谁才是真正的主子!”厉声冲秦嬷嬷说完,冷訾君浩抬头就冲门外下令道。“来人啊!将这不知规矩的老毒妇给本宫押下去狠狠的打五十大板!”

    “是。。。”很快就进来个是个侍卫,拉起秦嬷嬷就将她拖了出去。

    “殿下,饶命啊!饶命啊!”最后只留下秦嬷嬷的哀求声。

    随秦嬷嬷一同前来的两个丫鬟见状,急忙欠了欠身就退了出去。

    缓缓走下床,看着跳走的两个丫鬟,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不禁闪过一抹精明的光芒。看样子是回去搬救兵了!不过,这样才真正的有趣啊!

    走近冷訾君浩,若水月换上一脸的担心。“君浩,我看还是算了吧!这秦嬷嬷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你这五十大板下去还不要了她的命?而且不管怎么说她都是太子妃的人,要是太子妃知道了,还不找你闹啊!”

    闻言,正在穿戴的冷訾君浩突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漆黑的眼眸突然冷了几分。

    见状,若水月心中不禁一慌。他这是?

    冷訾君浩冰冷的手,突然死死的捏住若水月的下颚,眼中的冷漠让若水月再次不禁一颤。“哼!别给我玩这些花样,我不是别的男人!不要以为我不说,你就真当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吗?想激我杀了这老毒妇是吗?”

    心又忍不住的一颤,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扬起无辜的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冷哼一声,冷訾君浩突然凑近若水月的脸上,冰冷的黑眸直直的盯着若水月的眼睛。一时间,若水月只觉自己似乎能被他看穿似的。

    冰冷的声音的耳边响起。“无论你再怎么刻意的将自己的本性掩饰起来,在我面前如何的服从,老实。我都不会上你的当的。知道为什么吗?就那你自己的话来说吧!因为你的眼睛就首先出卖了你!我也知道,其实你根本就不愿臣服于我,更不愿意对我唯命是从。只不过为了复仇,你必须将真实的自己藏了起来。我想,你一定想过,待你大仇得报后,就亲手除了我对吗?”

    冷訾君浩的话,让若水月心中顿时波涛汹涌。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般努力的掩饰自己,居然还是被他看穿了!而且的确,她是想过,待大仇得报后,为了自由除去他。可是就在那天他亲手为她擦药的时候,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其实,在我面前,你不必这样刻意的将自己掩饰起来,因为我早已说过,要的就是让你做真正的自己!至于究竟怎么做,你自己选择吧!”说完,冷訾君浩这才松开了若水月的下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