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揉了揉自己被冷訾君浩捏的有些疼痛的下颚,若水月不语,只是一脸复杂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屋外,秦嬷嬷正在受刑,每一板子打在她身上都惹的她一阵惨叫。

    耳边凄惨的叫声和秦嬷嬷脸上的痛苦,不但没让若水月心软,反而让她起了亲手处之而后快的想法。冷訾君浩他说的没错,刚她之所以说那番话的确是想借冷訾君浩的手废了她。因为在走出黄泉地狱的时候她就发过誓,从今以后凡是欺辱过她的人,她觉不心慈手软,定双倍奉还。可没想到在他冷訾君浩的面前,她不但没能成功的借刀杀人,反而还将真实的自己暴露在了他的面前。好吧!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的确也没有了装模作样的必要了。

    “住手。。。”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

    见冷訾君浩一脸慵懒的坐在美人榻上,随意的翻起了自己平时看的医术。若水月不禁冷冷一笑。“太子妃来了!你不打算出去吗?”

    淡然的看了眼若水月,冷訾君浩冷然启唇。“话,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我相信,想做一个媚主的女人,这点小事应该难不倒你的对吧?”

    闻言,若水月无语的白了眼冷訾君浩就独自走了出去。

    院内,趴在长板凳上的秦嬷嬷见姬申梦出现,顿时是泪流满面,好不委屈的叫道。“娘娘。。。你可以要求求老奴啊!”

    看着秦嬷嬷身上的伤痕,姬申梦顿时是怒火冲天。她身为堂堂的太子妃,而秦嬷嬷是从小带她的嬷嬷,如今却这个年纪了却遭到这般待遇,让她怎么忍下这口怒气。

    “残月见过太子妃!”这时若水月迈着莲花步缓缓走了出来。

    怒视着突然出现的若水月,姬申梦此时真是恨不得划破她那张绝世倾城的脸。“残月,你这个贱妇,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动本宫身边的人,你是不想活了是吗?”

    绝世倾城的脸上,扬起灿烂的笑。“残月怎么敢那?残月这么做可是完全在听从太子妃的命令啊!”

    “大胆贱妇,当着本宫的面,你居然还敢胡说八道!”指着眼前的女人,姬申梦狠狠的说道。

    扬扬眉,上前一步,若水月淡然启唇。“不是吗?残月可记得,残月初来太子府的当晚,只因残月新来不懂规矩,太子妃娘娘就要人痛打残月二十大板,说是打过后就残月就会牢记这太子府的规矩了。还是因为殿下见残月新来,这才免去了二十大板!虽说二十大板是免去了,可太子妃娘娘的教导残月可是铭记于心啊!”

    闻言,姬申梦更是大怒。“你这个贱妇,你。。。”

    “这不,秦嬷嬷这老东西,一大早不经通报就直接闯进了我的房间不说,居然还敢辱骂威胁残月。虽说残月只是个侧妃,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殿下的女人,这太子府的主子啊!可这老东西那!不但没有丝毫的规矩,还极为的放肆!为了‘传扬’太子妃你的大公无私,残月也只能出手教训,毕竟依太子妃所说,只有挨了这几十大板,这老东西才会长记性不是?”若水月的言行之意,就是这都是像你学的。

    顿时姬申梦是一脸的铁青。落在若水月身上的目光也更急凌厉。

    见姬申梦不语,若水月又继续道。“原本,残月还说看在她一把年纪的份上饶了她。可是残月回头一想,还就是因为她年纪大了,所以更是不能放过她。毕竟她无论在西泠皇宫也好,这太子府也好,都好些时日了,这些规矩她能不懂吗?若是传了出去,别人还不说西泠皇宫和我们太子府是没有规矩的地方吗?所以了,为了西泠皇宫和我们太子府的名声,残月也不能心软不是。”绝美的脸上是无邪的笑。

    愤怒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姬申梦一时间还真找不到报复她的借口。虽说明知道她这纯属报复,可不可否认的是人家说话的确在理。而且根据之前丫鬟回来的禀报,这处罚秦嬷嬷的真正人是太子。而且,看这情况太子应该还在里面。所以一时间她还真不能发作,只能暂时的忍下这口怨气。

    冷着脸,看上若水月那张绝美的脸蛋,姬申梦冷声道。“那不知秦嬷嬷的处罚可算结束了?”

    眉头一挑,若水月无邪的摇摇头。“没有,才刚打了七大板,还差四十三大板。”

    “你。。。”原以为她这么开口了,这女人也应该知道怎么回答了,可没想到。

    “不过看在太子妃娘娘亲自前往的份上,就少打三十大板吧!还差十三大板,给我继续打。。。”说道最后的时候,若水月目光一冷,冲侍卫厉声吩咐道。

    “是。。。”接到命令,侍卫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姬申梦,见她没开口便就动气手来。

    “啊。。。。”一板子下去,秦嬷嬷就又忍受不了的惨叫起来。

    耳边是秦嬷嬷的惨叫,姬申梦只觉那一板子一板子不是打在秦嬷嬷的身上,而是重重的打在她姬申梦的心中。心中的痛,怒,顿时刺激着她的全部神经。紧握着拳头,盯着不远处女人那张美的让人惊心动魄的脸蛋。姬申梦在心中发誓,今天所受的一定会在她残月身上讨回来,要让她知道,这太子府真正的女主人究竟是谁!

    随意游走的目光将姬申梦眼中的恨意尽收眼底。若水月诱人的嘴边不禁勾勒出一抹狡黠的笑意。想从我身上讨回来,就凭你姬申梦可还没有那个本事那!

    半刻钟后,在秦嬷嬷的惨叫中,二十大板终于结束。

    “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将秦嬷嬷扶回沂蒙苑,难道还让本宫亲自动手不成?”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姬申梦回头就冲身边的几个丫鬟命令道。

    惶恐的看着眼姬申梦,几丫头这才冲忙上前将长板凳上的秦嬷嬷扶了起来。

    然而在踏出赏月轩的时候,姬申梦突然回过头,一脸冷漠的冲若水月威胁道。“本宫奉劝你一句,从今以后你在这太子府最好规规矩矩不要犯什么事才好,否者本宫会让你尝试什么叫做痛不欲生的滋味。”说罢姬申梦衣袖一挥就走出了若水月的视线。

    然而在听闻姬申梦话的瞬间,若水月却愣在了原地。曾几何时,也有人为了保护她,为了给她报仇对谁说过这样的话。要他心爱的人小心点,规矩点,否者。。。

    一时间,一个个亲切的模样浮现在若水月的脑海中。她的太后姑妈,她的老爹,她的娘亲。。。然而只是瞬间,一颗颗头颅就从他们的身上分离开来,跪在洁白的雪地上,还有那副美的惊心动魄以血泪描绘出来的画卷。她此生的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