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在客房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若水月才又带着初月末月下楼吃饭。

    此时夏侯夜修等人还未离去,若水月便故意找了张离他们最远的桌子坐下。

    然而三人刚坐下身,几个衣着光鲜的纨绔子弟就跟着坐了过来,一脸色相的盯着若水月那张绝美的脸蛋。

    见状,若水月不语,只是一脸不悦的邹了邹眉。

    “这几位公子,旁边还有桌子那!”初月不满的站起身,指着一旁的几张空桌说道。

    然而,几人却不以为然,为首的只是狠狠的白了眼初月。“本大爷我就喜欢坐这张桌子!你能拿本大爷怎么样?”

    “你。。。”闻言,初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上前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

    还好被若水月拉着了。“算了!出门在外,别惹是事,若他们喜欢坐这儿,就让他们坐好了,我们换张桌子。”说着,若水月拉着两丫鬟就换到了一旁的桌上。

    几个纨绔子弟先是一愣,随即又嬉皮笑脸的跟了过去。为首的还不知廉耻的紧挨着若水月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见状,若水月眉头一挑不悦的盯着对方。“你们这是想要做什么?”

    为首的扬起灿烂的笑,一手很是随意的落在若水月的肩上。“没什么,就是相同公子你交个朋友!”

    打掉对方的手,若水月一声冷笑。“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见人是如此交朋友的!我请公子还是适可而止,否者。。。”话还未说完,若水月的视线就落在了对方腰上的玉佩上,立马她就意识到了什么。

    若水月的反应,让初月末月先是一愣,直到她们的视线顺着若水月的目光落在了对方的玉佩上,这也才反应过来。

    手再次落在若水月的肩上,对方淡然一笑。“否者怎么样?”

    若水月一时间不语,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对方。

    很明显,若水月此时的反应,让对方很是满意。见若水月没再反抗,对方的手又不老实的爬上了他那绝世倾城的脸上。然只是下一刻,他就突然凑到若水月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若水月先是一愣,随即一脸受惊的打开对方在自己身上的手,急忙站了起来。“你,你无耻。。。我,我,我可是个男人!”

    一旁一直默默注视着这边的夏侯夜修闻言若水月的话,顿时就明白这群纨绔子弟为何会去调戏那一身男装的若水月了,看样子他们是看穿了她是女儿身。

    “呵呵,没关系,这般绝美的男人,本大爷我也喜欢!”嬉皮笑脸的说完,对方的手又不老实抓住了若水月那白皙的手。

    “你。。。”一时间若水月是又羞又急。“你放,放手。。。”

    “本大爷就不放,看你能拿本大爷怎么样!”说罢,对方不但没有收回自己的手,就连他的另一只手又无耻的爬上了若水月的脸颊。

    “你无耻。。。”说着若水月就焦急的挣扎起来。

    见状,初月末月目光一冷,也顾不上什么玉佩不玉佩的了,紧握着拳头就欲动手。

    两人刚上前,就被若水月告诫的目光给制止住了,示意她们不准用武功。随即,两人立马松开拳头,一副柔弱的样子冲上前,欲将若水月从对方的魔掌中救出来。

    然而两人还未来的急靠近对方,随同对方一同前来的纨绔子弟就拦住了她们的去路。“怎么?两位也想我们陪你们玩玩?”说话间,一人突然出手,就将两人给控制住了。

    “你。。。小,公子。。。”动弹不得的初月狠狠的瞪了眼对方,就一脸焦急的朝若水月看去。

    此时若水月在为首的手中,正在‘奋力’的挣扎着。如星辰般美妙的眼中,因焦急羞辱而染满了星星泪光。

    满屋的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手相助的。似乎都不敢得罪那纨绔子弟。

    众人眼中的淡漠,和绝世佳人眼中的焦急羞辱让夏侯夜修眉头顿时一紧,只见他不动声色的冲身边的一黑衣侍卫使了个眼色,便见该黑衣侍卫迅速上前。

    然而众人都还未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就见那几个不可一世的纨绔子弟纷纷倒地,一脸的狼狈。

    “你敢对本爷动手,你们都给本爷我等着。”怒视着眼前的黑衣人,纨绔子弟狠狠甩一下一句话,带着自己的‘狐朋狗友’就冲冲逃走了。

    见对方逃走,黑衣侍卫这有才又将初月末月身上的穴道解开。

    看了眼黑衣男子,又看了眼面不改色一脸霸气逼人的夏侯夜修,若水月带着初月末月款款上前。“刚多谢公子相救!”

    俊逸的脸上扬起淡然的笑。“这位公子无需多礼。若不嫌弃就与我们同桌吧!”

    绝世倾城的脸上扬起魅惑的笑。“那我们就打扰了!”说着若水月也不客气,上前就在夏侯夜修的对面坐下了身。

    很快,若水月她们点的饭菜也端了上来。

    饭间,看着眼前的绝代佳人,夏侯夜修突然开口问道。“再下夜修,不知公子贵姓?”

    一抹凌厉的光芒在若水月美妙的眼中一闪而过,诱人的嘴边缠绵起一抹笑。“再下残月。。。”

    “残月?残月?”意味深长的念了几句,夏侯夜修嘴角突然扬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

    点点头,绝美的脸上扬起无邪的笑容。“对了公子你是哪里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边境那?”

    “眹。。。我是拓都人,我此次前来边境是为了找传说中的暮颜花!”看着那张无邪充满诱惑的脸,夏侯夜修一时间居然不忍对她有欺骗。

    “暮颜?”不就是昙花一现的昙花吗?他身为堂堂的一国之君找那做什么?而且居然还亲自前往来找!

    “是啊!传说暮颜的花期很短,只有一两个时辰,而且它只在晚上开放,所以要找到它很难,而且至今都还未有人见过它。”一说到暮颜,夏侯夜修就是一脸的焦急。

    扬扬眉,若水月很是不解的问。“那你找它做什么?”

    “这个。。。我的亲人得了重病,急需暮颜入药,所以我才专门从拓都赶来,只可惜,来这都快半个多月了,却。。。唉!”

    亲人?是谁,是夏侯博轩还是夏侯云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