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哀怨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夏侯博轩俊脸的脸上扬起一抹苦涩,起身就朝柜台走去。

    只见他在柜台抱着一大坛酒,就一脸痛苦的朝楼上走去,嘴里还喋喋不休道。“现在只有喝醉了才能见到她,而这一些,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夏侯博轩脸色的痛苦,让若水月心中一片起伏。他。。。

    待夏侯博轩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中,夏侯夜修才又一脸无奈的看着若水月。“让你看笑话了!”

    摇摇头,若水月淡然的笑了笑。“没。。。只是,你这弟弟,经常这样吗?”

    重重的叹了口气,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点点头。“恩,三年了,自从那个女人死了以后,只要他一想起她,他就隔三岔五的这么和我闹一次。唉!我也知道他痛苦。可是,当初有些事,我也是没有办法的。”

    心里一阵难过,但脸上是理解到笑容。“是啊!这世间有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无能为力的!”

    “话是这么说,可这家伙。。。唉!现在一见到他,我就头疼!”夏侯夜修无奈的摇摇头。

    “没事,等时间长了,他就会将那女人忘了的。到时候,你们兄弟两不就没事了吗?”话是这么说,但若水月心中却清楚,有些事,有些人,是有些人一生都不会忘怀的。

    夏侯夜修点点头。“但愿吧!不过,我发现和你谈话真的是件很开始的事情。感觉很舒服,也很轻松!”

    若水月不语,只是面带羞涩的低了低头。轻松?舒服?当然,现在的一切就是要你舒服轻松,过了头那才叫好那!

    饭后,若水月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命初月和末月出去打探边境的那座山的沙质壤土排水良好,而她则在屋里谋划着下一步的计划。

    直到晚上子时,夏侯夜修这才命人来请若水月出发,而此时若水月早已美美的睡上了一觉。

    看看时辰,若水月这才算是明白,为何夏侯夜修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里找了半个多月居然都毫无半点收获。这个时候,暮颜早已开过,待他们去,能见到才怪啊!当然她可没有丝毫要点破的意思,只是简单的换了身衣服就走了出去。

    此时楼下满是准备出发的人,就连夏侯夜修也早早的等在了那。

    走下楼,见满屋的人都在等自己,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扬起魅惑的笑。“抱歉,让各位久等了!”

    闻声,众人这才纷纷朝这边看来。

    然,只是下一刻,看着款款下楼的女子,众人都愣住了,漆黑的眼中染满了惊艳。

    女子一身深紫色简便纱裙,乌黑的三千樱丝被一根深紫色纱巾绑成马尾,随意的甩在身后。精致白皙的脸上,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如星辰般美妙的双眸中恍惚能看见倾世桃花,娇艳若滴的红唇,妖娆魅惑的笑容缠绵在嘴角,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让人难以控制的着迷,欲一亲丰泽。

    走下楼,看着夏侯夜修眼中的惊艳,若水月嘴角再次勾勒出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我们可以出发了!”轻盈的声音,如流动的泉水,让人闻声一甜。

    怔了怔,夏侯夜修回过神,点点头。“好,我们出发。。。”然而说话间,他的目光却未从若水月脸上移开丝毫。

    一路上夏侯夜修都很小心的走在前面,时不时的回过头看看她是否还在身后。

    面对夏侯夜修的此种反应,若水月不但没有丝毫的感动,反而很是鄙视。没想到他夏侯夜修身为堂堂的一国之君,居然也是这般的肤浅。一个女人的美色就能这样轻易的得到他的关心!不过这样也好,若他真不这么肤浅,不爱美色,那自己后面的计划又该如何进行那!

    昏暗的光线,曲折狭窄的小路。。。众人在山上找了大半夜都依旧没有找到丝毫关于暮颜的痕迹。直到黎明几分,若水月才在一处阴暗的低谷间发现了一株已谢的暮颜。然而她却没有出声,依旧跟随着众人的脚步在山间继续寻找。这么容易就让他们得到暮颜,那怎么行那!

    又是一夜,依旧没有暮颜的踪迹,夏侯夜修失望的吩咐众人回了客栈。

    夏侯夜修眼中的失望若水月看在眼底,只是,这又与她何关那?

    绝世倾城的脸上扬起歉意的笑。“抱歉,原本还以为跟着来会帮得上你什么忙的,没想到。。。我真是没用!”

    “这也不能怪你,你一个姑娘家,能在大晚上的跟着我们这群男人走了那么久,帮我们找暮颜,我已是很感激了!”重重的吐了口气,夏侯夜修笑了笑冲若水月安慰道。

    “呵呵。。。哦!对了!还有些地方我们没去过,明晚再找找,说不定我们就找到了!”

    夏侯夜修疲倦的脸上勉强撑起笑。“但愿如此吧!”

    “恩。。。对了,怎么没看见你弟弟?他不是也要跟着去的吗?”这时,若水月才终于将自己压了几个时辰的疑惑问了出来。

    一说到夏侯博轩,夏侯夜修的脸色又沉了下去。“他?唉!昨天闹别捏,自己生气回拓都了!”

    “哦!这样啊!”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见若水月也是一脸的倦意,夏侯夜修疲倦的说。“恩。。。好了,你也累了一晚了,回房洗洗去休息吧!”

    若水月点点头,这才上楼回房去。

    看着那抹充满诱惑的曼妙身上,夏侯夜修自觉有什么在那一刻不受控制的住进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