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一回到房间,若水月就愣住了。

    因为此时她的床上,正有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躺在上面。因为男子背对着她,所以她看不见对方的长相。

    邹了邹眉,若水月一脸疑惑的走上前。

    然而她刚凑上前,一双结实有力的臂膀就搂住了她的腰。对方一个用力,她顺势一滑,整张脸顿时就紧紧的贴上了对方的胸膛。

    “你。。。”正欲发火,鼻尖就传来一股熟悉的气息。“君浩?”说话间,若水月是猛的从对方的怀中抽身出来。

    看着冷訾君浩美得让人窒息的脸,若水月不悦的邹了邹眉。“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你有事吗?”

    也不管若水月愿不愿意,冷訾君浩再次伸手就若水月搂入怀中。“因为我突然想你了。。。”

    “厄?”一时间,冷訾君浩脸上的认真让若水月顿时愣住了。想我了?他?

    冷訾君浩点点头,冰冷的手指不停的在她绝美的脸上划过。“是啊!好些时间不见,我特想你,想你这让人欲罢不能的身子,它是这般的嫩滑,这般的诱人。。。”说着冷訾君浩的手已顺着若水月美妙的轮廓往下,直达她那双傲人丰满的柔软。

    不悦的看了眼面前的男人,若水月冷然启唇。“你想的是我这具身子吧?”

    嘴角扬起一抹魅惑的笑,温热的气息带着挑逗喷向若水月白皙的脖子上。“我想你的身子,当然更想的还是你了!”手已开始不安分的在若水月丰满的柔软上揉捏起来。

    “你。。。我累了!没精力与你亲密。”说着若水月随意的打开冷訾君浩在自己胸上的手,就欲起身。

    然而她刚起身,就又一次被冷訾君浩给拉了回去,直直的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重重的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男人,若水月很是无奈。“我说真的,我很累了!”

    眉头一挑,冷訾君浩不在乎的说。“没关系,你躺着就是,今天由我来伺候你。”说罢,冷訾君浩不容若水月拒绝的直接一把扯掉她的腰带,衣裙,肚兜。。。

    “你。。。”

    看着赤身坐在自己腿上的女人,冷訾君浩嘴角勾勒出一抹满意的笑。“你还是这般诱人,让人想要。。。”

    不悦的白了眼冷子君浩,若水月冷冷道。“你这个时候出现,你就不担心遇到夏侯夜修吗?”

    一听到夏侯夜修的名字,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这个时候别扫兴,行吗?而且以我的能力,不想遇见他还不容易吗?等等。。。这么说夏侯夜修回来了?”一说到这儿,冷訾君浩这才猛的想起什么。

    若水月点点头。“是啊!我们是一起回来的,而且你知道他来边境的原因吗?”

    看了眼怀中的女人,冷訾君浩冷然启唇。“找暮颜为倪诺儿治病!”

    “什么?”这一刻是轮到若水月大吃一惊了。“难道他说的亲人是只倪诺儿?”

    “是啊!怎么?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就说,你怎么会如此的好心,居然会帮着为倪诺儿那个女人找药引,原来你还不知道啊!”

    白了眼冷訾君浩,一抹狠毒的光芒从若水月眼中一闪而过。“看样子,这次天都在帮我!”说着嗜血的笑在若水月眼中是越演越烈。

    此时的若水月让冷訾君浩微微邹起眉头。这女人眼中的杀意太强了!虽然早知她一直在自己面前掩饰她的情绪,和本性。可当她真将自己的情绪暴露在他面前时,他依旧忍不住的大吃一惊。她心中的恨,和不甘,早已远远的超过了他的想象。

    回过神,冷訾君浩疑惑的开口道。“那接下来,你又有什么打算?”

    残忍的笑挂在诱人的唇边,若水月狠狠道。“我会借这个机会,让她倪诺儿率先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至于具体的,你看着就是。”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对了。。。现在洗澡去,热水我已命人给你准备好了!”说着冷訾君浩突然松开怀中的女人。

    “厄?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离开了冷訾君浩的怀抱,若水月不解的看着他。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说完,冷訾君浩一个转身就从窗外跳了出去。

    扬扬眉,此时一脸倦意的若水月也懒得去琢磨他究竟想做什么。理了理自己的发就朝屏风后走去。。。

    屏风后,冷訾君浩不但为她准备好了热水,就连换洗的衣服也都为她准备好了!

    “这家伙,究竟搞什么?”看着热气腾腾的木桶里,满是粉色花瓣,若水月很是疑惑。

    泡在温热的水里,鼻尖是鲜花浓郁的清香,若水月顿时感觉很是舒服。

    与此同时,若水月隔壁的房间内,此时却正在上演一场恶战。

    数名黑衣高手,将一脸疲倦的夏侯夜修团团围住。而夏侯夜修的手下,此时却因一夜的疲惫,加上没有防备,纷纷中了对方的迷药。而夏侯夜修只因内力强盛这才足已撑到现在。可这种情况下,要他以一对十,也是非常的吃力。

    数十回合后,夏侯夜修这才决定先撤。毕竟一直这样下去,对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只见夏侯夜修奋力一击后,转身就跑出了房间,朝隔壁房间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