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这时一个俊美的男人走了上前。

    看着床上沉睡的绝世美人,冷訾君浩这才松了口。好险,要是再迟一步,那他们就真的。。。而到时候不用想,就知道若水月肯定会。。。

    迟疑了片刻,冷訾君浩这才终于将怀中的解药掏了出来,朝若水月的鼻尖移去。

    幽兰的清香传入鼻尖,随即便见床上的美人缓缓张开了眼。

    晃神间,看到赤身躺在自己身边的夏侯夜修,若水月是猛的清醒了过来,顿时眉头就紧紧邹了起来,绝美的脸此时更是一片苍白。难道说???

    见若水月脸色突变,冷訾君浩急忙开口道。“放心吧!在重要关头,我及时打晕了他!”

    闻言,若水月这才发现站在床头的冷子君浩,眉头一挑,若水月没好气的质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在重要关头你及时打晕了他?难道前面。。。”后面的话,一时间若水月已说不下去了,就那么一脸哀怨的盯着冷訾君浩。

    若水月的眼神让冷訾君浩心中一紧。“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目光一冷,若水月没好气的反问道。

    扬扬眉,冷訾君浩冷然启唇。“是啊!我这么做不过是想帮你和他的关系更近一步!而且,反正早晚你都会成为她的女人,现在发生点什么,那又有什么关系那?”

    “难道真的就没关系吗?”眉头再次一紧,看着眼前的男人,若水月复杂的反问了句。

    很明显,冷訾君浩怎么也没想到若水月会这般问他,顿时他人就愣住了。好半天才猛的回过神,只是此时他俊美的脸上早没了丝毫的笑意,漆黑的眸子更是寒冷的渗人。“别忘了你最终的目的,美色,美色,你以为光有美,没有色,你就真能做到媚主的祸水?哼!我只该说你太天真那?还是太不了解男人?”

    冷訾君浩的话如桶寒冷的冰水从头淋下。是啊!她太天真了,也太不了解男人了。既然当初已决定不惜一切的复仇了,那怎么还能做一些不符实际的梦那!

    美妙的凤眸颤了颤,一抹苦涩从诱人的嘴角一闪而过,若水月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将她的苦涩尽收眼底,冷訾君浩邹了邹眉,忍着跳动的心,冷冷道。“该做的,我都已经为你做了,但愿你别让我失望!”说罢,冷訾君浩衣袖一挥,转身就消失在了若水月的视线中。

    盯着冷訾君浩离去的方向看了半晌,若水月这才终于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身边的夏侯夜修脸。

    刀刻般的容颜是这样的完美,这样的令人心弦。可是。。。

    重重的叹了口气后,若水月理了理被子才又躺了下去。事已至此,她的确不能让冷訾君浩做的白费了。

    下午未时

    楼下的喧闹声将夏侯夜修从沉睡中唤醒,一张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此时她粉嫩的肌肤上还四处残留着他赋予的痕迹。

    看到这儿,夏侯夜修这才猛的意识到什么,急忙坐起身想要证实什么。

    凌乱的房间,撕裂的衣服,两具赤裸的身子。。。眼前的画面已证实了一切。

    看着身边沉睡的女人,夏侯夜修一时间是满心的悔恨。

    她是那般的无邪,那般的纯真,自己怎么能对她做这种事那!真是可恶,可恶。。。

    想到这儿,夏侯夜修气愤的用手狠狠的往床栏上打去,一时间床止不住的晃动起来。

    就在这时,床上的美人缓缓的张开了双眼,愣了愣,随即而来的便是女人难以置信的尖叫。“啊!啊!”

    见若水月醒来,夏侯夜修一时间更是慌张。“你,你。我,我。。。对不起,我。。。我。。。”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闻声而来的初月不停的在门外敲打着房门。

    哀怨的看了眼身边的夏侯夜修,若水月这才急忙咽下自己的泪水,无比委屈的冲门外喊。“我,我没事。。。只是做了噩梦。你们不用管我,我想再睡会儿!”

    “哦!那小姐,初月就在隔壁,有什么事,你叫我!”闻言,初月急忙应了声。

    “知道了。。。”话一落,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顿时又挂满了泪水,看着眼前的夏侯夜修声音哽咽的问道。“你为什么?为什么会和我?”

    不知所措的看着哭的像个泪人似的若水月,夏侯夜修急忙解释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昨晚,昨晚我们都中了,中了媚药合欢撒。”

    “什么?这么说,我们,我们真的?”若水月一惊,绝美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

    夏侯夜修重重的点点头。“恩,我们已经,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夏侯夜修的话刚落,泪水再次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不断从若水月的脸上滑落。“这,这怎么可以,我,我。。。”绝美的脸上是无尽的绝望,然在她看不见的心底,却在此时扬起了得意的笑,笑他夏侯夜修的愚蠢,笑他冷訾君浩的“聪慧”。

    一时间,夏侯夜修只觉她的每一颗泪水都重重的打在了他的心上。片刻的迟疑后,夏侯夜修终于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朝她粉嫩的脸上伸去,轻轻的擦去她脸上的泪痕。“我会对你负责的,你别在哭了好吗?你这样哭,我会心疼的。”

    这样的安慰,这样的温柔让若水月心中一疼。明明是同一个人,只不过是容颜的不一,却有着天差地别的待遇。原来,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有着一颗怎么样的心,都不重要,因为真正重要的只是你的容颜,你的皮。

    看着夏侯夜修俊逸的脸,若水月果真听话的停止了哭泣。她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朝夏侯夜修的怀中靠去。也在这一刻,若水月只觉自己的心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

    紧搂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的脸上这时终于扬起了灿烂的笑。一场刺杀,居然让他意外的得此绝世美人,这究竟是祸还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