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一时间气氛变的凝固起来。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冷冷的冲一旁的太监看了眼,便见那太监急忙带着几人将冷訾君浩震碎的桌子,瓷器碎片收拾干净。很快,又换了桌菜肴佳肴上来。

    看着满桌的菜肴,若水月突然冷冷的看向林云裳讽刺的笑道。“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向她这种胸大无脑,没有见识的人,要她理解我舞蹈的精妙之处的确很难!”

    “你。。。”林云裳还欲开口说些什么,就被夏侯夜修射来的目光给逼的将话硬吞了回去。最后她只能一脸不甘的怒视着若水月。

    见状,若水月不禁冲林云裳飞出一个挑衅的笑。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独自喝着闷酒的夏侯博轩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朝若水月走去。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夏侯博轩,若水月不禁愣住了,他这是?

    “你。。。”眯着眼,盯着眼前的绝世佳人看了半晌,夏侯博轩突然一把拉住若水月的手,惊呼道。“若水月,你是若水月,你还没有死?太好了,你没死。。。”

    夏侯博轩此话一出,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若水月?那个被满门抄斩的若文荣的女儿?那个南拓国的第一丑女是眼前这个绝世倾城的美人,北辟国的残月公主?呵呵。。。看样子南伊王这醉的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居然能将眼前这绝代佳人看成是那个丑的让人作呕的女人。

    冷訾君浩不动声色的冲若水月使了个颜色,示意要她别紧张,就当他是喝醉了。

    接到他的颜色,若水月点点头,随即无奈的开口道。“那个,南伊王,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我不是。。。”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却突然停住了,因为这一刻,她的确在夏侯博轩的眼中看见了自己,那个因肥胖而丑陋的自己。

    摇摇头,紧紧的抓着若水月的手,盯着她那开着倾世桃花的眼眸,夏侯博轩坚定的说。“不,我没有认错你,我知道就是你,你就是若水月,我认识你这双美丽的眼睛,还有你的歌声。我记得到,对,就是你,你就是若水月。。。”他虽然是这么说,可在他的眼前,若水月却清晰的看到了他的期望,他期望她能点头说。是,说她就是若水月,她还没有死,一直都还活着。

    心在那一刻因为他眼中的忧伤和期望开始有些动摇起来。可一想到此时的状况,若水月最后只得狠下心,一把收回自己的手,冷冷的开口道。“抱歉,你真的是认错人了,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若水月。。。”

    “不,你是,就是你,就是你。。。”若水月的话如在夏侯博轩受伤的心上淋了盐水似的,只见他不停的摇着头,一脸难以接受的叫道。

    “可是我。。。”

    “博轩,你闹够了没有,给眹回你的位子上去。。。”见夏侯博轩一直不肯罢休,夏侯夜修不禁动怒的冲夏侯博轩吼道。这家伙,发酒疯也不知道挑个场合。难道他就不怕给南拓丢脸吗?

    闻言,夏侯博轩不语,只是缓缓转过头哀怨的盯着夏侯夜修。“都是你,都是你。。。”

    “你。。。唉”面对夏侯博轩受伤的目光,夏侯夜修再次败下阵来,最后只是无奈的叹息道。

    收回自己的视线,夏侯夜修一脸灿烂的看着若水月,从怀中挑出一支明月发簪。“给,这是我亲自为你挑的赔罪礼物!”

    闻言,众人顿时就明白了,看样子现在这南伊王是真的将这残月公主当做是若水月那个丑八怪了。

    “厄?赔罪礼物?”看着那支独特的发簪,若水月一脸不解的问道。其实心里,她清楚,夏侯博轩指的是他们大婚之日,他在南伊王府对她做的事情。

    “是啊!这次我是真心的想要给你赔礼道歉的,没有什么原因,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出于我的真心。。。来,我给你戴上。。。”夏侯博轩不容若水月拒绝的将发簪插入了若水月的发间。带完后,嘴里还款款笑道。“虽然胖是胖了些,但还是很漂亮。”

    那一刻,看着他眼中的真诚,和满足让若水月的心忍不住的一疼。曾经她的确想要他真心给自己道歉,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天到来的时候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拿起来又放下,绝世倾城的脸上,勉强撑起一抹笑。“恩,发簪很漂亮,谢谢你。。。”

    摇摇头,夏侯博轩很是天真的说。“没事,只要你喜欢,就是天上的月亮,我都会给你摘下来的。”

    此话一出,席间再次一片哗然。啊!想不到这风流倜傥的南伊王居然会喜欢上若水月那个丑八怪。而且还是在她死了之后。。。

    脸上是满意的笑,若水月点点说。“现在我不希望你送我什么,我只希望你能回你的寝宫好好的睡上一会儿,好吗?”说完,若水月已有所指的冲夏侯夜修看了眼,示意要他让人送夏侯博轩下去休息。

    接收到若水月眼神,夏侯夜修点点头,对身边的太监低语了几句,便见该太监急忙走了下来。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得保证等我醒来后还能见到你吗?”看着若水月,夏侯博轩不安的说道。

    脸上是灿烂的笑,若水月点点头。“好,我想你保证,等你醒来后,一定还会见到我的。”

    “恩。。。!”重重的点点头,夏侯博轩这才听话的跟着该太监走了出去。

    看着那远去的身影,还是不是的回头朝自己看来,若水月的心里顿时起了一片涟漪。夏侯博轩,若你的这份情谊早些到来,也许事情根本也就不会走到这一步吧!那真正的若水月也不会枉死,而自己也不会。。。唉!看样子一切都早已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