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博轩刚走没多久,便见一个太监冲忙跑了进来。“皇上,西泠国,特使求见。。。”

    闻言,席间顿时一片哗然。

    因为谁都知道,南拓和西泠数来不合,而且三年前还不惜兵戎相见,谁都不曾想到,这个时候西泠国居然还会派人前来参加此文化交流节。

    一时间不光旁人,就连冷訾君浩和夏侯夜修都搞不懂这西泠国究竟是想要搞什么鬼。

    迟疑片刻,一脸冷漠的夏侯夜修这才点点头,示意侍卫让西泠特使进殿。

    随即便见两个衣着华丽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而他们身后,十二名壮汉吃力的抬着一个巨物紧跟了上来。因为巨物被一块象征着皇权的黄布遮盖住了,所以看不见里面究竟装有何物。

    “西泠特使见过南拓皇帝陛下。。。”其中一名中年男人上前一步,单手放在胸前微微的弯腰行礼道。而另一名年轻男子只是一脸冷漠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任何上前行礼的意思。

    见状,夏侯夜修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的看眼年轻男子,这才又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西泠特使免礼。。。”

    “谢南拓陛下。。。”抬起头,中年男人淡然谢道。

    “不知西泠特使来我南拓有何事?”虽然与西泠不和,可看在这名特使还算懂规矩的份上,夏侯夜修的脸色这才缓和过来。

    “笑话。。。我们当然是来参加五年一次的文化交流节了!”中年男子还未开口,他身边的年轻男子便冷笑起来。

    闻言,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年轻男子的身上。

    男子一身金色的长袍,一头黑发披散在身后,面如刀削,鼻直口方,眼神中威棱四射。异常英俊,全身散发着一种凛然不可侵饭的气势。

    眉头一挑,看着眼前的男子,夏侯夜修冷然启唇。“这位是???”

    “这位是我西泠国小王爷,姬申麟。。。”看了眼身边的姬申麟,西泠特使平静的回复道。

    “哼?难怪如此的目中无人。。。可是你别忘了,这里是南拓,而非你的西泠。”就在这时,原本已离去的夏侯博轩居然又摇摇晃晃的走了回来。

    见他又是这副模样,夏侯夜修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这家伙,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回过头看着一脸醉意的夏侯博轩,姬申麟不屑的笑了笑。“莫非这位就是传闻中风流倜傥的南伊王?呵呵。。。看样子传闻就是传闻啊!不能当真啊!”

    面对姬申麟的挑衅,夏侯博轩却是一脸的不在乎,重重的点点头。“是啊!传闻就是传闻,的确不能当真的。传闻不是都说西泠国兵强马壮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吗?可结果那?还不是被我南拓国杀的片甲不留!”

    “你。。。”夏侯博轩的话顿时就激怒了姬申麟。

    顷刻间大殿中的气氛变的凝固起来。他国特使看着突发的状况,却都是一脸的幸灾乐祸,似乎正巴不得南拓和西泠再发生点什么纠纷那才好那!

    见状,夏侯夜修脸色一沉急忙开口打断了两人。“行了。。。无论我国和西泠之前有什么过节,但既然西泠国派人来参加文化交流节,而我南拓作为东道主,也不能失了气度。博轩,回你的位置上去。”

    抬头冷然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又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博轩这才又摇摇摆摆的上前在夏侯云杰身边坐下身。

    夏侯博轩突然的变化让若水月心中一阵困惑。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他现在的眼神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那西泠特使你们也入席吧!”冷冷的看了眼姬申麟,夏侯夜修这才开口道。

    “谢过南拓国皇帝陛下。。。这乃我国皇帝陛下赠与南拓皇帝陛下的礼物,还请南拓皇帝陛下笑纳!”说罢!特使突然一把掀开巨物上的黄布。

    随即席间一片惊愕的声音。

    “啊!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大???”

    “是啊!你们看它额上,居然还有个王字!”

    看着眼前的东西,若水月在顷刻间睁大了双眼,绝世倾城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这不是。。。

    众人盯着那巨物看了半天,却没人能弄明白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就连冷訾君浩和夏侯夜修也都是一脸的搞不明白。

    半晌不见夏侯夜修开口,动眼色的太傅林文赶紧替他问道。“西泠特使,你这乃何物?”

    闻言,西泠特使一改前一秒的敬重,一脸傲慢的看着高高在上的夏侯夜修。“我国好意送上国宝,南拓居然没人识我国国宝,既然如此,我就只有将国宝带回西泠了!”

    “你西泠究竟是何用意?难道想出尔反尔?”眉头一紧,夏侯夜修很是不悦的质问道。虽然明知西泠此次前来不怀好意,但要他南拓在各国面前失了颜面,他怎可甘心!

    西泠特使冷笑一声。“并非我西泠出尔反尔,而是你南拓无人识此物,想必也定不会喂养了!所以我才只有将其带回西泠了!毕竟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国国宝,因你南拓不会喂养而惨死在此!”

    “你。。。”

    “当然,只要你南拓有人识此物,会喂养,我西泠定双手奉上!”见夏侯夜修要发飙,西泠特使又冷冷的笑了起来。

    重重的吐了口气,压下自己欲杀人的冲动,夏侯夜修目光冷冽的盯着自己的朝臣道。“我国可有人识此物?若有识者,眹重重的有赏!”

    顿时席间一片寂静。众人都纷纷低下头不敢看那笼中巨物。

    见状,夏侯夜修的脸色是更加难看。可恶!难道我南拓这次真要在各国首领人物面前受这西泠羞辱不成。

    目光正欲收回,却看见下殿不远处,那绝世倾城的佳人一脸饶有兴趣的对着笼中巨物是挤眉弄眼。

    若水月双手托着下巴,满目温柔的盯着笼中巨物。这一刻笼中巨物在她眼中似乎只是一个顽皮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