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笼中巨物其实不是什么别的东西,也不是怪物,而是数有万兽之王美誉的老虎。

    眼前这只老虎全身毛淡黄而长,斑纹较疏淡,胸腹部和四肢内侧是白色毛,尾巴粗壮点缀着黑色环纹。此时它脖子上的铜铃因为它情绪暴躁不停在笼中奔走而叮叮作响。

    就在这时,西泠特使不动声色的往老虎身上射了什么,顿时,笼中老虎如疯了似的,不停的往笼子上撞去,嘴里还发出让人惊颤的咆叫。“嗷呜,嗷呜,嗷呜!”

    见状,若水月一阵心疼,正欲开口,却见老虎却生生撞开了那铁铸的笼子,一阵咆哮后就冲了出来。

    顿时席间众人大惊,纷纷离开座位往远处躲去。

    混乱中,一名年轻的官员正欲从老虎面前逃离,然而,他还未来得及往前迈出一步,一个强有力的利爪在瞬间就刺透了他的胸膛。顿时鲜红的血,在华丽的白玉地铺上喷射出一朵朵娇艳凄美的花朵。

    “鹤儿。。。”

    “大哥。。。”随即而来的是两声难以至信的哀唤。

    死者不是别人正是南拓国太傅林文的大儿子,云妃林云裳的大哥林鹤。

    看着殿下林鹤惨不忍睹的死状,众人是一片惊恐。就连出手激怒老虎的西泠特使在这一刻也不禁愣住了。他原本只是想让笼中老虎发发神威,好吓唬吓唬南拓众人,可他也没想到老虎居然会发怒的撞破铁笼冲了出来,还在如此重要场合残杀了南拓的官员,这下可该如何是好啊!

    想到这儿,西泠特使不禁担忧的朝身边的姬申麟看去。

    然而此时姬申麟却一副事不关己的一脸悠闲的慢酌着杯中美酒。

    见有人死亡,夏侯夜修顿时是龙颜大怒,冲着西泠特使就怒吼道。“西泠特使,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指使你国国宝伤我南拓子民。”

    西泠特使闻言,顿时吓的一脸惨白。“冤枉啊!我。。。”

    特使话还未说完,耳边再次传来一声惨叫。随即便见一个太监满身是血的倒了下去。

    老虎暴躁的咆哮了声,突然目光直直的落在了高高在上的夏侯夜修的身上,只是眨眼间,它便已冲上了殿,对着龙椅上的夏侯夜修跳跃起来。

    见状,数名侍卫纷纷拔刀挡在了夏侯夜修的面前。然而他们还未来得及出手,就被老虎的利爪刺透了身体。

    看着倒下的侍卫,夏侯夜修深邃的黑眸在瞬间暗了下去,手中一股真气在慢慢聚合。

    感受到夏侯夜修身上散发出的强烈杀气,一直冷眼旁观的若水月心中顿时一惊,急忙开口。“月虎,停下。。。”

    闻声,殿上原本其实高昂的猛虎突然停了下来。微微转过头,一副思索的样子朝声音的主人望去。

    片刻的迟疑后,猛虎突然从殿上跳了下来,慢慢的朝若水月走去。一双虎眼炯炯有神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似乎在思索什么。

    “我。。。”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却清晰的感觉到从四周集聚而来的目光。顿时若水月一改脸上的喜悦,换上一副的紧张,害怕的神色看着眼前的老虎。“月虎。。。我,我是,我是残月,你还记得我吗?”说着,芊芊玉手犹豫的朝老虎的伸去。

    见状,席间众人纷纷闭眼,不敢再看下去了,似乎下一秒,这头凶猛的巨物就会将那白皙的手臂咬下似的。此时就连冷訾君浩也一把担忧的拉住若水月。“残月,别。。。”

    看着冷訾君浩一脸的担忧,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扬起淡淡的笑,摇摇头。“没事,我试试。。。“说着若水月的芊芊玉手再次向老虎的头抹去。

    女人温柔的抚摸,和她身上那熟悉的味道让老虎瞬间如喵咪般,不停的用自己的头在若水月的身上磨蹭着。似乎在说,就是你,就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

    随即只见老虎用自己的尾巴在地上扫了扫,便乖巧的在若水月的身边趴了下来。

    眼前突然的变化,让在场所有人是大吃一惊,谁都不曾料到,眼前这凶猛残忍的巨物居然会乖乖的诚服在那么个弱女子脚下。

    “残月,你,这个东西,它是???”看了眼趴在若水月脚下的巨物,冷訾君浩惊愕的问道。

    冲他甜甜一笑,若水月伸手温柔的抚摸着老虎的头,很是平静的说。“它是一只老虎,是万兽之王。。。”

    “那它怎么对你???”看着那个巨物,冷訾君浩好奇的问道。

    “这说来话就长了,有时间我再慢慢告诉你。。。”说着若水月将桌上的一盘名为凤火漫天的鸡拿到老虎的嘴边。

    只闻老虎嗷呜一声就将嘴边的鸡一口咽下了肚。

    缓缓抬起头,看着对面的西泠特使,若水月突然开口问道。“西泠特使,你们是否还打算将你们的国宝带回去那?”

    西泠特使怔了怔,随即猛的回过神道。“那是当然,因为我早已有话在先,只要是南拓国的人,谁认识我国国宝,我才将此国宝留在南拓。只可惜。。。公主你虽识我国国宝,但你却不是南拓国的人,所以。。。”

    闻言,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话虽如此,可是看刚的情况,要是月虎不愿跟你们走,你们似乎也带不走它吧!!对吧!月虎。。。”说完,若水月突然转过头,对着身边的老虎笑道。

    “嗷呜。。。”此时老虎像是听懂若水月的话似的,从地上猛的站起身,对着西泠特使就是一阵咆哮。

    见状,西泠特使猛的缩回自己的头,一脸的惊恐。似乎对面的老虎随时都会朝他扑过来似的。而他也清楚,现在国宝既已出笼,想要再将它关起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了,更别说带走了。可是,无论如何,他不但不能让国宝落在南拓人的手中,更不能落在他北辟人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