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片刻的迟疑后,西泠特使又开口道。“常言道,君子不夺人所爱,只要公主愿帮忙,我等想将国宝带回西泠,这也不是件难事不是?”

    眉头一挑,一时间若水月笑的是花枝招展,然只是下一刻,她却一脸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怎么办?本宫向来不是君子,而是女子,所以。。。抱歉,本宫爱莫能助。。。”哼!想要她帮他们将月虎关起来带走,真是做梦。

    “你。。。”看着眼前那绝世佳人,西泠特使一时间是哑口无言。

    就在这时,一直冷眼旁观的姬申麟突然对上若水月那双美妙的黑眸,淡然笑道。“无碍!要想将国宝带回去那还不容易!”

    闻言,特使心中一喜,凑上前,恭敬的开口道。“小王爷的意思是?”

    “简单。。。”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若水月,姬申麟突然阴邪的笑道。“来时父王只说了,若南拓无人认我国国宝,就将国宝带回去。可他却没说是将它活着带回去,还是死了带回去。。。无论生死,只要我们将它带回去了,不就完成任务了吗?”

    姬申麟的话让若水月顿时心中一惊。难道这家伙是想要。。。

    “小王爷你是说。。。”看着身边的小王爷,特使是一脸的惊愕。

    姬申麟点点头。“没错,杀了它,将它的尸体带回去。。。”说罢,姬申麟又一脸挑衅的朝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望去。

    脸色一沉,看着对面的男人,若水月狠狠道。“你敢。。。”

    面对若水月的敌意,姬申麟不怒反笑起来。“本王为何不敢,残月公主,你可别忘了,这老虎可是我西泠的,它是生是死不是你一个北辟公主说了算的!”

    “你。。。”虽然她才是月虎真正的主人,可现在这种情况下,她的确就只是个不相关的人。

    见若水月一副欲冲上前杀人的模样,冷訾君浩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凑到她耳边冷声道。“别忘了我们真正的目的。。。”

    闻言,若水月复杂的看了眼冷訾君浩这才安静了下来。

    “好了,既然南拓无人识我国国宝,本王也是时候将国宝收回了!”冷眼扫射一眼众人,姬申麟突然起身站了起来。

    只见他手掌一转,提起内力就欲朝老虎身上击去。

    “慢着。。。”就在这是,一个冷漠的男音突然阻止了姬申麟的动作。

    闻声望去,只见位于夏侯夜修下侧一直保持沉默的夏侯云杰突然起身站了起来。

    “想必这位就是南卫王吧?”看着那一脸冷漠的夏侯云杰,姬申麟冷冷的笑道。

    夏侯云杰不语,只是微微点点头,算是对他的回答。

    半晌不见夏侯云杰开口,姬申麟不禁疑惑的问道。“那不知道南卫王有何请教。。。”

    黑眸一转,冰冷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没什么特别的指教,只是想告诉小王爷你一声,你西泠国的国宝,看样子你们是带不回,当然,无论生死!”

    眉头一挑,姬申麟冷冷一笑。“莫非南卫王现在才想告诉本王,你识我国国宝为何物了?呵呵,只是抱歉,迟了。。。在场除了这残月公主外,现在已无人有资格说识我国国宝。只可惜,这残月公主却是北辟人,而非是南拓人。。。”

    闻言,夏侯云杰脸上的笑意变的越发浓郁起来。“非也,非也。。。小王爷只知这残月公主是北辟人,殊不知道她更是我南拓国的皇妃!俗话说的好,嫁鸡随鸡。。。既然她是我南拓国的皇妃当然也就是我南拓人了!所以按你国特使的话,现在你国国宝理应当归我南拓国所有。”

    夏侯云杰的一席话,让席间再次一片哗然。什么?这残月公主是南拓皇妃?这可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们怎么不知道。

    不光旁人,此时就连若水月都一脸的惊愕。她是南拓皇妃?

    看了眼高高在上的夏侯夜修,冷訾君浩眼中顿时却流路出满意的神情。呵呵,这可正是他想要的结果,现在这夏侯云杰既已当着众人的面将此话说了出来,那夏侯夜修若想拒绝和亲一事,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注意到冷訾君浩眼中的神情,夏侯夜修不禁挑起了眉头,俊美的脸上写满了不悦。虽然他是对这残月公主有意,而且他们的确也有了夫妻之实,对她负责,与北辟国和亲一事理应不容置疑,可一想到她是他冷訾君浩的妹妹,他却就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南卫王你可真会说笑,这残月公主怎么突然就成了你南拓国的皇妃了那?你南拓国不会为了得到我国国宝就故意上演这么一出闹剧吧?”怔了怔,姬申麟很快就回过神,冷冷的笑了笑。很明显,他根本就不相信夏侯云杰此时此刻说的这番话。

    面对姬申麟的质疑,夏侯云杰却只是一脸鄙夷的盯着姬申麟。“闹剧?我看是你西泠想出尔反尔吧!”

    “呵呵,这究竟是我西泠出尔反尔,还是你南拓在上演闹剧,那还得向这残月公主证实了那才知道。。。”说着姬申麟的视线随即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不知残月公主可否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那?”

    满腹深意的朝夏侯夜修看了眼,若水月随即这才点点头。“南卫王的话不假,其实,其实我早已是南拓皇上的人了!”

    闻言,姬申麟突然大笑起来。“残月公主,你就真以为本王是如此好骗的吗?若本王没记错的话,这次可是你首次来南拓,而且在那之前,你都一直被北辟皇帝养在深宫。从小到大,未曾离开深宫半步,那不知残月公主有事何时离开的北辟,何时成为的南拓皇妃?”

    “我。。。”一时间若水月不知如何回答对方的话。听对方这么说,若水月也清楚对方早已将他们安排的身份的行踪查的是一清二楚了。所以想要随口编个谎话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怎么回答不上了?呵呵,早知道,你应该让南卫王给你事先提个醒才是。。。”

    就在再是,夏侯云杰突然上前,开口道。“你错了,她不是回答不上,而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在这种情况下回答你的话。。。因为她根本不是北辟皇上的亲生女儿,她真正的身份是我南拓国大将军,若文荣的女儿,若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