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云杰此话一出,席间再次一片哗然。

    什么?这绝世倾城的残月公主就是若水月,那个南拓国的第一丑女?呵呵,看样子这喝醉的不光南伊王,就连这南卫王都不胜酒力醉了!

    有那么一刻,若水月的心因为夏侯云杰的话,是狠狠的颤了颤。毕竟他夏侯云杰可不像夏侯博轩那般单纯,他的心计更是不容小看的。只是,他之所以这么说,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给南拓搬回面子得到西泠的国宝?

    姬申麟的视线再次落在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嘴角扬起笑。“若水月?你南拓国那以肥胖丑陋出名的第一丑女?呵呵。。。南卫王,你是当本王有眼疾那?还是想要借机侮辱北辟公主?辱其长相丑陋,如你国第一丑女?”语落,姬申麟又意味深长的朝沉默不语的冷訾君浩望去。

    一时间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冷訾君浩的脸上,也包括那高坐于龙椅上的夏侯夜修。他相信以冷訾君浩的头脑应该明白他姬申麟的用意,只是他究竟会怎么做,这倒是很难说,毕竟他冷訾君浩向来都不会按规矩出牌的。

    冷訾君浩不语,只是漫不经心的为自己满上一杯佳酿,独酌着美酒。哼!想在这种情况下拉他下水,只可惜他冷訾君浩是那么容易上当的人吗?而且重点是他夏侯云杰的话不假,眼前这绝世倾城的残月的确就是曾经南拓国的第一次丑女若水月,只不过,这是他姬申麟不知道的秘密而已。

    见冷訾君浩没有丝毫的反应,姬申麟不禁不屑的冷笑一声。“哼!看样子北辟国也不过如此,别人都欺负到头了,居然还能咽下这口气。”

    闻言,冷訾君浩依旧不语,倒是若水月却在这时缓缓的站了起来,只见她目光深邃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后,这才又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姬申麟的身上,一时间她笑容如嫣,耳边传来她那如泉水般清莹的声音。“你错了,并非南卫王有意侮辱,而是他说的是事实而已。”

    女人的灿烂的笑容在那一刻让姬申麟有些看呆了,然只是下一刻他便迅速的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厉声道。“那请教,曾经的南拓第一丑女为何会变成眼前你这位绝世倾城的佳人?难道是说你现在这副容颜根本就是假的,之所以这般倾国倾城不过是带了易容面具?”

    一时间,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似乎都在怀疑她这副容颜根本就是假的,否者世间怎会有人长得如此的绝美?

    “你又错了。。。这副容颜是真的,而且我也的的确确的就是若水月。我曾经之所以那般丑陋都只不过因为我太过肥胖所致,而现在,我只不过是将曾经的那身肥肉减掉了而已。就好比现在的你,但你能肯定若你长到三百多斤还能如现在这般英俊吗?”说着若水月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那光滑的脸颊。

    那一刻她脸上的认真,和她眼中不自觉流露出的神色,却让龙椅上的夏侯夜修有些当真了,恍惚间,站在他面前的就是曾经那丑陋的女人,若水月。直到她突然仰起头,不动声色调皮的冲他眨了眨眼睛,他这才反应过来。她不是她,她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在帮夏侯云杰圆话而已。

    漠然看着面前若水月的表现,冷訾君浩眼中闪过一抹满意的神色。看样子他果然没有挑错人,居然敢在这种情况下当着他夏侯夜修等人的面前说实话,的确勇气可嘉。且真亦假时假亦真,高!果真是高!

    “哦?”就在这时,姬申麟俊逸的脸庞突然凑近若水月,在她脸上脖子周围仔细观察了几番,在确定没有戴什么易容面具后,这才又收回脸和她来开了些距离。“好,我就当是你若水月好了,只是。。。若本王没有记错的话,家父若文荣及将军府一百来口全死在他南拓皇帝的手上,而你,身为若大将军唯一的血脉,难道就真甘心承欢于杀父仇人身下???”

    一时间姬申麟的话说到了若水月的痛处,绝美的脸上笑容在瞬间消失,嗜血的杀意顷刻间将她如星辰般美妙的黑眸渲染成一片红。

    若水月突然的变化众人是看在眼里。心也在那一刻猛的一惊。难道,难道她,她真的是若大将军的女儿,若水月?

    一时间,眼前的女人让夏侯夜修已分不清是真是假。他就那么眯着眼,一脸危险的盯着她。若她真的就是若水月,那不管现在的她是如何的绝世倾城,如何的魅惑诱人,那她都得死。

    冷訾君浩依旧不语,只是他俊美的脸上,眉头早在若水月变化的瞬间紧紧的邹了起来。这女人,她可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坏了计划啊!

    “你,难道,难道你真的,真的。。。”姬申麟离她最近,他看的最是清楚,若非心中真有无法言语的痛,和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复仇欲、望,一个无故的女人是散发不出这么强的杀气的。

    然,只是下一秒,若水月身上却再也感受不到丝毫的杀气,就连那嗜血的阴红也恢复了原本的漆黑。随即,绝世倾城的脸上再次扬起灿烂如嫣的笑。“是不是我一定要已这种方式面对南拓皇帝才能证明我是若水月那?”

    这一刻她脸上比阳光还要耀眼的笑容,让众人只觉刚的一切都只是幻觉。这般绝世美人怎么可能真会是若水月那丑八怪那?就算她真瘦了下来,也绝不可能会这般的绝色,这般的倾城。

    怔了怔,姬申麟半晌才回过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虽然她很快就收起了自己的刺,但他敢肯定,她那身的刺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永远的隐藏的。

    俊逸的脸上突然扬起让人摸不透的笑意。“本王虽没见过若水月,但也早听说过她的事迹,她若水月虽丑,但却很是聪慧,是个倔强又强势的女人,而且她很爱自己的父母,爱他们甚至超过了爱自己。三年前在太后的赏花宴上就是最好的证明,听说她为了其父,不惜顶撞当时宠冠后宫的云妃及其父。你说这么一个在乎自己父母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在全家灭门后还承欢灭门仇人身下?残月公主你说本王说的对吗?”

    “我。。。”一时间面对姬申麟的疑问,若水月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紧邹着眉头,朝众人扫射一眼。

    美人眼中的无奈,夏侯夜修是看在眼前,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毕竟姬申麟说的不假,若换成是真的若水月,她不但不会承欢他下,甚至还会不惜一切的为她将军府一百来口复仇。

    “怎么?无话可说了?看样子我西泠国国宝还得由本王带走了。。。”说罢,姬申麟提起内力又欲朝月虎身上攻去。

    然而就在这时,若水月却突然挡在了月虎前面,随即走近姬申麟,附耳用只有他俩人听的见的声音道。“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其实真正防不慎防的正是枕边人不是?当然,若小王爷有兴趣看看南拓被灭国的那天?那还请小王爷高抬贵手一次。”说罢,若水月这才收回自己的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姬申麟。

    再次对上若水月那双漆黑的眼眸,姬申麟似乎在这一刻,他才在她那开满倾世桃花的眼底看到了残忍的杀戮。

    半刻的沉默后,姬申麟终于点点头。“好,本王信你一次。当然,本王更期待那一天的到来。”说罢,姬申麟这才转过身,冷然中带着同情的看着夏侯夜修。“好吧!现在我西泠的国宝就属于你南拓国皇妃若水月的了。”

    闻言,席间南拓国大臣纷纷高呼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时间夏侯夜修更是龙颜大悦。“好,好。。。”

    耳边是一片喜悦的笑声,姬申麟回头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后,又开口道。“既然我西泠已将国宝送上,那我就先行告退了。。。”说罢,姬申麟看着夏侯夜修冷笑一声,转身带着他的人就朝殿外走去,在路过若水月身边时,不动声色的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记住你说的话。。。”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看着姬申麟离去的方向,若水月是久久回不了神。这一刻她不禁有些担心,自己告知他事实不知究竟是对还是错!

    “此次我南拓能在西泠面前搬回颜面,还真是多亏了有残月公主相助!”笑声中不知谁突然开口道。

    “不对,应该说是感谢我们聪慧过人的月妃娘娘。。。”意识到还有别国特使贵宾在,一个声音立马纠正道。

    闻言,倪诺儿的脸色在顷刻间沉了下去,眉头也在瞬间紧紧的邹了起来。虽然皇上事先已答应她不接受北辟和亲一事,可是现在这么一来,是想不接受都不行了。而且还是顶着她仇人女儿的身份。

    下面的话,夏侯夜修是听在耳里。事情已发展到这个地步,与北辟和亲一事已是不容置疑的了,可是现在残月已在各国特使面前顶上了若水月的身份,若再册封的话,不就是自打嘴巴吗?可若不封这北辟国能甘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