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直到晚上巳时,文化交流会才结束。

    将各国宾客送回驿站后,夏侯夜修和冷訾君浩两人便单独去了御书房,一个时辰后才交谈完毕。

    御书房殿门刚一打开,等在御书房外的众人便纷纷走了上前。此时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谈的想必就是南拓国和北辟和亲一事。只是,这结果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

    冷眼看着殿外的众人,夏侯夜修没有多余的语言,只是沉声吐了一句。“传旨下去,残月公主才智过人,贤良淑德,顾册封为月妃,赐鸾凤殿。。。三日后完婚。”语毕,夏侯夜修神色复杂的朝不远处的若水月看了眼,便阴沉着脸离开了。

    闻言皇后倪诺儿回过头狠狠的瞪了眼一旁的若水月便朝着夏侯夜修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冷冷的看了眼两人离去的方向,若水月带着疑惑的目光朝冷訾君浩的看去。“你。。。”

    “先回驿站再说。。。”冷訾君浩复杂的看了眼她,沉声启唇道。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若水月果真不再多问,只是跟在冷訾君浩的身后朝宫门走去。

    “你个死东西,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情况,居然还敢来这里哭哭啼啼的,你当真嫌命长是吗?”还未走到宫门,耳边就传来凶狠的骂声。

    闻言,若水月不禁抬头朝声音的来源望去。

    只见宫门前不远处的地方,一个衣着破旧的宫女被两位太监推到一旁的花圃中,其中一年长些的太监还不停的戳着她的额头咒骂着。

    洁白的额头上因对方的指尖锐被戳的满是血痕。

    宫女不语,只是满目悲哀的盯着宫门前方不停的落泪,似乎有极大的悲伤无处可说。

    宫女眼中的悲伤,让若水月的心无故一疼。她是谁?为何自己对她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想着若水月迈出脚步就欲上前问起身份,然而就在这时,宫女却突然转了过来。

    在看清宫女容颜的瞬间,若水月的心是猛的一惊,脚步也在瞬间停了下来。不为别的,只为宫女那张让人心颤的脸。

    小巧的瓜子脸上,一大半被火烧过的痕迹,狰狞的让人有种反胃的感觉。

    若水月此时眼中的惊愕被宫女错认为了厌恶,只见宫女急忙收回自己的视线,自卑的低下了自己的头。

    宫女的自卑,让若水月不自觉的紧邹起了眉头。心也在那一刻随着她的神情起伏起来。

    慢慢的上前一步。“你。。。”

    “现在不是你多管闲事的时候。。。”若水月刚开口,走在前面的冷訾君浩突然回头,拽着她就朝宫门走去。

    “可是。。。”还想说些什么,然在对上冷訾君浩眼里冷冽的目光时,若水月立马就紧闭了自己的嘴。

    回头看着那一脸悲伤的宫女,若水月无奈的叹了口气,冷訾君浩说的对,现在的确不是她多管闲事的时候。

    宫门外,马车早已候在哪儿了。

    一路上两人谁也没开口,耳边只有车轮碾过青石路的声音。

    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直眉头紧邹沉思的冷訾君浩突然抬头看着身边的若水月冷然启唇道。“难道你都不好奇我和夏侯夜修都说了些什么吗?”

    清冷的目光缓缓移到冷訾君浩那张美的让人窒息的脸上,若水月嘴角扯出一抹淡然的笑。“到你想说的时候,你自己会说出来的。”是的,若他冷訾君浩不想说,那她问了也是白问。

    “也对。。。”冷訾君浩双臂抱着头,靠在车壁上,一脸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夏侯夜修的意思是对外,不再对你另外册封了,就让你顶着你曾经的身份。毕竟经过今晚的事情,若在另外对你册封的话,天下人会笑话他南拓。”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一脸无所谓的点点头。是什么身份对她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只要能接近他们复仇,就算为奴为婢,她都不在乎。

    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冷訾君浩又继续开口道。“当然,对于这个要求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毕竟你现在的身份可不是若水月,而是我冷訾君浩的妹妹,我北辟国的残月公主。我怎么能让你顶着那么个可悲的身份那。”

    “可悲?也对,若水月这个身份的确可悲。。。但是,你最终还是妥协了不是?”说着,若水月突然讽刺的笑了起来。

    面对若水月脸上的笑,冷訾君浩很是不悦,只见他眉头一挑突然坐起身,凑近若水月。“怎么?难不成你希望我因此和夏侯夜修闹翻,让和亲一事就这么黄了?若真是如此,我定会满足你的。”

    “你。。。”

    “当然,虽然你顶着我北辟公主的身份,可我想了想,毕竟还是你复仇之事为重,所以了,我这才答应了夏侯夜修。”

    闻言,若水月又是冷冷一笑。依他冷訾君浩的性格,他真能这么容易对夏侯夜修妥协?哼!不用想也知道,他定对夏侯夜修提出了什么要求。否者夏侯夜修在出御书房时也不会是那副难看的脸色了。

    忽略掉若水月脸上的冷笑,冷訾君浩突然感慨的又开口道。“原本我的意思是要你顶着你曾经的身份可以,但这妃位多少也需要改变些,所以要求他册封你为月贵妃,可没想到,他居然因为倪诺儿那个女人拒绝了。唉!看样子这倪诺儿在他心中的地位可不是一般的深啊!所以,你想破坏他们的关系,一时半伙还真成不了事。”

    “无所谓,来日方长。。。”

    “来日方长。。。是啊!你倒是有的是时间,可惜我,等你和夏侯夜修大婚后,我就的会北辟了!”说到这,冷訾君浩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闻言,若水月眉头一皱,不悦的问道。“厄?怎么这么快就走?”

    若水月的不悦,他尽收眼底,只见他突然一把将身边的若水月拉坐到自己的腿上,俊逸的脸上突然扬起邪魅的笑,凑到若水月耳边用暧昧的语气问道。“怎么?你这是在舍不得我离开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