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是夜,一弯新月高高挂在墨蓝色的天空,清澈如水的光辉普照着大地。

    看着幽寒那抹魅惑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若水月美妙的睫毛微微闭了闭,深深的吸了口气。其实姬申麟说的不错,她若水月怎么可能真承欢与自己的灭门仇人身下?若真是那样,就算有天她真的报了仇,那她又该拿什么颜面去见她在九泉之下的家人?

    一个轻盈的转身,若水月乔装一翻,就走出了房门。提起内力,就朝房顶高处飞跃而去,只是眨眼间,那么青色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将军府

    曾经富丽堂皇,玉阶彤庭的将军府,此时却是碎瓦颓垣,一片狼藉。将军府三个大字也早已不复当然的辉煌,歪斜的挂在残缺的匾额上,厚重的尘埃淹没了它一切的功勋。

    看着那三个大字,若水月自觉心中一片荒凉。真的是物非人更非。。。

    三年了,眨眼间自己的亲人们已枉死三年了。

    又是重重的吸了口气,若水月提起内力就飞跃进来将军府。

    带着沉重的心情,若水月漫步在这一片慌乱的将军府,是在寻找什么,也是在祭奠什么。也许已没人记得了,今天乃是若家那一百来口的忌日。

    拐弯,走出庭院,若水月突然在一间房屋前停了下来。

    看着头上那破旧却不染一点尘埃的祠堂二字,若水月的眉头不自觉微微挑了起来,随即推门就走了进去。

    似乎这还是她有记忆来,第一次踏入若家的祠堂。

    偌大的祠堂里,四处飘荡着褪色的黄布,似乎是在述说着他们曾经的辉煌。上千个灵位,整齐干净的排放着。

    若水月仔细看了看,原来在这若家祠堂内安放的不光有若家的历代先祖,还有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

    这时,若水月的视线突然落在了一个灵位前,清冷的眸光中闪烁着惊愕。只因那个灵位上清楚的写着若水月之灵位。

    洁白的贝齿轻咬着诱人的红唇,若水月疑惑的环顾了一圈四周,相比其他的地方,只有此处最干净,似乎有人打扫过的痕迹。只是,这个打扫的人究竟是谁那?若她没记错,将军府一百来口,她可是唯一的幸存者。

    也许是那个可怜将军府遭遇的好心人吧!

    沉重的走上前,若水月突然重重的跪下身,悲痛的看着那一百多个灵牌。“爹,娘,我若家枉死的亲人们,我若水月在此发誓,有生之年,定当不屑一切手刃仇人。用让他们鲜红的血液,染满你们的黄泉之路,用他们的心脏来祭奠你们的在天之灵。”寒冷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传来,这一刻,她美妙的黑眸中盛开的不再是那娇艳的倾世桃花,而是那象征着不可预知的黑暗、死亡和残忍复仇的花--黑色曼陀罗。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急速从窗前闪过。

    见状,若水月想也没想便冲了出去,朝着黑影的方向追了上去。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若水月便已出人意外的卓越轻功出现在了黑影的面前。

    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女人,黑影的心在那一刻惊恐的几乎要蹦了出去。眼前的女人,虽然有着绝世倾城,如仙女般的美貌,可此刻,她浑身散发出的,却是地狱死亡的气息。

    “你,是谁?”冰冷的声音如地狱深处传来,让对方忍不住的一颤。虽然对方蒙着面,但若水月丝毫没有想要扯下他黑布的意思,因为,在这个地方看清他容颜的人,必须的死。

    “我,我,你又是谁?为何会出现在将军府?你究竟有何目的?”半晌,黑影终于找回了自己,故作平静的冲若水月反问道。

    绝世倾城的脸上是魅惑而又妖娆的笑,然,死亡的气息却也在瞬间便的浓郁起来。“看样子,你一定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你,你。。。”闻言,黑影惊恐的一步步在往后退去。

    黑影的恐惧让若水月脸上的笑意便的更加浓郁起来。这一刻的她似乎对于别人的恐惧,她很是享受。

    带着地狱修罗的气息,一步步朝黑影逼近。

    惊恐的往后退去的时候,黑影一不小心,狼狈的跌倒在地。顿时,一块闪烁这耀眼金光的东西从黑影的怀中掉了出来。

    看着那块纯金的龙符,若水月的眉头在瞬间紧紧的邹了起来。这是???

    见若水月的目光紧锁在龙符的身上,黑影惊慌的伸手就欲将它拾起来。

    然而他刚碰到龙符,一只充满诱惑的玉足已无息的踩在了他的手上。“厄。。。”顿时黑影吃疼的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蹲下身,从黑影的手中夺过龙符,在握着龙符的瞬间,若水月只觉顿时的血液在顷刻间沸腾起来。只因那金色的龙符底部,用红色朱砂刻写着四个大字--若文荣印。

    只是,奇怪,姑妈不是说老爹的龙符在三年前为了救自己的命,作为交换条件交给了夏侯夜修吗?这么还会出现在这儿?

    带着满心的疑惑,若水月的视线再次落在了脚下黑影的身上。“这龙符,你哪儿来的?”

    尽管很是很怕眼前的女人,可看着她手中的龙符,黑影不语,只是倔强的转开自己的头。

    冷笑一声。“哼,看样子还有点骨气。。。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你的骨头硬那,还是我的匕首硬,你说我就用我这把削铁如泥的玄灭,慢慢的将你的骨头削成一双筷子怎么样?”把玩这手中的玄灭,若水月灿烂的笑着。

    一时间,黑影只觉自己的心都停止了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