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半晌不见黑影有任何的反应,若水月是真的没了耐心。“好,那我成全你!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剥肉削骨的痛。”眸光一暗,若水月拔出匕首就朝黑影的小腿刺去。

    然而就在匕首即将刺进黑影小腿的时候,一枚透着寒光的飞镖突然朝若水月飞了过来。

    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若水月只是微微偏偏头,阴寒的飞镖就与她乌黑的樱丝擦肩而过了。

    若水月的极快的反应与速度让对方猛的一惊。

    不屑的朝飞镖的飞来方向看了眼,若水月美妙的黑眸突然染上一抹残忍的杀意,不再犹豫,若水月再次举起匕首就朝黑影的腿上刺去。然而比起先到的速度,若水月却明显慢了许多。

    同样的,就在若水月的匕首即将刺进面前黑影小腿的时候,数枚带着寒光的飞镖再次朝着若水月飞了过来,随即而来的,还有另一个手握利剑的黑衣蒙面人。

    见状,没有丝毫的惊慌,若水月轻易的躲开了飞镖,随即一个迅速的转身就来到了黑衣蒙面人的身后,没有丝毫的手软,若水月提起内力就是狠狠的一掌打在黑衣蒙面人的背上。顿时一口鲜红的血就从黑衣蒙面人的嘴了喷了出来。

    “姑姑。。。”见状,地上的黑影男子突然爬起身,冲上前,扶住即将到底的黑衣蒙面人。

    “恒儿,别担心,姑姑,姑姑没事。”吃力的硬撑着站直身,黑衣蒙面女人轻轻的拍了拍黑衣男子安慰道,随即目光紧锁在面前那绝世倾城女子的脸上。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女子不过十九二十岁的年纪,却有如此高深的内力和惊人的速度。看样子,若她真有心杀自己和恒儿,那自己姑侄俩定是必死无疑了。只是。。。

    “敌不过你,我无话可说,但只求姑娘你好心饶他一命吧!”半刻的沉默后,看着面前女子美妙的眼中满是残忍的杀意,黑衣女子终于无奈的开口冲若水月恳求道。

    绝世倾城的脸上够了出邪魅的笑,冷冰的声音冲若水月嘴里吐了出来。“饶他一命?哼。。。怎么?你这是想留着这根草,以后来找我复仇吗?啧啧啧。。。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抱歉,我是一个不会准予任何一个意外发生的人。”

    “你。。。”虽然早已料到了答案,可真当她拒绝的时候,黑衣女子心中还是不禁荡起一阵绝望。

    “其实若不是在这个地方,他看清了我的容貌,也许我还真会放他一命。只可惜。。。别怪我残忍狠心,要怪就怪他没事不该来这个地方。”说罢,若水月手心再次聚集起内力。

    “这里是我家,凭什么我不该来这个地方。”就在若水月即将出手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黑衣男子倔强的声音。

    闻言,若水月心中猛的一惊,随即急忙收回自己即将攻打在他身上的手,一脸难以至信的看着他。“你刚说什么?你究竟是谁?”

    狠狠的瞪了眼黑衣男子却不再理会若水月,只是满目担忧的看着他的姑姑。

    黑衣女子不语,只是一脸防备的盯着若水月。

    见黑衣男子不理会自己,若水月眉头一紧,也不再浪费口舌,上前就一把扯下了黑衣男子脸上的黑布,顿时一张带着稚嫩的俊逸容颜呈现在她面前。

    男子白皙精致的脸上,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呈现可爱的粉红色,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只是此时这双清澈的双眼在看向她时,带着怒意,和恐惧。

    “若水恒。。。”看着他那张及熟悉又陌生的容颜,若水月有些不敢确定的唤了声。

    闻言,若水恒和黑衣女人明显也是猛的一惊。“你,你是???”若水恒因从小身体虚弱,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去了有药城之称的纪城小姑姑家,而且他回家的次数加起来十根手指都数的完,所以外人跟根本都不知道他的存在,而也因此,他才逃过了一劫。可眼前这女子,她居然认识他。。。

    面前两人的反应,顿时便证实了若水月的话。果然,眼前这满脸稚嫩的男子就是她一母同胞的弟弟,若水恒。那他身边的这位女子想必就是小姑姑,若文琴了。

    没有回答两人的话,若水月只是从怀中掏出两瓶药疗伤圣药交到若文琴的手中。“一瓶解毒,一瓶疗伤。你们走吧!最好走的远远的,永远都不要再回拓都了。”是的,只要知道他们还活着就够了,其他的一切就让她一个人吧!

    握着手中的两瓶药,若文琴是一脸疑惑的盯着眼前的绝色女子。她究竟是谁?为何会在知道恒儿身份的时候,不但不杀他了,居然还给自己解药,甚至要我们离开?是若家的朋友还是???

    “不,我不走的,在没有报仇之前,你就算杀了我,我也绝对不会拓都半步的。”瞪着若水月,若水恒倔强的冲她吼道。是的,他是绝对不会走的,若家就只剩他一人了,他怎么能为了活命,放下自己的灭门之仇那!

    紧邹着眉头,若水月重重的叹了口气。“报仇?哼!不是我小看你,就凭现在的你,你拿什么来报仇?”虽然很不忍伤他,但她说的也是事实,别说是他,就连她自己都不一定是夏侯夜修的对手,更何况他还是皇帝,有着千军万马。

    “我,我的事不用你管,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我亲人的身边。”怒视这眼前的女人,若水恒不服的叫道。虽然明知道她说的事实,可是要他走,他是说什么都做不到的。

    啪。。。

    一个反手,若水月就是狠狠的一个巴掌打在若水恒的脸上。“你这个不孝子,你现在可是若家唯一的男人了,难道你想要若家断子绝孙吗?”没人知道,在听说若水恒说的是时,她的心在那刻有多痛。

    摸着自己红肿的脸颊,此时的若水恒那还管若水月说什么,只见他两眼睁的老大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咆哮道。“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打我!”

    看着自己的侄子被打,一旁的若文琴却一脸的无动于衷,只是疑惑的盯着面前一脸气愤的女人。虽然她是在打他,可从她的话和神情可以看出,她不但没有害恒儿的心,反而是在为他着想,是想要让他好好的活着,为若家传宗接代。只是,她究竟是谁?为什么她会处处对若家着想?是若家的亲朋好友吗?

    收起自己的心软,若水月一脸冷漠的盯着若水恒。“凭什么打你?哼!别说打你,就连杀了你对我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

    “行了,给我滚,滚出拓都,若下次我再在拓都见到你,我一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惧!“说罢,冷冷的看了眼若水恒,若水月转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