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若水月和夏侯夜修的大喜之日。

    此时整个南拓皇宫和驿站,都四处张灯结彩金碧辉煌,五彩琉璃的灯高高悬挂,从驿站到皇宫是看不到头的红地毯,地毯上更铺满了血色蔷薇。众人眼前,那是北辟太子为爱妹铺上的通往幸福的道路,然,实者那是为她铺的一条血路,甚至是一条不归路。

    若水月坐到梳妆台前,凤纹铜镜犹如金子般光亮,妖娆绝美的面容映在镜里。锦兰依知道自己现在的这张容颜是如何的天生丽质,如何的国色天香。淡妆柳眉,开满盛世桃花的美眸与眉心那朵绚烂的血色曼珠沙华,完美搭配,顾盼生辉。诱人的红唇边,妖娆魅惑的笑容缠绵在嘴角,没人知道那是笑,还是在讽刺今日的一切。一对血色蔷薇耳珰更是天作之合,一袭华丽的凤冠霞衣,天然凹凸有形的身段是卓绝的衣架,任何服装都可以在她身上找到完美的落脚点。

    盯着风味铜镜中的自己,若水月突然冷然启唇冲身边的初月开口道。“事情都准备妥当了吗?”

    初月点点头。“末月已带人出发了,而幽寒也装扮妥当,先一步的被送去了皇宫。”

    “恩。。。那我们也出发吧!”看了看时辰,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红盖头盖面,在上花轿的那一刻,若水月的心顿时如结上了厚厚一沉寒冰。这是她第一次坐花轿,可她绝世倾城的脸上,却没有丝毫作为新娘子该有的笑容,美妙的眼中,是嗜血的杀意。夏侯夜修,倪诺儿,你们等着,真正的游戏这才刚刚上演。

    一路上礼炮轰鸣,夹杂着锣鼓声,红色大道上,若水月那顶华丽的婚轿,缓缓而行,而身后更是名副其实的十里红妆。

    半个时辰后,花轿终于停了下来。

    轿帘拉起,一只宽大的手,随即伸了进来。

    在冰冷的手在触碰到他温热的手心时,若水月平静的心,在这一刻还是忍不住的一颤。

    人还未反应过来,头上的红盖头就被突然掀开来了。随即映入眼帘的是夏侯夜修那张令人心弦的俊逸容颜。

    虽然已不止一次看到她那张魅惑人心的绝世容颜,可在看到她一身红妆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轻叹道。“你真的好美。。。”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面带羞涩的低下了头。美,是啊!若是不美又怎么能顺利的爬上你夏侯夜修的龙床那?只可惜,这美,是带毒的。

    不同于别的册封仪式,更不同于别的婚礼。

    温柔的将若水月的手握在手心,夏侯夜修就将她带入了乾坤殿,沿着红地毯一步步朝着他的龙椅走去。

    耳边是众人愉悦的祝贺,可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双忧沉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直直的盯着若水月那似火般的身影。他知道她很美,可他没想到,身着嫁衣的她更美,美的这般的惊心动魄,迷人心魂。可惜的是,这身嫁衣却不是为他而穿,而是为了别的男人。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可现在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愉悦,反而感觉自己的心,像是突然裂开了一道痕迹,有些疼,无法愈合。

    也就在那一刻,冷訾君浩这才发现,原本在不知不觉中,有些东西早已在他与她之间滋生,只是遗憾的是,来的却这般的不是时候。

    殿内若水月绝世倾城脸上是灿烂的笑容,但心却无比的痛苦,若水月深深的感觉自己此时走的每一步都是这般的痛苦,似乎她此时踏着的并非红地毯,而是一把把往上的利刃,和她若家一百来口无辜的尸体。

    走上纯金打造的台阶,若水月含笑的在夏侯夜修身边的凤椅上坐下身。

    另一侧凤椅上坐的是倪诺儿,此时她正双眸含匕的怒视着对面的若水月,若可以她真的想上前狠狠的刺破她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

    缓缓抬起眼帘,看着倪诺儿眼中的怒意,若水月一时间笑的更欢了。是啊!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迎娶别的女人,她倪诺儿作为皇后,作为妻,她怎么可能不怒,不恨。。。

    就在这时,夏侯夜修身边的总管太监刘公公缓缓上前,声音高亢的开口道。“奉天承运,冷訾残月贤娘淑德,才智过人,倾国倾城,顾册封为月妃,赐鸾凤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月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岁。。。”随即耳边传来众人高亢的声音。

    皇上万岁,月妃千岁?那皇后那?想到这儿,若水月不禁抬头朝倪诺儿看去。

    果然,此时倪诺儿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美妙白皙的脸上顿时铺上一片寒冰。

    这一刻她似乎就是个多余的,就连一向宠爱她至极的夏侯夜修,眼睛都未曾落在她脸上一刻。

    一时间若水月诱人的红唇边勾勒出一抹讽刺的笑。这就是只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吗?

    正幸灾乐祸之际,若水月这时才发现,至始至终她都不曾看到冷訾君浩的身影。他不是说等她大婚后再走吗?怎么现在就不见他人影了?

    其后又是一些复杂的仪式规矩,和赏赐,还说了些什么,若水月已听不见了,她只是愣愣的盯着殿外,那一抹带着孤寂远去的身影。那一刻她只觉自己的心似乎也想要随着那么身影远去,可最终还是被她的理智拉了回来,她可不能忘了她进宫的目的,她身上还背负着若家的百来口人的血债。

    待一切仪式结束后,已是一个时辰以后,若水月这才被人送去了暖凤殿。

    豪华花轿沿着红地毯一步步朝着鸾凤殿走去。一想到鸾凤殿,若水月的心又开始起伏起来。那里是太后姑妈曾经的寝宫,至今她都难以忘记姑妈在临死时的样子,是那样的绝望,那样的悲哀和悔恨。。。

    “该死的贱婢,你在这儿做什么?还不赶紧滚,冲撞了娘娘凤颜可不是你能担当的起的。”就在若水月走神的时候,轿外突然传来太监怒斥的声音。

    回过神,若水月拉开帘子缓缓朝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两个太监将一个身着破旧宫装的宫女拦在一侧,厉声训斥着。

    “公公奴婢听说月妃娘娘回来了,求求你,求求你让奴婢见一见月妃娘娘吧!”随即宫女突然跪在地上,不停的冲拦着他的两个太监恳求道。

    “滚一边去,谁说你那丑陋的主子回来了!要知道里面的主,可不是你那丑陋的主子月妃,她可是北辟国的残月公主。。。”

    太监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觉一盆刺骨的冰水从头淋下。丑陋的主子月妃,那这宫女是???

    “停轿。。。”若水月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

    闻言,一嬷嬷急忙上前道。“娘娘,大婚间,花轿是不能停下的。”

    眉头一挑,若水月有些不悦,沉默片刻后,才又突然开口。“既然如此,将刚那宫女给本宫带回鸾凤殿。。。”

    “可是娘娘。。。是。。。”嬷嬷还想说什么,可在对上若水月眼中的凌厉时,立马闭上了嘴,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