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鸾凤殿

    三年的荒废后,鸾凤殿再次恢复它昔日的辉煌。金顶石壁,绘着各式各样的凤凰图案,色彩斑斓。地板上铺着色调柔锦织缎绣的地毯,偶尔燃烧着几朵艳红色的火焰。

    见花轿停下,初月急忙就迎了上前。

    走下花轿,举头望着眼前金碧辉煌的鸾凤殿,若水月嘴角却不自觉露出一抹讽刺的笑。他夏侯夜修怎么也不会想到,住进这鸾凤殿的是她若水月,是那个被他亲手毒死的太后的侄女。

    在太监的搀扶下,若水月步若莲花的走了进去。

    大殿四角立着汉白玉地柱子,四周地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地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地绽放,屋顶两只腾飞的金凤嘴里分别含着两颗偌大的夜明珠,在黑夜明如白昼。内室,金色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陈设之物更是极尽奢华,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千年紫木打造的桌椅衣柜上都雕刻着各种精美图案。

    收回手,若水月冷笑一声,冲初月吩咐道。“打赏。。。”

    “奴婢(奴才)谢过月妃娘娘。。。”一时间众人纷纷跪下,高呼道。

    凤眸一转,若水月冷然开口道。“从今以后你们便是我鸾凤殿的人了,而本宫向来是个赏罚分明的人,有功者本宫会重重的赏,而有过。。。呵呵,你们只需要记住,本宫最恨的就是叛徒,对于叛徒,本宫会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怖。都听见了吗?”

    “是,奴婢(奴才)遵命!”若水月的话,让众人不自禁一颤,随即纷纷应道。

    “行了,那都退下吧。。。云嬷嬷你留下。”

    众人纷纷看了眼被留下的云嬷嬷这才冲冲退了出去。

    看着眼前的绝色佳人,云嬷嬷是一脸的惶恐。

    见状,若水月挥了挥手,冷然道。“起来说话吧!”说罢,若水月缓缓的在一旁的软榻上坐下身。

    “谢娘娘。。。”惶恐的擦了擦额上的汗,云嬷嬷急忙从地上站起身。

    红唇轻启,若水月淡然的开口问道。“本宫问你,刚那个被太监拦下的宫女是谁?她究竟为何要见本宫?”

    “回娘娘的话,那名宫女名为月珠,是前月妃若水月的贴身宫女。她之所以想要见你,想必是因为传言说月妃娘娘回来了,所以她错将你以为成她曾经的主子了吧!”怯怯的看了眼若水月,云嬷嬷惶恐道。

    闻言,若水月的心忍不住的一颤。月珠,她居然是月珠。

    忍着自己起伏的心情,若水月重重的叹了口气。“唉!看样子是个忠心的丫头!你下去吧,让她进来。。。”

    “是,老奴遵命!”说罢,云嬷嬷就急忙退了出去。

    很快便见一个太监领着月珠走了进来。“奴才小算子见过月妃娘娘!”

    “免礼。。。”点点头,若水月冷清的开口道。随即目光落在了他身边那个衣着破旧的月珠身上,因为月珠紧低着头,所以若水月看不清她的脸。

    起身见月珠愣愣的站在原地,小算子脸色一沉,冲着月珠就厉声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见过月妃娘娘!”

    闻言,月珠这才急忙跪下身,声音颤抖的开口道。“奴婢月珠见过月妃娘娘。。。”

    “行了,起来吧!”冷漠的看了眼小算子,若水月挥了挥道。

    “谢月妃娘娘。。。”闻声,月珠这才急忙站起身,却依旧紧低着头。

    眼前这瘦弱的月珠让若水月一阵心疼。“抬起头来,看着本宫。。。”

    “娘娘,还是算了吧!这奴婢长相丑陋,怕吓坏了娘娘。”闻言,月珠还未来得及抬头,耳边就传来了小算子的声音。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阴冷的看了眼小算子。

    顿时小算子被若水月吓的又急忙跪了下去,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抬起头来。。。”若水月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闻言,月珠这才缓缓的抬起头,满目惊恐的看着面前软榻之上的绝世佳人。

    “你。。。”在看到月珠容颜的瞬间,若水月心中猛的一惊,脸色随即又沉了下去。

    这一刻她才认了出来,现在站在她眼前的月珠,就是昨日那个在宫门前哭泣受欺的宫女。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曾经那个娇小可人的月珠此时却变成这样。

    清瘦的脸上,是说不出的枯黄,曾经可人的容颜此时却有大片被火烧过的伤疤,样子看起来真的是惨不忍睹。

    忍着自己颤抖的心,若水月冷漠的冲小算子问道。“她现在是那宫的人?”

    “回,回娘娘,她现在不是那宫的人,她只是个负责刷夜香桶的贱婢而已!”小算子一脸惶恐的回道。他怎么也没想到,众人口中这聪慧过人的月妃娘娘居然是这般的渗人。虽然她长的是这般的绝世倾城,可她身上散发的气息却总让他有种死亡的错觉。

    “好,既然如此,你去给负责的人说一声,她我要了,以后就是我鸾凤殿的人了!退下吧!”说这番的话时候,若水月浑身都散发这一种戾气。

    “是,奴才告退。。。”说罢,小算子就急忙退了出去,似乎稍稍迟一不就会丧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