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待小算子离去后,若水月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朝月珠走去。

    看着月珠那张残破的脸,和她眼中的恐惧,若水月自觉自己的心中突然是波涛汹涌,有种想要大开杀戒的冲动。

    颤抖的手终于抚摸上了月珠那狰狞的疤痕。

    若水月突然的抚摸,让月珠猛的一惊,随即急忙朝身后退去。“娘娘。”

    “脸,你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说,是究竟谁将你弄成这副模样的?”忍着心中的杀欲,若水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冲月珠问道。

    看着眼前这绝世美人,月珠早已明白,她真的是将她错认为成了自己的主子,可她不明白的是,这月妃为什么会这样问她,难道她之前见过她吗?

    见月珠惊恐不解的看着自己,若水月深深的吸了口气,缓和了下自己的情绪又从新对月珠开口道。“好,我换一个问题,怎么只有你,月珍那?”

    一听到月珍的名字,月珠顿时泪如雨下。随即整个人就不停的颤抖起来。

    月珠的悲伤让若水月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在瞬间绷了起来。“你告诉我,月珍是不是,是不是。”

    “呜呜,呜呜,月珍她,她三年前就死了。被大火活活的烧死了。”抽泣中月珠终于开口哭诉道。

    顿时若水月只觉自己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是彻底的断了。

    一把将月珠抱入怀中,若水月声音哽咽的说。“对不起,是我,是我害了你们。”

    半刻后,从若水月的字里行街中,月珠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你是。”

    久久,若水月才又终于找回了自己,放开月珠,她绝世倾城的脸上是一片冷清。“没错,你们的主子,我若水月回来了!”

    一时间月珠的两眼睁的老大,看着眼前的绝世佳人,她是一脸的不敢相信。她就是她们的主子?那个若水月?

    “放心吧!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了,至于月珍的仇,我若水月会一并还给他们的。”怒视这眼前,若水月狠狠的说道。

    “真的是你吗?小姐,你真的没有死?”看着眼前的女人,月珠难以置信的问道。

    伸手抚摸这月珠那张狰狞的伤疤,若水月忍着流泪的冲动,声音哽咽的说。“对,我没有死,我也不能死,若我死了,那我们若家百来口的仇谁来报那!”

    “小姐。”月珠顿时咚的一声跪在地上,痛哭起来。似乎想要将这三年来的悲痛一并都哭出来。

    而若水月也不劝她,就那么任她哭。毕竟她可以想象的出,这三年在这深宫中她过的什么样的日子。

    “皇上驾到。”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太监的通禀声。

    闻言,若水月心中猛的一惊,急忙回头从一旁的初月吩咐道。“快,带她下去,让幽寒给我准备好!”

    “是。”说罢,初月拉着哭哭啼啼的月珠就冲忙退了出去。

    片刻后,便见一身明黄龙袍的夏侯夜修走了进来。温柔的光线照在他脸上,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耀眼,还要俊逸。

    急忙上前,若水月欠身行礼道。“臣妾见过皇上。”

    没有开口,夏侯夜修只是亲手将若水月扶了起来,目光痴迷的盯着她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眹的月儿真的好美。”说着他宽大的手,就温柔的抚摸上了若水月那精致的轮廓。

    “皇上。”朝门外看了眼,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满是羞涩。

    “只是眹怎么也没想到,眹的月儿居然就是北辟国的公主。”盯着她,夏侯夜修突然所有所思的开口道。

    婉约一笑,若水月靠在夏侯夜修的怀中,撒娇的开口道。“那臣妾还不是没料到,原来你就是南拓国的皇上,早知道是你,臣妾当时也就不用。”

    “逃婚了是吗?”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一脸坏笑的给打断了。

    故作惊愕的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不解的问道。“皇上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嘛。秘密!”

    闻言,若水月嘴角不动声色的露出一抹讽刺的笑。秘密!要真是秘密才的行啊!

    “哦!对了,皇上那暮颜不知你家人入药了没有?”抬起头,不同声色的和夏侯夜修隔开了些距离,若水月一脸关心的问道。

    夏侯夜修点点头。“恩,她已入了药,而且病情也被压了下去。”一说到暮颜,夏侯夜修看若水月的眼神又深了几分。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为了帮自己找暮颜,居然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恩!真的是让人想不宠爱都难啊!

    “那臣妾就放心了。”是啊!她真的就放心了,现在她只需慢慢的这等她倪诺儿毒发就是了。

    闻言,夏侯夜修突然满目宠溺的轻轻刮了刮若水月的鼻子笑道。“真是个惹人疼爱小东西。”

    “皇上。”一时间若水月又是一脸的羞涩。惹人疼爱的小东西?哼!要是等到你被我踩在脚下的那天,我看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吧!

    美人脸上的羞涩,让夏侯夜修顿时是龙心大悦。

    目光往下,是她白皙修长的脖子,其后是她那精致的锁骨,最后是她那半遮半掩的诱人双峰。

    顿时夏侯夜修只觉喉头一紧,下身是急需释放的欲、望。

    一把抱着美人那柔然的身躯,一时间若水月身上那奇异的香味更是让夏侯夜修难以控制。“眹的月儿不但美,更香。”说罢,夏侯夜修的双手以攀附上了若水月胸前的柔然,不停的揉捏起来。

    夏侯夜修的动作和他眼中的欲、望,让若水月猛的一惊。

    只见她欢笑着,身体如蛇一般钻出夏侯夜修的怀抱。“皇上。这天都还没暗,怎么就。”

    “怎么?眹的月儿害羞了?”

    “不是,只是月儿给皇上准备了惊喜,若现在就要。那惊喜怎么办?”说着若水月那充满诱惑的红唇就嘟了起来。

    忍着下身传来的强烈欲、望,夏侯夜修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眹道要看看月儿给眹准备的惊喜。”

    “那皇上等等,臣妾这就来。”说着若水月就急忙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