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破晓的光辉吞没了空气中的尘埃,一颗璀璨的红光在东方徐徐升起。

    歪着头,看着身边沉睡的男人,若水月美妙的黑眸中逐渐染起一抹杀意。就是他,就是他灭了我若家一门。现在只需那冰冷的刀刃轻轻的划破他喉咙,那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想到这儿,若水月的手已不自禁的朝自己的枕下伸去。

    她刚触碰到她那冰冷的匕首,枕边的男人突然张开了眼,目光迷离的盯着若水月。

    只是眨眼间,若水月眼中的杀意瞬间被浓浓的深情所代替。“皇上。。。”

    “这么早就醒了,怎么不再多睡会儿?”伸手将眼前的美人儿拥入怀中,夏侯夜修宠溺的问道。

    若水月甜甜的笑了笑。“不了,现在臣妾已是皇上的女人,所以按规矩,臣妾还得早起给皇后姐姐请安去。”说着若水月钻出身,就欲下床。

    然而,她一脚刚触到地面,一只有力的臂膀就将她拉了回去。“无碍,眹给你特权,以后你都不用去给皇后请安了!”

    闻言,若水月一怔,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床上的男人,就只是一夜缠绵,他夏侯夜修居然就。。。哼!看样子是自己太高估了他吧!不过更好,不但免去了自己的麻烦,还。。。

    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故作一副为难的开口道。“可是,这样不好吧!臣妾刚入宫就得此特权,臣妾担心皇后娘娘会不高兴,会。。。”

    不容她将话说完,夏侯夜修一个翻身就再次将她压在了身下,语气暧昧的说。“她不高兴没关系,只要你将眹伺候高兴了就行了。。。”说罢,夏侯夜修火热的吻就狠狠的落了下来。

    顿时一场暧昧的春宫图再次上演起来。

    金璧辉煌的凤萱殿

    倪诺儿一身金色凤袍高坐于凤纹紫檀椅上,目光凌厉的盯着殿外,似乎在等着谁的到来。

    她左右两侧,按身份地位依次坐满了各宫妃嫔。同样的,她们也时不时的朝殿外望去,等待这那抹倩影的出现。

    闲聊中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却依旧不见她们等待的那抹倩影出现。

    这时众妃嫔终于坐不住,只见兰妃顾书兰不满的冲倪诺儿开口道。“皇后娘娘,依臣妾看还是别等了,这都巳时,想必这月妃是不会来了!”

    闻言倪诺儿不语,只是眉头紧邹一脸不悦的盯着殿外。其实她也清白,都这个时辰了,她是定不会来了的,只是她不明白,那女人究竟是真不将她这个皇后放在眼里那,还是说她得到了谁的允许。

    “是啊!看样子,这月妃不但不将我们妃嫔放在眼里,就连皇后娘娘都。。。”邓婕妤邓南琴不安的看了眼倪诺儿,阴阳怪气的开口道,然而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倪诺儿突然射来的目光也逼的将后面的话给吞了回去。

    “那是,你也不看看人家背后的身份,人家可不光是我南拓的月妃娘娘,人家还是北辟国堂堂的残月公主啊!”不理会倪诺儿阴沉的脸,含妃,安含烟突然站起身讥讽的笑了笑。“罢了,本宫也乏了,你们爱等就自己等吧!本宫可是要回宫休息了!”说罢,冷冷的看了眼倪诺儿,安含烟转身就走出了凤萱殿。

    见状,宁美人,宁飞莲也缓缓的站起身,冲倪诺儿欠了欠身。“那臣妾也先行告退了。。。”

    一时间少数不爱凑热闹的妃嫔也纷纷离开了。而留下的,当然都是些爱看好戏的,毕竟这么久了,她们也都清楚那倪诺儿的性格。这月妃初来皇宫就敢挑战她倪诺儿皇后的权威,这口恶气她倪诺儿怎么可能咽的下去。

    目光冷冷的少扫了一周,见林云裳还在,倪诺儿不免有些惊愕。要知道,这林云裳向来最沉不住气的就是她了,没想到这次,她居然还这副了然的等着看好戏。看来这林云裳是相当的不满这月妃啊!

    “那现在该怎么办?”这时一个妃嫔低声道。

    冷冷的看了眼该妃嫔,倪诺儿却依旧不语,她美妙的脸上写满了平静,可她那双漆黑的眸子中却散发着狠毒的寒光。冷訾残月!这女人,本宫会让她知道这南拓国的皇后究竟是谁的!

    “皇后娘娘,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啊!这月妃初来皇宫就这般的狂妄,要是时间长了,那还了得啊!”看了眼众人,邓婕妤一脸不平的开口道。

    “那是自然,现在她都敢不将皇后娘娘放在眼里,时间那她还不得将皇后的位子给。。。唉!”玩弄着自己染满红色丹寇的指甲,一直冷眼旁观的林云裳突然意味深长的开口笑道。虽然她故意没将话说完,可谁都听得出她的意思,她就是想说这时日长了,恐怕这皇后娘娘的位子都是别人的了。

    倪诺儿冷哼一声,侧过头看向林云裳冷笑道。“云妹妹说的在理,但不管怎么说本宫也是皇后,月妃想要爬到本宫的位子那还早得很,只是,她这一来,想必云妹妹的荣宠可就不一定还保得住了吧!”倪诺儿是何许人也,她当然清楚林云裳说这番话的意思,她不过是想要坐山观虎斗而已。只可惜,她倪诺儿怎么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你。。。”果然,倪诺儿冷然的一句话,顿时就刺刀了林云裳的痛处。荣宠!哼!在别人眼中她的确是宠冠后宫,只是其中的苦,旁人怎么明了。

    “而且,本宫若没记错的话,令兄可是惨死在她冷訾君浩现在的宠物,老虎抓下的哦!怎么?云妹妹就不想为令兄报仇吗?”倪诺儿的话很明显了,这趟浑水,她林云裳是下定了。

    一提到令兄,林云裳脑海中就不禁浮现出那日血腥残忍的画面,脸色也在顷刻间沉了下去。片刻的沉默后,林云裳突然点点头。“好,那一切就全听皇后姐姐吩咐了!”

    闻言,倪诺儿冷漠的脸上这才终于了笑容。“云妹妹果真聪慧,一点就通。。。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这就去教教我们这新来的月妃娘娘什么叫做礼仪,什么叫做规矩吧!”说罢,倪诺儿袖摆一挥站起身就率先走了出去。

    见状众妃嫔们也纷纷起身,紧随着倪诺儿走了出去。

    只是在她们走出凤萱殿前,却有一个身影先一步的朝鸾凤殿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