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鸾凤殿。

    此时夏侯夜修早已离去,偌大的床上此时就只剩下若水月一人。

    凌乱的床上,满是缠绵过后的痕迹。直到这一刻,若水月似乎都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已承欢与灭门仇人身下。

    “小姐。。。”就在这是初月急冲冲了跑了进来。

    抬起眼帘,前一秒的悲伤早已不见,若水月就那么一脸冷清的盯着初月。“出什么事了?”

    “刚,凤萱殿的探子来报,说倪诺儿带上众位妃嫔气势汹汹的朝我们鸾凤殿来了!”初月急切的说道。

    一声冷哼,若水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口道。“哼!我没找她,她倒先沉不住气了!看样子是为今天我没去请安的事吧!无碍,你退下吧!若她来了就说我还未起床。。。”

    “可是小姐,明知道她们是来找麻烦的,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要不要我的将皇上找来?”见若水月一脸平静的样子,初月反而有些着急了。

    “不用。。。我要让她们先好好的得意得意。否者往后她们可就没这个机会了!”说罢,若水月翻个身,又躺下来。

    初月不解的看了眼若水月,这才退了出去。

    “皇后娘娘,云妃娘娘,兰妃娘娘,邓婕妤到。。。”刚走出大殿,就看见倪诺儿带着好些妃嫔丫鬟气势汹汹的走了上前。

    “奴婢见过皇后娘娘,见过各位娘娘。。。”见状,初月急忙迎了上前,欠身行礼道。

    瞥了眼初月,倪诺儿未开口,只是不动声色的冲邓婕妤使了眼色,便见邓婕妤一步走上前,满脸凶相的开口道。“这月妃好大的胆子,皇后娘娘到了,居然还不出来接驾!”

    闻言,初月不语,只是低着头。

    话落半晌后却依旧不见若水月的身影,倪诺儿变沉不住气了,拉着一张脸,不悦的冲初月质问道。“你家主子那?”

    “回皇后娘娘的话,月妃娘娘现在还未起床。。。”没有抬头,初月盯着地面冷冷的回答道。

    闻言,倪诺儿等人的脸上是更加难看。她们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她冷訾残月居然还在睡觉。

    “去,将你家主子叫起来,告诉她皇后娘娘来了!”看了眼倪诺儿,兰妃挥动着手中的丝帕冲初月说道。

    抬头疑惑的看了眼说话的女人,初月点点头,便冲忙的跑了进去。

    “小姐,她们来了,让你出去见皇后娘娘。”偷偷的看了眼门外的几个女人,初月来的床边低声道。

    眉头一挑,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扬起魅惑的笑。“去,告诉她们,说我睡的太熟了,叫不醒。。。”

    “是。。。”虽然不理解若水月的做法,但初月还是点点头,又退了出去。

    走上前,看着面前的几位女人,初月一副小心翼翼的说。“奴婢叫了半天了,可娘娘睡的太熟了,根本就叫不醒!”

    “什么?叫不醒?”闻言,倪诺儿更是一脸的怒容,这女人,真是给脸不要脸。

    “是吗?既然你叫不醒,那我们就亲自去叫,看她睡的究竟有多熟!”冷冷的看了眼倪诺儿,林云裳带着其他妃嫔便直接朝大殿内走去。随即倪诺儿又急忙跟了上前。

    然而众人刚走进大殿,就被里面的富丽堂皇给惊呆了,其中的奢华程度甚至远远的超过了皇后的凤萱殿。

    “呵呵,没想到这月妃的寝宫居然比皇后姐姐你的寝宫还要奢华,还要气派。。。”冷笑一声,林云裳意味深长的说道。

    一句话,顿时说道了倪诺儿的痛楚,似乎连她都没有料到这鸾凤殿奢华程度居然是她这个身为皇后的凤萱殿都远远不及的。一时间对若水月的恨意又加了几分。

    狠狠的瞪了眼林云裳,倪诺儿没好气的说。“别忘了我们来这儿是做什么的!”说罢,就率先走进了内室。

    看着她的身影林云裳不屑的冷笑了声,这才又跟了进去。

    华丽的内室中,满屋的纱幔在清风中翩翩舞动着,金色的纱幔内,一个曼妙的倩影以撩人的姿态躺在床上!

    看着床上的人儿,倪诺儿没好气的低声咒骂了句。“哼!真是个不知廉耻的狐狸精!”

    没有说话,林云裳只是一脸鄙夷的瞥了眼身边的倪诺儿。呵呵,看样子今天她倪诺儿真的是气的不轻啊!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了!

    听闻倪诺儿的话,床上的若水月忍不住的冷笑起来。只是没人看见,她此时她绝世倾城脸上的笑如同地狱修罗般渗人。不知廉耻的狐狸精?哼!倪诺儿!总有天会让你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狐狸精的。

    “好愣住做什么?还不赶紧将这不知廉耻的狐狸精给本宫叫醒!”回过头,倪诺儿满脸怒容的冲身边的嬷嬷丫鬟吩咐道。

    闻言,几个嬷嬷丫鬟先是一惊,随后急忙拉开那飞舞的纱幔走了上前。

    “娘娘,月妃娘娘。。。”此时的若水月让几位嬷嬷宫女忍不住的脸红。

    耳边是嬷嬷清晰的唤声,而若水月却依旧没有丝毫要张开眼的意思,她就那么舒服的躺在床上紧紧的闭上眼。

    半晌不见里面有反应,倪诺儿等人终于没了耐心,只见倪诺儿一把拉开金色的纱幔带着众妃嫔就跟着走了上前。

    凌乱的床上,美人儿一身薄纱遮体,傲人的丰满和魅惑的私、处若隐若现,白皙的劲部上满是让人脸红的爱痕。

    眼前的一幕让众妃嫔的脸色顿时都沉了下去。就凭这女人一身爱痕,她们就已清楚,昨晚她和皇上是多么的疯狂,多么的。。。一时间强烈的嫉妒感刺激着众人的心。